【線報直播】立法會一地兩檢決議

 鄭松泰:香港境內不容中共法律。到底中共有無法律?中共法律只是為政治服務,並無制衡政府的用途。中共的法庭開庭前,有審訊委員會決定定罪與否,按此來作聆訊,標準是「以黨的利益至上,以人民的利益至上,以憲法至上」,而且有政治部、黨支部的人員參與。在今天,其實是「以習近平至上」。在內地口岸區行內地法,港人就會面對這樣的情況。香港人包括我曾經很天真,故我才去北京讀書,以為中國會走向法治。在齊玉苓案,人們以為是法治的起步,但此後法院居然不能再引用,因為「太似普通法」。此外,內地法律仍無違憲審查機制,不符合法律原則,也不合香港人權法。

涂謹申:政改甚至二十三條草案,跟一地兩檢對一國兩制、對國家的傷害,都無法相比。人大常委可以釋法,但不能修改法律,不能違反全國人大大會所制訂的基本法。如果立法會通過法案,即確認人大常委的決定,那就等於確認人大常委凌駕全國人大全體大會。依法治國是大方向,那麼關於一地兩檢的人大常委決定,是否依法治國?能否有胸襟去思考和修正?立法會明知而通過法例,即引入新的方式,讓全國人大以外的機關為香港立法,會削弱台灣對一國兩制的信心,增加台灣同胞的離心傾向,損害一帶一路和中國夢。一國兩制的目的不只香港,還要讓世界知道中國在進步,在文明。

葉劉淑儀:反地議案的一些議員,對內地有偏見甚至敵視,將內地公職人員形容得生人勿近,又目光短淺如井蛙,不知道未來世界是融合的世界。論高鐵的價值應知道其長遠經濟效益,而不應只計較建造成本等。一地兩檢違憲的指責已聽得多,政府已解釋,在內地口岸區實施內地法律,不同於普遍實施於香港所有居民,不是基本法第十八條所規定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