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楨專訪徐沛之:香港人辛苦,但至少可以走自己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