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白宮充斥「蠢人」,同中國鬥要「鬥長命」

英國《獨立報》報道,沃爾沃汽車的總裁薩繆爾森(Hakan Samuelsson)警告特朗普不要「倒退到19世紀」,認為特朗普政府正在引發全球貿易戰,但沃爾沃公司不會退縮。除了支持容納中國的全球自由貿易觀點,許多報道關注中國在經濟,甚至安全方面的威脅。

  1. 《每日電訊報》評論認為,現今世界經濟和政治決策者面對的最緊迫的問題,是美國對華意圖是什麼:特朗普希望和中國達成貿易協議嗎?特朗普最終目的是要對中國取得地緣戰略的勝利嗎?評論認為,美中貿易爭端的本質是爭奪21世紀的人工智能和尖端技術行業。特朗普的「思想導師」班農(Steve Bannon)去年說:「我們同中國正在進行經濟戰爭。我們當中的一個在20年或30年後將成為霸主。」
  2. 美國已經宣佈開始冷戰,今年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首次把中國說成謀求挑戰美國權力,影響力和利益的戰略對手,說中國試圖破壞美國安全和繁榮。去年,亞洲協會的「老大」發表了一份強烈批評中國的報告。《每日電訊報》評論特別指,這些人並非特朗普的擁躉,他們提出的中國問題並非什麼「中國崛起」,而是習近平上台以後的政策。在習近平治下,中國這個軍事和重商主義結合體正在朝民族主義目標努力,才是問題所在。
  3.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學者拉斯凱(Lorand Laskai)認為,習近平提出的「軍民融合深度發展政策」也整合了私營經濟,認為北京不是謀求全球貿易的雙贏,而是要把對手取而代之。在美中經濟競爭中,「中國2025計劃」構成了對美國技術領先的主要挑戰,而且被視為罪魁禍首。美國指責中國違規的長達200頁的報告中還提到「網絡盜竊」,以及中國強迫美國公司轉讓知識產權,以及利用巨額國外採購換取先進技術。事實上,很多國家都有自己的技術升級戰略,例如德國有工業4.0戰略,美國也有先進製造業的戰略規劃。但《每日電訊報》說,中國「與眾不同」的是,公司企業內部有中共官員,而且中國投資力度巨大。中國計劃背後有隱性補貼和來自國有銀行的廉價信貸。
  4. 特朗普的真實目的誰也不知道,評論說,特朗普是個天性慣於隨機應變的人,而且他喜歡「打擦邊球」,測試對手底線。另特朗普對3750億美元中國貿易赤字耿耿於懷,總想解決這個問題。評論說,其實中美貿易赤字問題比較容易解決,中國完全可以在11月美國中期選舉前滿足特朗普,讓他獲勝。
  5. 儘管如此,如果設想特朗普言出必行,採取行動,不斷升級,那麼中國就可能打擊美國在華公司進行報復,甚至鼓動消費者抵制美國,就像當初中日釣魚島之爭引發的中國消費者抗議和抵制一樣。德意志銀行的統計顯示,美國公司通過其當地公司在中國銷售的商品和服務價值高達4480億美元,遠遠超過了對中國出口的1680億美元。這麼算的話,中美貿易戰很難有贏家。
  6. 但特朗普能否權衡中美貿易戰的利弊?《每日電訊報》評論對此表示懷疑,因為白宮充斥著主張對抗的智囊。特朗普周圍的顧問都是認為中國不堪一擊的人,按照他們的估計,造成針對性的震撼能暴露中國結構性的裂痕,而眼下可能是他們最後能夠把握住的發出一擊的機會。評論又說,特朗普的貿易事務顧問納瓦羅書中有一個章節名為「投敵美國公司總管帶來的死亡」,其中他對美國在廣州的工廠難以維持津津樂道。他想要的是迫使這些工廠返回美國。
  7. 美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CSIS)的中國問題專家司考特∙肯尼迪(Scott Kennedy)說,華盛頓許多人認為中國在利用目前的體制安排,必須要管住中國,否則就來不及了。但《每日電訊報》評論認為,他們的看法可能過於悲觀,中國的增長率已經下降到了4%,進入2020年中國的增長率可能會進一步滑落到2%。因此照此估計,本世紀中國不會超過美國,而且中國人口老齡化很快就會到來。
  8. 因此,對付中國更聰明的戰略是精確打擊,而且要和盟國互相協調。但是評論認為白宮裏面的人似乎缺乏這種智慧,因為特朗普周圍的外交鴿派(智囊)都被一心要搞遏制的意識形態分子取代。既然特朗普似乎希望打一場經濟戰,那麼經濟戰變成現實的可能性就很大。評論說,他們會發現中國人不會下跪投降。那麼風險就很嚴峻了,萬億美元規模的經濟活動可能會陷入停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