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航空俄羅斯墜機,可能因為機師太過藝高膽大?

評論

週六(3 月 19 日), 一架迪拜航空的 FZ981 號客機在俄羅斯頓河河畔羅斯托夫(Rostov)墜毀, 55 名乘客和 7 名機組全部遇難。 中國航空業評論員張仲麟認為, 該航班理應飛往後備機場, 但是機司可能打算「賭一把」, 才不幸釀成意外。

 

這次空難發生於降落時。 回顧民航史, 90% 空難都發生在起降之中, 那時飛機速度低, 低空的干擾因素較多, 尤其是降落。 例如飛機本來對準跑道, 突然遇到橫風, 被吹向一邊, 就會偏離跑道方向; 如果有著 20 節逆風, 卻突然消失, 飛機就會一下子損失 20 節逆風所帶來的升力, 令下降速率突然猛增, 隨時墜毀。


而這次墜機, 現場下著大雪, 風速達到 27-43 節, 能見度只有 3,500 米左右, 又遭遇罕見的低空急流, 風速約有 58 節, 高度僅有 629 米。 一般來說, 空氣急流發生在 5000-12,000 米。 此外還有強烈的風切變, 都是非常致命的天氣。 有的士司機目擊飛機降落前「在天上亂晃」, 這是遇到橫向風切變的特徵。


該航班嘗試了兩次降落, 說明機師已經知道情況險惡。 該機為波音 737-800, 只有五年機齡, 可以進行第二類「盲降」, 即儀表降落系統(CAT II), 可是目標機場的合適跑道只能進行第一類, 不足以應付; 能夠進行第二類的跑道, 卻因風向原因不宜降落。


機師已知天氣惡劣並且嘗試降落不成功, 又無合適的盲降跑道, 在此情況下, 理應飛往後備機場。 一般而言, 飛機所攜帶的油量, 至少可供飛機飛到目的地, 然後轉飛後備機場, 再加 30 分鐘緊急油量。 從墜毀一刻的劇烈爆炸來看, 當時飛機的油還有不少。


然而, 機師沒有選擇轉飛, 毅然降落。 一者可能因為迪拜航空是一「廉價航空」, 轉飛所帶來的後續安排, 例如機組超時、 過夜、 航班補班、 旅客安置等, 公司不願承擔, 所以決定不轉飛。 二者, 可能機師與俄羅斯地面管制人員溝通不善。 (《線報》編按: 1990 年, 哥倫比亞航空 052 號班機由於機師和地面語言不通, 結果沒有獲得降落許可, 在紐約上空盤旋直至燃料耗盡墜毀; 由於沒有燃油, 墜毀後沒有爆炸燃燒, 約一半乘客生還。 )


第三種可能, 就是機師本身太過藝高人膽大, 不遵守安全規章。 以中國民航「八該一反對」為例, 「該複飛的複飛、 該穿雲的穿雲、 該返航的返航、 該備降的備降、 該繞飛的繞飛、 該等待的等待、 該提醒的提醒、 該動手的動手、 反對一切蠻幹」, 中國航班延誤率高, 但是安全程度領先全球, 就是因為嚴格規定「應該認慫時認慫」, 不充面子。 反之, 去年 7 月上海遭遇颱風, 整天浦東機場只有兩個航班降落, 一個是俄航, 一個是埃塞俄比亞航空。 這種「膽大」或許是民族性使然, 背後就是俄羅斯 / 蘇聯航空的空難率高企。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