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打到孟加拉,不丹烏克蘭化?

評論

中印爆發邊境衝突, 《人民日報》再次使用「勿謂言之不預」的字句, 讓人感到事態升至南海爭端的高度, 戰雲密布。 到底中印雙方為什麼各不相讓? 夾在中間的不丹, 又有什麼立場? 本報為讀者略作分析。

 

歷史
多年來, 中印雙方的邊境衝突持續不斷, 這次並非個別事件, 只是中國外交部用詞比之前更加強硬。 早在中國清代的 1890 年, 意圖控制西藏的英國已與中國在印度加爾各答簽署了《中英會議藏印條約》, 明確了錫金方向(當時錫金仍是半獨立國家, 後來才併入印度)的雙方邊界, 英方亦承認了西藏屬於中國。 後來中印兩國又在 1962 年爆發戰爭, 留下領土爭議。


至於不丹方面, 中不雙方在 1998 年簽訂《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不丹王國政府關于在中不邊境地區保持和平與安寧的協定》, 雙方同意在邊界問題「最終解决」之前保持邊境地區的和平與安寧, 維持 1959 年 3 月、 即印度派兵控制藏南(印方稱阿魯納恰爾邦)以前的邊界現狀。 但是雙方仍有零星衝突, 例如在 2007 年, 中方把公路修至洞郎爭議區的恰爾塘, 同時摧毁了不丹的哨所, 2014 年, 則在洞朗最西南中印邊境設立草場哨所。 這次中印衝突, 也發生在洞朗最南部亞東縣以西的中印邊界, 印軍從明確的中印國界進入爭議地區作干涉行為。


形勢
眾所周知, 印度實制控制了不丹的軍事和外交。 近代以來, 雖然不丹、 錫金都是中國的附庸國, 但是藏、 印通道不暢, 印度能夠輕易地干涉兩國的政治。 錫金併入印度的歷史, 也讓不丹更加唯命是從, 在中國十四個鄰國之中, 不丹是唯一一個尚未與北京建交的。 然而不丹也希望突破現狀, 首相吉格梅.廷里(Jigme Thinley)在 2012 年讚賞中國「與鄰為善」的態度, 希望早日建交。


但是, 不丹和錫金之間的通道, 是最接近西藏拉薩的山口通道, 因此印度不會坐視中國控制。 實際上, 中國和不丹已經控制了山口和河谷, 印方則在平原, 戰術上處於劣勢。 不過印度軍隊能自由進入不丹。 本報此前亦報導過。


單看洞郎爭議區, 中國除了國境之爭, 沒有具體的資源值得爭奪。 但在戰略上, 中國一旦控制不丹, 就能威脅印度連接東北部國境的西里古里走廊(Siliguri Corridor) 。 這樣首先能夠遏制印度對藏南的支持, 有利中國的領土主張; 其次能夠阻斷印度對緬甸等中南半島國家的影響; 再者, 如果印度對孟加拉的包圍態勢被破解, 就能影響孟加拉的外交立場, 甚至為雲藏地區提供一個出海口。 在中國實行一帶一路的同時, 印度亦有季風之路, 中國需要在側翼保障中亞沿線的安全。 本報此前提出過中國進入印度洋的問題, 中國雖然在陸地上對印度能夠憑藉青藏高原而堅守, 但是如果堅守之餘能夠出擊, 就更能保障一帶一路的安全, 尤其是拖住印度在巴基斯坦方向的壓力。


可以想像一旦中國控制不丹, 威脅西里古里走廊, 印度會處於何等惡劣的戰略環境。 即使所有連鎖反應都不發生, 不丹目前把國內水電七成售給印度, 如果由於外交關係而中斷, 可使印度僅有的 44,594 MW 水力發電量(2017 年數字)減少 7% 左右。 此外, 印度國內毛派革命武裝已經星星之火, 雖然最近幾年的控制範圍慢慢減少, 但是核心根據地已經比較穩固, 並集中於東部, 亦即西里古里走廊以南; 如果印度在這個地域的管治力量減弱, 恐怕毛派武裝的發展會更加失控。

分析
目前不少評論認為, 中方修路的目的, 就是支持這樣的軍事部署。 不過《線報》編者認為, 如果戰略對抗的事態發展到這樣的地步, 加上不丹已有印度的軍事部署, 那麼單單修建一條公路顯然沒有作用, 中方部隊將會深入重地, 面臨夾擊的威脅。 中國無疑必須將不丹這個國家爭取過來, 為道路的側翼提供一個起碼的安全縱深或緩衝區。 正如編者多次提及, 在一帶一路及其他陸權體系裡, 道路運輸必須獲得沿線國家隨時的保障。


這次事件中, 不丹沒有角色可言, 但正如上述, 不丹也不希望總是臣服於印度, 因此和中國存在合作的空間。 對中國來說, 可以透過經濟、 技術的合作和扶持, 贏得不丹的信任; 雖然中國肯定要求不丹接受中方主張的國境, 但不丹在王國體制和歷史環境下, 國民對領土的重視程度可能沒有那麼重, 可能願意以土地換取發展; 何況不丹主張的邊界, 實際上未必是不丹政府自己的意志。


如果能順利解決歷史領土爭端, 就為南海創下一個範例。 菲律賓就南海爭議提交國際仲裁, 讓中國一度處於被動的局面。 這次中國一反過往的做法, 直接和印度交涉, 除了因為印方部隊越界, 亦因為中國要把不丹爭取過來, 如果仍與不丹談判, 則等於任由印度在不丹背後繼續操縱, 令不丹「難做」。 對於南海一些被美、 日操縱外交路線的國家, 中國這次顯示的手腕應該獲得她們的關注, 而對美、 日來說, 則是敲山震虎。


其實中方修路不是撒豆成兵, 也不是搬來幾貨車的木板磚頭、 兩天建成一個哨站的突然動作, 它是一個目的明顯、 具持續性的工程, 不丹在「向印度求援」前, 理應早就接觸過、 應付過中方部隊, 如果不丹決心驅逐, 早就爆發了軍事衝突。 因此我們亦可猜測, 不丹與中方本有協議或默契, 至少是不願主動干涉中方; 直到印度無法坐視中國勢力南下, 所以主動出擊; 當然亦有可能是不丹賣了中國一把, 企圖坐觀中印相爭, 分出勝負才事其大者。 無論如何, 我們可以見到不丹根本無意完全投效印度, 她有自己的利益立場。


時機
這種軍事和外交行動, 往往也是煙幕或佯動。 近日美國在南海與中國對峙, 中國可以圍魏救趙, 向印度施壓亦等於給美國一個後顧之憂。 此外, 中國在斯里蘭卡的新城建設亦屢遭阻撓, 也疑似是印度的壓力。


形勢最新發展是, 巴基斯坦已在中、 巴、 印交界的克什米爾地區與印軍交火。 現在雖然不知(相信以後也無法查證)中巴兩國有沒有默契, 但是近年巴基斯坦的發展已被印度開始拋離, 印度民族主義開始對穆斯林加強彈壓; 如果巴基斯坦作為伊斯蘭國家坐視不管, 將不利於國家威信。


中國方面, 有評論認為北京希望轉移國內矛盾, 可能出兵作戰, 但是亦有不少評論相信習近平為了十九大, 寧願風平浪靜, 也不想橫生事端, 導致不可掌控的事態。 編者雖然相信中國軍事實力明顯地壓倒印度, 但陸上戰事難免傷亡, 既有可能激起國民同仇敵愾, 也說不定引發政治爭議。 可以預料中方仍將十分克制。


既然如上所述, 目的在於爭取不丹, 那就不可只求一時的戰勝, 而必須實行長期的交通和經營。 即使今天中國贏了一仗, 只要一天無法在不丹駐軍, 一天印度也能隨時「收復失地」。 實際上, 中國在 1962 年中印戰爭中, 反擊印度並一度收復藏南大片領土, 但撤出之後不丹和藏南同樣回到印度控制之下。 因此, 與其關注中印軍事衝突, 不如關注不丹國內可能出現的政變或政治動盪, 它有可能烏克蘭化。


有分析指, 每年 9 月開始西藏的道路就會遭到大雪阻塞, 中方難以用兵, 相信如果有戰事, 只能在這兩個月進行; 如果動員和運輸要一個月, 那麼只有一個月窗口期, 如果分不出勝負, 隨後的後勤供應會十分艱難。


然而編者認為: 1962 年中印戰爭期間, 印方在廣闊的藏南地區發動攻勢, 中方亦在藏南發動反擊, 因為當地較接近雲貴, 交通和物資供應比較充足。 但現在西藏交通已經鑿通, 洞朗已經在建設公路, 解放軍一旦反擊, 可以從這兒直插西里古里走廊; 如果印軍在藏南方向集結, 就會被截斷。 因此雙方主攻方向已是洞朗而非藏南。 那麼, 由於洞朗面積遠遠小於藏南, 無論印方越界還是中方驅逐, 投入兵力都不會多; 而印方沒有宣戰, 亦無侵略不丹(因為本來就實控), 所以中方除非大鑼大鼓發動「解放不丹戰爭」, 否則亦沒有理由增兵。 結果是, 由於衝突規模小, 後勤壓力不大, 戰爭不會太受青藏地區的天氣影響。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