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報告:法援署升呢,圖打壓司法覆核?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首份施政報告, 很多民生重點內容其實都在意料之中, 本來就是政府多次放風以至公開宣傳的項目。 不過《線報》編者更關注林鄭沒有告訴我們的東西: 法援署「升呢」是想促進法律改革, 還是想阻撓某些人搞覆核? 點解首置上車盤用的不是官地, 這樣是否挪用總體建屋量的零和?

質疑司法獨立? 我繼續撥款就得
法援署於 1970 年成立, 回歸之後直至 2007 年, 隸屬政務司司長辦公室, 不屬政策局, 是個相對獨立的部門, 至於為什麼不屬律政司, 則因為律政司負責檢察, 同時審批法援就可能造成不公。 在 2007 年曾蔭權時期, 法援署劃歸民政事務局, 彷彿降級。 然而, 政務司司長辦公室的資源畢竟有限, 當法援署需要資源, 而政府不能/不想撥款, 那就只好把它劃入一個較大的部門中; 而法援署和民政事務局正正沒有多少「業務關係」, 反而能夠避免法援被政治干預, 法援署形同寄生於民政事務局中。 相信這是曾蔭權改劃法援署的考慮之一。


到了今時今日, 香港要和國際接軌, 法改會已經提出了不少建議。 如果要推行改革, 例如集體訴訟制度, 就須提高法援署的職能來配合, 而面對更複雜的法律制度, 除了需要資源, 決策層面也不可再限於政策局下一個小部門, 所以法援署「升呢」回歸政務司司長辦公室, 也許意味政府有意推動法律改革, 擴大法援署的職能。 不過法改會一些建議例如檔案法, 早就提出多時, 林鄭依然無意推動, 這是比較令人失望的, 她稱「正研究其他司法管轄區法律改革機構的經驗, 以探討不同完善法改會模式的方案」, 顯示她和法改會不完全咬弦。


可是, 我們在張建宗身上不難感到政務司略被架空, 那就意味政務司司長辦公室更加近似特首辦, 特首會否借此控制法援署, 阻撓某些法律行為, 例如司法覆核? 這要視乎政務司日後的角色了, 我們可以拭目以待。 有趣的是, 林鄭在報告中回應社會關於司法獨立的質疑後, 接著就表示政府連續七個財政年度都「全部接納司法機構提出的撥款和新增職位的要求」, 看來林鄭注重增撥資源, 增強部門職能, 對於司法獨立方面的憂慮, 只管「你打你的, 我打我的」。


司法覆核常被用來挑戰政府

首置上車盤不是說好釋放發展商土地的嗎?
房屋方面, 編者認同林鄭所言, 現在土地是有的, 但社會太過議而不決, 決而不行。 然而林鄭具體的措施, 卻不無令人疑惑的地方。


好像綠置居、 白居二計劃, 前者本來就是回歸之後已經中止的公屋「租者置其屋」的集中興建翻版, 是因應居屋短缺而產生的, 如果白表居屋像林鄭所言, 恆常化供應, 又何需綠置居? 如果兩者同時供應, 相信總單位數目不會因此加倍, 恆常供應不代表增加供應。 即使白表、 綠表分流, 提供兩類住宅, 意義何在? 綠置居目前只供居住公屋的綠表申請者, 其他綠表人士卻不能受惠; 另一方面, 綠置居從公屋用地中劃出來, 在土地利用方面也浪費了公屋面積。


首置上車盤方面, 原本政府放風是跟發展商合作, 提供較廉價的發展商私樓, 釋放發展商目前屯積的地, 可是林鄭公布首置先導計畫用地位於安達臣道, 那顯然是一塊剛剛平整出來的官地, 那麼政府難道先要賣地給發展商? 安達臣道周邊, 幾乎都是公屋, 如果那塊地本來就是住宅用地, 恐讓人感覺原本用來興建公營房屋的土地被挪用了, 政府整體建屋數量不變, 沒有釋放到土地, 也讓人對林鄭與發展商的角力不感樂觀。 當政策與先前的放風不符, 林鄭沒有加以解釋, 難爭取社會支持; 加上現在只是先導計畫, 恐怕未來還有更多變數。



去大灣區生活的可不只港人
林鄭施政報告全文提及二十七次「一帶一路」, 也頗不少。 她指香港和英國、 澳洲、 格魯吉亞、 巴林、 馬爾代夫等國都簽訂了自貿、 避免雙重課稅等協議。 問題是, 當中包括一帶一路沿線國家, 也包括傳統西方國家, 香港的這些對外工作顯得零碎, 欠缺具體路線, 讓業界不知如何解讀和跟進。 和一帶一路國家的經貿、 和英國的經貿, 必定是兩種模式, 兩類業務。 更重要的是, 香港作為一個城市, 既無資源與多個國家同時接觸, 也觸及不到更深層的合作, 自貿協定和雙重課稅問題, 只是很基本的經貿安排而已。 香港宜參與中央政府的外交工作, 不能單打獨鬥。


大灣區方面, 林鄭表示要爭取為港人在大灣區學習、 就業、 創業、 營商、 生活以至養老提供更多便利, 而外國著名學院如美國麻省理工、 瑞典卡羅琳醫學院, 都有意在香港成立中心。 這些來港人才也有生活需要, 其實以大灣區的經濟模式, 香港是法律和商業中心但不再是「窗口」, 不少科研機構最終會落戶在周邊的內地城市, 林鄭應該同時考慮如何利用香港的國際性, 為這些來華的人才提供便利, 例如國際學校就可以增加大灣區的吸引力, 並創造商機財源。 當年「港產」國際學校培僑書院就靠董建華撥地而成功, 今日香港缺地, 但大灣區不缺, 大有可為。


同時, 香港和內地不少家長都希望脫離本地教育制度, 如果在內地創建收費較廉的「港產」國際學校, 相信滿足到不少家長的心願, 也會強化兩地交流, 形成兩地共融的校區, 吸引香港人嘗試到大灣區發展。


一帶一路加大灣區, 青出於藍
最後來點統計語言學, 2016 年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中說了「一帶一路」四十多次, 2017 年仍有二十次。 這次林鄭的報告全文, 則「一帶一路」了二十七次, 而「大灣區」的次數一樣, 加起來多過梁振英的「一帶一路」, 只是她避重就輕, 沒有讀出來然已。 她比梁振英少的是「港獨」, 一次也沒提過。


林鄭當選前已經盛傳她的班子並非「第一志願」, 在今日的報告中, 我們看到她提了七次「親自」, 還擬成立「行政長官創新及策略發展顧問團」, 可見她有意加強「專家治港」的色彩, 減少政務司、 財政司和各決策局長的話事權。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