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偉俊《反叛服飾》

中聯辦宴請全體立法會議員午宴(可惜非建制派議員卻一個也不領情),要求參與者穿上「正裝」(內地較常用詞匯,按一般理解,男士穿西裝打領帶)。惟當天一早,我需出席黃大仙一街市開市拜神活動,碰上傾盆「黃雨」,為免拿著傘子不便,索性穿上防水、防風外衣;其後匆匆趕赴西環午宴,無時間回家換上「正裝」。可幸在場領導層沒有任何不悅眼神(起碼我察覺不到),可能平時已看慣我比較我行我素的作風吧!反而田北辰議員半開玩笑地「誇獎」我:「You can really get away with anything!」。我意會他是語帶雙關,相信不單是揶揄我的服飾,而是我不時「不跟大隊」的投票取向。

「Only manslaughter, but not murder!」我笑著回應。

執業大律師初期,在學師階段,刑事案件師承阮雲道大律師,差不多每天需均上庭。散庭後,多位刑事案件當紅大律師,包括清洪、駱應淦等,經常聚集在「大佬」Tony Sedgwick(石柱域)辦公室內把酒「吹水」,我也跟著師傅入鄉隨俗。有一日,天氣悶熱,散庭後,雖仍一身三件頭西裝(哈哈,入行初期,真的經常身穿黑色三件頭西裝),卻除掉了領帶,把頸喉鈕解開,甫進石的辦公室,馬上被他嚴詞批評「以後不要這模樣來我這裏!」

那年代,衣飾嚴謹得多,那是我首次、慶幸也是唯一一次因衣飾惹來的不快經歷。

時移勢易,當今社會,嚴謹服飾要求可能不再(連中、美元首官式場合往往也不打領帶);惟各種社會無形枷鎖依然,包括道德、行業、以至生活習慣(最新例子是政府擬立法取締電子煙)。

在不損人而可寬己大前提下,衣飾上「離經叛道」一點,給自己消消氣,why not!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