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仁《管中閔事件,民進黨雙重標準》

台灣大學校長當選人管中閔,原定 2 月上任,卻被民進黨政府百般拖延而仍未獲正式聘用,已過百日。教育部長潘文忠,從利用教育部官員到自己親身上陣,都無法令管中閔一刀斃命,反而面臨雙重標準的困境,終於被迫辭職。以下將以潘文忠宣佈辭職作為一個時點,說明管中閔事件。

管中閔自 1 月 5 日當選台大校長,先被揭發是台灣大哥大獨董,而遴選委員之一就是台灣大哥大副董,有利益衝突,而遴選委員會指,台灣大哥大副董並不具備不得擔任委員之事由。民進黨黨團曾在立法院提出決議案,要求教育部責成遴選委員會釐清疑義,否則不許進行後續聘任作業,但在輿論壓力下撒案。

接著,民進黨台中市立委爆料指,管中閔與陳建良涉抄襲一名學生的論文,但其實管、陳的論文至今都還沒有寫完,只是先發表初步結果,而「被抄襲」的學生論文在參考文獻裡就已註明引自管、陳的論文手稿,所以是管陳二人研究在先,屬於烏龍爆料。

到了 3 月,又有人在網路爆料指管中閔在廈門大學、西安交大和華中科技大學有兼職,違反大學專職教授不可在大陸兼差的規定,甚至有人更上綱上線地指,管中閔在政務官任內亦有兼差。爆料者以廈門大學的網頁照片,指管中閔為兼職教師。然而媒體訪問廈大職員後,廈大正式回函致台大表示,兼職教授和客座教授名單內都沒有管中閔,而管中閔也沒有授課、獲取酬勞等行為。

教育部針對管中閔的問題,先要遴選委員會開會確定;當遴選委員會決定沒問題,委員之一教育部政務次長姚立德亦簽署確定並接受傳媒訪問表示「這就是教育部要的」,但他的上司卻不要,除了多次發密件要求台大說明(被稱為八道金牌),還藉口綠色學生及教授提案召開臨時校務會議要求是次遴選無效等,要求等到臨時校務會議有了決定之後再聘用;但 3 月下旬的臨時校務會議決議,把提案全數擱置,教育部已經沒有藉口了吧?但教育部 4 月就宣佈成立跨部門小組調查。

教育部仍認為管中閔確有赴陸兼職。一來潘文忠在立法院接受質詢時,表明如果管中閔有違法兼職將不聘任,二來教育部給立委的「管中閔疑義列表」的用詞無異於認定管中閔已有兼職。但實際上,管中閔的出入境記錄是可以查到的,難道他是坐「洗頭艇」返大陸?而政務官的出入境亦有嚴格的管制,違法的話很容易查到,有證據早就已經拿出來。明顯教育部已查不到證據令他一刀斃命。

無獨有偶,上週內政部長葉俊榮被網路爆料去浙江大學兼課,葉俊榮開記者會說明情況。國民黨立委質疑,管中閔因為網路爆料,教育部就不理會台大與廈大的回應,堅持要召開小組調查到底;而葉俊榮同樣被網路爆料,教育部單以一個記者會就相信其講法,若台大校長重要,難道內政部長不重要,不以調查管中閔的方法來對葉俊榮進行停職調查,這豈不是雙重標準?

潘文忠及賴清德還公開指責管中閔沒有公開說明,任由疑惑蔓延。其實即使說明了也沒分別,因為葉俊榮公開說明之後,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還指桑罵槐說「葉去了一次,管去了十幾次」。誰知葉俊榮之後被爆不單去了大陸一次,而是去了 N 次,甚至參加大陸官方主辦的學術論壇。

今次事件,明顯是有一股勢力躲在潘文忠的背後操作「卡管」。潘文忠本是小學教員出身,進入教育體系當官,然後在 2014 年出任台中市副市長,蔡政府上任後升為教育部長。潘文忠奉承上意,已經不是第一次,例如以前所提及的「高中文言文教育改革」,又例如在《促進轉型正義條例》通過後,條文規定有紀念、緬懷威權統治者之象徵的東西都要改名,潘文忠立即通知凡名稱有「中正」(蔣介石本名)的學校都要處理,最後在行政院公開否認改名後,潘才改口說,等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決議後再處理。

教育部是否違法?筆者認為教育部已經違法,因為依據《大學法》第九條「新任公立大學校長之產生… 由學校組成校長遴選委員會,經公開徵求程序遴選出校長後,由教育部或各該所屬地方政府聘任之。」

台灣行的是成文法體系,一定要法例寫明才有權限。台大是公立大學,選出校長後教育部只有「聘任」之權,對私立大學校長才有「核准聘任」權。潘文忠堅持台大為重要的大學,要「調查、釐清」爭議。換言之,潘文忠是堅持教育部有「審查後聘任」之權,明顯是越過法律所授予的權限。

筆者認為這件事比陳文敏事件更為嚴重,陳文敏事件只是校委會拖延及否決任命,但管中閔是經過遴選委員會依照規定選出來的,只是教育部不滿意這個結果,就拖延任命及以微枝末節的所謂證據,企圖「DQ」在馬政府時代當過官的管中閔。

為了一個管中閔,賴內閣輸掉了一個教育部長,落得一個「霸道、死撐」的罵名,值得嗎?為了一個管中閔,令一個在學運世代高呼黨政軍退出校園的「民主進步黨」,落得一個「干預大學自主」的惡名,又值得嗎?

  • 蘇景仁, 網上電台主持, 長期關注港台政治動態, 對中日歷史略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