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取走手機事件的三點爭議之處》

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涉嫌在立法會大樓內搶走女行政主任手機,事件引起軒然大波,除了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與他所屬的民主黨分別予以譴責外,他更要面對警方的刑事調查、黨內紀律調查、甚至建制派議員提出的、有機會喪失議席的譴責動議。

「搶手機」事件備受爭議之處,主要涉及三個層面,包括許智峯搶走他人物品的行為、因這行為應否被取消議員的資格、以及政府派「狗仔隊」進駐立法會的安排。以上三個問題,其實都需要嚴肅正視,並且要分開處理。

首先,姑勿論事件有否涉及身體接觸或暴力成分,許智峯強行取走他人物品,明顯是不能接受,理應受到譴責。

至於他應否受到立法會彈劾,喪失議員資格,則須視乎行為本身的嚴重性與懲罰是否相稱。截至現時掌握的資料、以及許智峯已為自己的不恰當行為公開道歉,於未完成相關調查程序前,仍難以作出這樣的結論,否則便是不合比例的懲罰。

「導火線」問題同須正視

至於第三個問題,我認為相當關鍵,也可以說是事件的導火線。許議員不滿政府人員監視及紀錄議員的行蹤,令他感到議員的工作和私隱不受尊重。

政府「狗仔隊」監察議員行蹤,不論有否涉及違反個人私隱,但行政機構派員監察議員工作惹人非議,卻是不爭的事實。不少議員也曾為此投訴,並向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表達強烈不滿。然而,政府不但沒有尊重議事堂的尊嚴,仍讓「狗仔隊」可以肆無忌憚進入議員工作的地方,相反,更變本加厲,不論派駐人數或「狗仔隊」進入的範圍,已愈來愈泛濫。

所謂「狗仔隊」,並非到立法會進行偷拍或騷擾議員,而是政府派駐大量政務主任及行政主任,到立法會大樓監察議員的行蹤,包括議員所到之處,不論是立法會大樓各個通道、各議員辦事處的層樓、各會議室的出入口;甚至在未經預約的情況下,突然走入議員辦事處「造訪」。

「狗仔隊」的人盯人和自出自入,早已令人感到不勝其擾,即使建制派議員私底下也有微言。為什麼一個負責監察政府的議會大樓,反過來要政府派員「觀察」?這批政務及行政主任高薪厚祿,政府是否需要每年動用大量人力,耗用無數公帑「觀察」議員?這又是否恰當?立法會是否可以同樣理由,到政府總部「觀察」司長和局長有否盡忠職守,為香港市民服務?

同樣地,立法會議事廳和大樓是否屬於開放的公眾地方也值得商榷。除了公眾在立法會大樓內的活動範圍受到嚴格限制外,即使立法會議員的助理,也只限於進出議員辦事處的所屬樓層,如需協助議員在會議廳外接受傳媒訪問,他們更必須在指定時間內「持證」及不多於兩人入內。

再者,議員有否出席會議或適時投票,既是議員的判斷和責任,如他未能履行職責,有負選民期望,他也須要向選民交代,甚至負上政治責任,難道「狗仔隊」不厭其煩的「觀察」,就可以改變議員的立場和投票意向?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事後向全體立法會議員發信,強調大樓的所有使用者,都應遵守法律及尊重大樓的其他使用者,而執勤人員亦不應受到干預。政府譴責許智峯的搶手機行為之餘,是否也應同樣反思行政與立法關係,特別是如何體現對立法會監察政府職能的尊重?

  • 原載:《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