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煌《平常心參與國歌法本地立法》

 

人大常委在 2017 年 11 月通過,把《國歌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大半年後的今天,《國歌法》本地立法工作正式啓動,港府要履行其憲制責任。3 月 23 日,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就《國歌法》立法事宜展開討論,預計於 7 月立法會休會前提交大會首讀,並於二讀後交立法會法案委員會討論。

由現在起至正式立法,還有數月時間,社會各界可利用各種方法,包括書面或口頭等方式充份表達意見。有議員要求政府撤回建議文案,並以白紙草案方式,進行公眾諮詢。

且說,當政府部門未能在收集意見前作出立法建議,才會選用白紙草案(白色印製)作公眾諮詢。是次《國歌法》本地立法的情況剛剛相反。本人認為無需多此一舉。

首先,政制事務局根據的是清晰的立法原則,包括「維持《國歌法》的立法目的和原意,充分體現《國歌法》的精神,明確維護國歌的尊嚴,使市民尊重國歌;同時兼顧香港的普通法法律制度,以及香港的實際情況。」

接著,國際上現有不少國歌法的條文,政策局可參照。說奏唱國歌的禮儀,有美國和俄羅斯等國為例。至於刑罰條文,新加坡法律可借鏡。站在巨人的肩上,可讓我們看得更遠。以他國的現有條文為起點,毋需從頭做起。

再說,現有法例《國旗及國徽條例》「任何人公開及故意以焚燒、毀損、塗畫、玷污、踐踏等方式侮辱國旗或國徽,即屬犯罪,一經定罪,可處第五級罰款及監禁三年」。《國歌法》是據此作出立法建議的。泛民議員毛孟靜指出,法國國歌法最高刑罰是監禁半年,而《國歌法》原文亦僅由公安機關處以警告或者十五日以下拘留,故質疑港府建議條文監禁三年的刑罰過高,要求建議減低罰則。類似的建議是務實的,立法過程中應予以考慮。

曾經,我們共同見證不少人(其中不少是年青人)在公眾場合作出「貶損」國家象徵的行為,包括︰在奏唱國歌過程中背向國旗,雙手交叉,噓聲四起等等。一般民眾對「貶損」的認知,是有具體例證的。

不錯,法律條文是無法盡列一切違法的行徑,因此有人擔心《國歌法》成為損害人權之工具。政務司司長張建宗給我們答案︰「只要大家用一個尊重的態度、合理的態度,國歌奏起時大家肅立,態度莊嚴,沒有挑釁性的,絕對沒有問題存在。」

再則,香港執法部門、檢控和法庭皆具能力區分「惡意破壞」與「無心之失」。如非刻意挑戰,違例檢控的門檻是相當高的。事實告訴我們,自 1997 年香港定立了《國旗條例》起,並沒有出現大量的檢控。

有意見提出,要避免利用《國歌法》強制市民愛國。我認為,愛國是天經地義的事,無需任何強制。國破的歷史已深刻告訴世人國家的重要!唱好國歌數分鐘,只是表達對民族的尊重而已。此外,有人說將國歌用於二次創作以表達政治立場是創意。我說,除侮辱國家象徵外,還有廣闊空間去創新,去表達,而惡搞國家象徵,是最低級且無味的創意。

以平常心看待或參與《國歌法》本地立法,毋須過分憂慮。

  • 丁煌,執業大律師、經民聯成員、亞太聯盟總商會總法律顧問、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副主席、城市智庫成員、西九新動力專家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