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巨川《高官為何要帶病工作?談鄭曉松身亡》

十月二十日晚,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在住所縱身一躍,結束了五十九歲的人生,亦成為首位自殺身亡的十九屆中共中央委員。澳門方面對事件秘而不宣,翌日上午由國務院港澳辦官方網站披露死訊,稱鄭因患抑鬱症走上不歸路。

由一個行政機構而非醫療單位,或者警方來說明他的死因,大概是為了盡快減少事件的衝擊力、穩定內部情緒。畢竟高官非正常死亡很容易引發聯想,何況發生於港珠澳大橋開幕前夕,時機敏感,這也等於未蓋棺先定論。澳門司警後來發布消息,稱事發後未有在死者身上發現身份證明文件,後經調查確定案件並無可疑,但拒絕透露有沒有索取鄭曉松的醫療紀錄情況。

幾天之後,澳門中聯辦發出訃告,評價鄭曉松為「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讚揚他「具有強烈的事業心和責任感,忠於職守、敢於擔當,堅持原則、清正廉潔」,主政中聯辦之後「身患疾病依然忘我工作」。

這一訃告是由中共中央核准發出的,「清正廉潔」四個字,進一步反擊了外界有關鄭曉松貪腐受查的種種謠言。問題在於,官方事前知道他已經患上抑鬱症嗎?為何身患疾病還要「忘我工作」?帶病工作精神也許可嘉,但方式值得讚揚嗎?

資料顯示,自二零零九年至二零一六年,全國有兩百四十八名官員自殺、失蹤或疑似自殺,其中約半數被明確診斷為抑鬱症。抑鬱症作為一種最常見的精神疾病,在中國病患者數以千萬計,儘管有非常有效的治療方法和相應的衛生資源,但是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人接受了專業治療,更有百分之六十二的患者從未就醫。

以鄭曉松正部級的醫療條件,當他患上抑鬱症,其實完全可以接受良好的治療,包括服藥和心理治療,避免一場悲劇上演。但他為何放棄專業治療?這也許要從內地的官場文化來觀察。

「身體是革命的本錢!」,這是套話,也是事實。假如官員身患重病,就無法承擔大任,甚至被要求挪位置,提早退居二線。假如官員得了抑鬱症被外界知曉,不僅形象,而且仕途都會受創。這也是一些官員諱疾忌醫,千方百計不敢面對疾病的原因。

前政治局委員、天津市委書記張立昌卸任不久就病逝,盛傳他患肺癌四年,中央保健委員會毫不知情,中央高層亦未有所聞。據媒體報道,有人為保住官位,瞞著中央,以化名先後在天津、上海、廣州等多間醫院診治,就是不到北京診治,以至當病情惡化時,中央一度措手不及。

我們不知道中央是否掌握鄭曉松的病情,但鄭在自殺之前一兩天仍在接待澳門智庫負責人,露出慣常的微笑。他應該就是典型的微笑型抑鬱症患者,即為了維護領導的形象和尊嚴,儘管內心極度痛苦、壓抑,但不願意傾訴,仍然強作歡顏。「微笑」過後,是更深刻的痛苦和悲涼,陷入惡性循環,乃至走上絕路。

死者已矣!但「身患疾病依然忘我工作」,一點也不值得表揚和鼓勵。有病要治,這是很淺顯的道理。帶病工作是對自己不負責任,也是對黨國不負責任。

  • 柳巨川,長期從事中國新聞編採工作,曾駐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