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幾年過去,「第三條路」行咗去邊?》

新政府上任一年多,又適逢佔領行動四年過去。近年,政治上兩頭激進勢力慢慢平靜下來,傳統政黨又重新佔據了新聞版的重要位置,但在佔領後期冒起、宣稱走「第三條路」的政黨則日見隱憂。

建制派方面,民建聯發展勢頭不錯,部份立法會新晉議員好似劉國勳、陳恆鑌都想走小罵大幫忙的路線,又懂得利用社交網絡平台,成功得到曝光率。可惜遇上沙中線沉降、監督等這種大是大非議題時,民建聯始終沒膽硬起來,連用《權力及特權法》都不敢用,在市民心目中失分不少,但整體而言,總比退居於功能組別的經民聯及自由黨有出息。

泛民方面,資源不足始終是民主黨死穴。民主黨在主席胡志偉的帶領下,難以有魅力當泛民龍頭。該黨亦過於集中力量於地區事務,忽略整體社會政策研究,嚴重的「區佬化」,與追求專業議政的中產市民越走越遠。公民黨各人卻反之,活躍於網上社交平台及傳媒鎂光燈下,地區工作卻乏善足陳。

與公民黨一起面對同樣問題的,還有兩股自稱「第三勢力」的政黨。新民黨好聽點叫,叫做明星化,實際則是泡沫化。新民黨上月底公布,獲保安局前局長黎棟國正式加入,委任其為常務副主席;該黨同時委任食物及衛生局前局長高永文醫生為顧問,新民黨猶如變成「退休高官俱樂部」,星味十足。主席葉劉淑儀高調替有機會參與九龍西立法會補選的食物及衛生局前政治助理陳凱欣叫陣,更惹人猜想陳凱欣日後會否加入新民黨。

雖有群星拱照,新民黨的地區勢力卻不斷流失。新民黨四年前同公民力量結盟,加入十九名區議員,該黨區議員由十二席大幅增至三十一席。不過,上屆區議會選舉失利,剩餘二十六席。接著,時任副主席兼雙料議員田北辰,帶同六名區議員退黨,令新民黨現時只剩餘十九名區議員。葉劉淑儀若果要在下屆立法會選舉轉跑道,改選「超級區議會」界別,就得確保有十五名區議員提名才可取得入場劵。穩住樁腳,自然是新民黨目前緊迫的要務,但區議會選舉失利,以及流失區議員,反映新民黨的主張未能貼近地區民意,中央與地區的協調亦都未盡如人意。以馬鞍山填海為例,其所謂的中間建制及著重社會長遠利益的路線,是否能與老百姓的訴求有效調和,都令外界質疑。

同樣走中間、中產路線的民主思路,資源不多,一直只靠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撐起局面,扮演著「建設性反對派」的角色,開辦政治學苑培訓新人,六名年輕新人今年更分別落戶黃大仙、南區、元朗、屯門、馬鞍山和灣仔。湯稱希望可以「將地區服務提升到前所未有的新境界」,又期望社區實驗室計劃可以擴展到全港十八區。

其志可嘉,香港實在需要第三股政治力量去吸納至少三成的中產、專業選票,但蛇齋餅粽以外的選擇是甚麼?是一份堅定的理性態度?務實的地區工作?大量的政策研究及分析的團隊?還是強烈的政治魅力?民主思路及新民黨做好準備了嗎?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