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向中央要地,這道紅線又過不過得?》

近年深圳樓價高漲,主因是土地有限。深圳市政府 8 月初發佈《深圳市人民政府關於深化住房制度改革加快建立多主體供給多管道保障租購並舉的住房供應與保障體系的意見》,被視為推動大都市圈、正式向高樓價問題宣戰。大灣區內面對高樓價的城市,包括深圳、澳門及廣州,都向外尋找建立「衛星城市」的機會。

反觀香港,市場經濟下港府對樓價束手無策。政府無地情況下,向中央要地是否不可逾越的紅線?

去年 10 月,深圳已出招,成立已六年的深(圳)汕(尾)特別合作區,通過調整方案,由「深圳全面主導」。深汕特別合作區位於汕尾市海豐縣,與惠州市惠東縣接壤,包括鵝埠、小漠、鮜門、赤石四鎮,總面積 468.3 平方公里,接近半個香港大小;目前人口僅 7.3 萬,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僅 161 人。有傳媒形容深圳是收下了半個香港土地的大禮。

深圳亦打上鄰近惠州的主意,希望把惠州以南的土地與深圳有機結合。雙方爭持角力。

遠一點,廣州與番禺、從化、增城、花都等合併,都是希望解決當地「缺地」限制發展規模之苦。近年發展極快的澳門,亦從內地以租賃形式租地建設澳門大學橫琴校區。

新民黨早前建議仿效澳門做法,向中央政府申請在大嶼山以西對出的內地水域填海。新民黨指大嶼山以西一帶已有港珠澳大橋等道路網絡配套,作為填海選址較為合適,繼而將葵涌貨櫃碼頭遷往該處,以釋出三千公頃用地發展。香港工商專業聯會早前亦公布在內地的「香港城」構思,模仿太古城或奧運站的「商住一體」模式,城內將設有教授香港或國際課程的學校,醫療服務亦會按香港標準,並可引進香港零售、文化、創意及金融服務企業。聯會指,構思除「給予多一個選擇予港人」外,就如同在大灣區建立多一個香港經濟體,讓企業便利地在灣區輸出「香港品牌」。

當然,要香港人到內地生活不是每個人可以接受,但眼見大灣區內其他城市以「擴容」為名,出手對區內進行「土地再分配」,香港人都可以思考一下是否應該把自己的眼光及勢力範圍劃大一點,眼光放遠一點,以爭奪區內話語權。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