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仁《年青人不參政,只因為人工低?》

前幾天有位朋友聲稱,現在香港年青人不想參政是因為人工偏低。曾經參與政治工作的筆者,在此分享一下自己的看法。

首先這位朋友提出政黨社區主任的人工偏低。確實,政黨經營選區的社區主任多數是地方支部的職員或議員辦事處的職員,相比起外面的人工是低的。不過筆者認為,一個從政的人如果沒有經過辛苦的地區工作,是不能成才的。作為一個社區主任,要在一個社區發展網路,經營活動,從艱苦的環境中成長,才能成功當一個議員。一個議員要面對議會中不同的會議、委任公職(例如分區委員會)的會議,還要會見街坊,出席社區組織的會議和活動等,都是很辛苦的,如果一個社區主任未能從艱苦中成長,就是做了議員,都未必能持續下去。

當然,有的社區主任是專業人士或生意人,收入不低,但他們既要顧著生計,也要顧著社區。原本我們所知的泛民主派人士,在八十年代打天下時都是這樣的,日間工作,夜間落區,但他們的熱誠卻打動了民眾支持,他們後來也就成為了泛民的中堅份子。

到底香港的政治人才是否真的因為人工低而卻步呢?筆者反而認為,原因是香港缺乏培養政治人才的環境,而參政環境亦不友善。

曾蔭權時代擴大政治問責制,筆者起初都贊成,因為可以令多些人才加入政府,學習施政,但觀察曾、梁、林鄭這三位特首的用人,筆者就感覺到不可思議,因為都是從公務員、政商界多方面拉雜成軍,而非理念一致的一個班子。

理論上,香港的政治結構中行政長官是一個超然於各勢力之上的長官,平衡各方勢力,但這樣反令特首無法建立一個長期的班子,只能從各大勢力中挑人拉雜成軍,這班「雜牌軍」亦不一定有足夠的從政訓練。

就算是香港的政黨,培養出來的人才亦無法貫徹政黨的理念,政黨只成為一個供人「起機」的飛機場。舉例而言,民建聯第一個從副局長升為正局長的蘇錦樑,在局長任內的施政只是反映其長官的意志,並不是其政黨的本身理念。有些朋友會說,向特首負責的局長,反映特首意志,不是理所當然的嗎?但筆者認為,局長若只反映長官意志而不再具備昔日理念,就反映這個培養政治人才的機制出現問題,因為政黨甚至政府班子,應當以理念來結合,但政黨淪為起飛跑道,變成以利益來結合。這個「以利益為本」的機制培養出來的政治人才,是「為自己利益」還是「為大眾利益」呢?

另一方面,議員對政府的影響力亦有限,因為區議會在政制上定義為一個「咨詢機構」,只要「咨詢」的結果不合政府心意,政府都可以改掉。至於立法會,雖然能審議預算及法案,但實際上無法完全接觸到、影響到政府的政務,議員只能向政府「爭取」,但政府給你與否,就是另一回事了;而且基本法規定,立法會議員提出的法律草案,「涉及政府政策者,在提出前必須得到行政長官的書面同意」,換言之,做一名立法會議員對政府的影響力其實並不大,更何況現在是分組點票。試問,一個對政治充滿熱誠的議員面對這個環境,心恐怕已經涼了一半吧。

當議員要被不同政治勢力的對手針對,成績表已經很難交,還要打選戰,每逢四年大選像傾盡全力打一場戰爭一樣,每逢四年「擔驚受怕會落選」一次。如此疲倦的工作,真的要有很強勁的精神力量及理想才能支持下去。如果我是有能力的年青人,何不去打一份薪水優厚而不辛苦的工作,何必如此做些吃力不討好的事,要「擔驚受怕」呢?

那麼,我們回到為何年青人不想參政的問題原點上。既然當議員也未能影響到政府,又不能執政,在這個「半天吊」的政治環境,哪能吸引到優秀人才呢?

  • 蘇景仁,網上電台主持, 長期關注港台政治動態, 對中日歷史略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