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仁《論盡九西補選風雲》

隨著高永文宣佈不參與九西補選,改支持自己的前下屬陳凱欣出戰,泛民幾乎已經底定劉小麗與李卓人的配搭,基本大勢已明朗。本來筆者暫不打算評論這件事,不過本週看了曾鈺成先生的文章後,不得不寫文章評論。

曾先生在文章中認為,如果建制派陣營在今年補選獲勝,建制派在六席中佔了四席,而以建制派實力,在 2020 年的立法會大選,四個議員最少有一人要被淘汰,而這人可能是高永文;如果他真的選上,會被選民問「你如果勝出,會競選連任嗎?」,這會挑起建制派的內部矛盾云云。

首先以筆者的觀察,如果高永文當選,要出局的高風險人士,只有蔣麗芸與梁美芬二人。曾先生這篇文章,其實是給外行人看的,如果是長期觀察香港政治演變的人,就會知道其中內情。

蔣麗芸在民建聯內,位尊而無動員能量,本身她與九龍西又沒有淵源,其從政之路是作為區域市政局的委任議員,前數屆她的身影亦在新界西。那為何她會成為九龍西的議員呢?這要說回 2012 年的立法會大選,因為時任九龍西議員李慧琼要轉戰超級區議會,九龍西的支部中,沒有具威望、能力的人接棒,當時有人提議在曾蔭權政府出任政助的前區議員張文韜,但支部中有人反對,最後就請來蔣麗芸參選。

在今年九西補選的民建聯初選中,筆者就與分析選舉的朋友討論過,今次無論由誰出線,練兵與累積威望承繼蔣麗芸的位置是重點。現在由於泛民主派的策略失誤,鄭泳舜假戲真做當選了,自然就會成為民建聯在九龍西的掌舵人無誤,而蔣麗芸相信屆時會退下火線。

其實,以民建聯在九龍西發展之綿密,筆者認為以兩份立法會資源加上區議會的網路去經營爭取下次立法會選舉保住新增一席,基本上毫無難度。如果高永文爭取連任,會搶走部份民建聯的中產票源,但對於民建聯整體議席影響不大。高永文本身亦不會不知道自己有足夠的能量爭取連任,只是他真的無心於政治而已。

那為何會影響到梁美芬呢?因為梁美芬的票源,有一定數量是親建制的中產票,高永文如果想連任,會對梁美芬的影響很大。高永文算是有民望的建制派,其行為並沒有梁美芬那麼難看,故容易變成另一個嫻姐,既能吸建制選票亦能吸游離選票。說直白一點,他能夠拉走梁美芬手上的中產游離票,令梁美芬選得比對陣游蕙禎那一場區議會選舉更加難看。

其次,曾先生在文章中亦暗示,「第四個人」當選的話會「易請難送」。其實,無論是高永文還是陳凱欣,誰選上了都會屬於「易請難送」的類別,而如果真的當選而又競逐連任,其實都會影響到 2020 九龍西的佈局,不論是有意再插旗的工聯會、自由黨、還是西九新動力等其他政團。

即使如此,眼見本想爭取參選的自由黨李梓敬已經表態支持陳凱欣,相信建制派的整合已經完成,陳凱欣很大機會得到建制派支持。

筆者認為,曾先生每一個言論不論如何離經叛道,最終都以民建聯的利益為大前提,所以在去年特首選戰中傳出所謂「3T 聯盟」。當時筆者身邊的朋友受到媒體的影響,認為可能成事,不過筆者很直接地認為不可行,因為如果「3T 聯盟」成局,就會損害民建聯的根本利益。所以現在曾先生分析的「這個阿四」,其實是有些事情不便向大家明言而已。

  • 蘇景仁,網上電台主持, 長期關注港台政治動態, 對中日歷史略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