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偉俊《議員停賽》

立法會議員在會議期間,假如行為極不檢點,按現行議事規則,可被主席命令離場;按以往慣例,除非極嚴重,否則一般主席會先給予一至兩次警告,假如繼續漠視警告,我行我素,才會被下令。

被逐離場議員,不能繼續出席同一會議。有預謀「違規達義」者,可安排在已用盡本身發言時間、不影響其任何動議程序才發難,因此被逐代價極低。甚至經常聽到市民嘲謔,搞破壞議員既可穩獲傳媒報道,又可提早離場飲茶煲煙,何樂不為。

參考外國議會,包括「國會之母」英國、歐陸大國德國、按人口全球最大民主國家印度、國會內時有激烈肢體抗爭的南韓、以至被詡為華人社會中最民主的台灣,均有訂明議會內行為不檢的懲處機制,以維持整體議會尊嚴及有效操作。

不同民族、文明、文化背景議會,當然各師各法。較崇尚紳士淑女作風的議會,針對相對斯文、一般涉及口舌的違規(例如措辭極不檢點);一些較多發生肢體衝突的議會,行為不檢定義包含更多議會抗爭行為,例如攜帶危險物品、侵佔主席座位、暴力干擾其他人發言、妨礙員工執行職務等。

綜觀各地規則,行為極不檢點議員被逐離場之餘,一般仍有手尾,包括不准出席議會若干次數,以累進方式懲處,(初犯停會次數較少;再犯較多;多次被逐者甚至在餘下任期不准出席),期間不獲發薪津。德國議會更有簡單直接「牛肉乾」制度,違規議員可被議長直接判罰一千至二千歐元。

由誰判斷懲處?一些國家例如德國及南非,由議長發落;較普遍是由議會整體通過懲處動議;就已通過的長時期「停賽」議決,不少國會也有終止「停賽」機制,包括向議長致歉以獲取消懲處(有點類似藐視法庭處理方式),由被罰者上訴再經議會無需辯論通過,由其他議員動議取消懲處等。

以目前香港立法會政治生態,相信不少市民贊成應與其他議會看齊,設置合理懲處機制,以有效維持議會尊嚴及運作。假如能將懲處權及機制較清楚釐定,例如由議會整體經動議通過,相信較能釋除部分議員恐怕遭「一言堂」粗暴打壓的疑慮。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