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仁《劉鳴煒反映青年事務的離地》

劉鳴煒被上屆政府任命為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以後,其訪問一直被網民所針對。不過,除了因為劉鳴煒是富二代之外,其言論與價值觀本身亦解釋了為何青年對政府有隔膜甚至反感。

劉鳴煒得到此任命之初,接受網媒訪問時,就提出「睇少啲戲、去少啲日本可以買樓」論,被網民狂鬧,甚至一些網媒將華人置業的樓盤拿出來檢視,來證明劉先生言過其實。不過,公眾人物的說法極容易被傳媒或網民放大檢視,例如「去少啲日本」或「睇少啲戲」,由於實際上去日本或睇戲是時下年青人減輕工作壓力的途徑之一,所以劉先生可能是說年青人不應該胡亂花錢。

可是老實說,筆者對於劉先生的講法相當不以為然。實際上,年青人就算再節省金錢也不能買樓,現在不少年青人都只是靠父母支付首期,或夫妻合力供樓。劉先生的價值觀,顯然與一般年青人存在明顯不同。盡管我也相信劉先生在海外讀書時生活亦不算奢華,其私人生活亦相對某些家財萬貫的富二代低調。

近日劉鳴煒接受《香港 01》訪問時提出,年青人應該走出去,因為「這個地方的機遇確實無法滿足這裏所有人」。筆者亦相當不以為然。自梁政府以來,特區政府強調年青人應北望神州,但實際上願意走出去的年青人只是少數,而且亦有一些經驗反映北望神州的結果卻是損手爛腳收場。筆者見過一個例子,一位朋友的父親在九十年代北上發展,拿著一大筆積蓄北上神州投資創業,但不到三年其合伙人夾帶私逃,結果這人欠債回到香港,以散工為生,多年後才找到一份穩定的職業還清欠債。筆者想表達的是,年青人有些適合北上發展,但同時亦有些不適合,而政府與一些八股人士只懂得一味吹捧北上,而對真正有意北上的人鮮有支援與教育。就算是一帶一路與粵港澳大灣區,到現在筆者都不知道到底「我可以做甚麼、政府對我投入這些重大建設有甚麼鼓勵與支援、政府如何幫助我投入這些重大建設」等。

劉鳴煒一句「雖然政府有責任,但事實無法滿足這裏所有人」就成為鼓勵青年北上、全推卸政府把本地經濟不搞好的責任的理由,自然令年青人的怨氣加深。

可能主張兩地融合的朋友認為筆者是一個廢青,或是一般香港人的自大心態等,不過筆者只是沒有能力走出香港工作的普通青年人而已。當然大家也知道《香港 01》的立場搖擺不定,也許未能完全表達劉先生的全部意思,不過從劉先生的說話來看,他並沒有吸取教訓。

劉先生做主席的青年事務委員會,在轉變成青年發展委員會前,曾經在 2017 年被政府邀請對青年發展政策的未來方向提出建議,而青年事務委員會於 2017 年 5 月至 10 月期間舉行「青年發展政策公眾參與」活動,當時筆者曾經出席相關坐談會,一位委員只就「教育」、「健康」、「多元發展」、「環球視野」、「義工服務」、「工作」和「青年和社區參與」進行咨詢,當時筆者一看,這七個政策範疇根本不是年青人當前所需要的,說是學生所需要的比較貼切。或者,該位委員只是官僚地進行咨詢,而事後青年事務委員會向政府提交的報告中卻提及了「房屋及財務自主」以及「公民參與」。

從劉先生的言論反映出,政府與資本家根本沒有好好了解青年的實際需要與想法,用一句簡單的說話,就是「離地」。一個家財萬貫的富二代,自稱為年青人設想,以他的價值觀告訴你甚麼是「成功」、「應該如何做」,對於一般年青人而言,自然是聽不下去。如果劉先生真的希望為年青人做些事的話,首要的就是請閉上你的嘴,默默地利用你的智庫團隊提出一些有用的提案吧。

  • 蘇景仁,網上電台主持, 長期關注港台政治動態, 對中日歷史略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