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巨川《從班農的演講到李若谷的觀察》

美國對華揮起徵稅大棒,宣佈對價值 500 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 25% 關稅,7 月 6 日起逐步生效。北京表示強力反制,特朗普又恫言將制定 2000 億美元徵稅清單。中美談判空間愈來愈小,內地官方媒體已經使用「貿易戰」的表述,取代之前的「貿易摩擦」,反映事態升級。

事後孔明!中方這次明顯低估了特朗普的決心和美國的意圖。今年全國兩會,剛剛訪美歸來的候任副總理劉鶴在山西團仍然表示,與美方進行坦誠具建設性的交流,雙方均同意不打貿易戰。不料,話音剛落,特朗普就發布三○一清單,建議對價值 500 億美元中國產品徵收額外關稅。

5 月中旬,劉鶴率團訪美展開談判,聯合聲明還未公佈,他已接受官媒訪問,稱雙方達成「不打貿易戰」的共識,大讚特朗普發揮了「重要指導作用」。幾天之後特朗普變臉,而且不斷「變本加厲」。

如果把特朗普此舉理解成為了中期選舉的需要,或者純粹的貿易逆差問題,那難免過於簡單。事實上,這是美國對華戰略的重大改變,面對一個堅持「中國模式」的東方大國崛起,白宮對華已由接觸改為遏制。

中共十九大閉幕之後,白宮前首席戰略顧問班農在日本的一篇演講稿值得重溫。他主要談了兩層:一是中國不可能在市場經濟下走自由民主的發展道路,恰恰相反,中國的領導人沒有打算按照講求國際秩序的遊戲規則;二是將十九大規劃的「中國夢」,解讀為中國企圖成為主宰全球霸權的大國。

在十九大報告中,班農注意到中國五大發展計畫:一是「中國製造 2025」,尤其是晶片、機器人和人工智慧,將使中國統治全球智造業;二是「一帶一路」,是中國最大膽的地緣政治擴張;三是 5G 網絡,使中國在科技佔據主導地位;四是金融技術發展,使中國深度融入與主導全球金融市場;五是人民幣國際化,將危及美元作為全球儲備貨幣的地位。

這些計畫的每一個推進,都將削弱美國作為世界唯一超級大國的地位,因而關乎到美國的戰略利益。班農雖是鷹派政客,但他對中國的觀察代表了美國主流的聲音。

由此也可以理解,為何在《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和《美國國防戰略報告》,美國把中國列為頭號威脅,為何打貿易戰瞄準中國的高科技 —— 假如中國傾舉國之力實現「製造強國」,美國霸權地位勢必受到挑戰。

「美國對中國的看法已經發生根本性的變化」;「把中美貿易爭端視為純粹的貿易問題或者是赤字問題,是個嚴重的誤解」。中國進出口銀行原行長李若谷 5 月中旬在一次內部講話,也有這樣的觀察。

李若谷主持召開了一次中美關係研討會,美方來了十多個專家,都是研究中國問題的頂尖人物。他獲得的第一個印象,中美關係不會沿著過去四十年所走過的道路繼續走下去。即使是美國的知華派、友華派,也變了。變化在於:美國國內無論甚麼黨派,民主黨還是共和黨,無論甚麼階層,都主張對華採取強硬的態度。

他指出,美國主流觀點認為,軍事上,中國試圖建立與美國同樣的全球軍事力量;意識形態上,中國回到過去的模式;經貿問題上,中國故意拖延不解決美國的有關關切,口惠而實不至,政府和國家強力介入市場。

從班農的演講到李若谷的觀察,都可以窺見中美貿易戰已經超出經貿領域,更深層次的問題是,美國社會對中國模式的高度不信任。美國主流認為,假如繼續對華採取綏靖政策,勢必養虎為患。中美貿易戰只是剛剛拉開帷幕,即使在美國中期選舉之後,兩國關係也不會緩和。美方還會打台灣牌,印太牌,甚至重拾人權牌,抨擊中國體制,全方位遏制中國。

  • 柳巨川,長期從事中國新聞編採工作,曾駐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