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偉俊《主權至上》

一地兩檢法案,在立法會一片混亂及反對派力竭聲嘶中「順利」通過,主席梁君彥面對不斷喝罵及人身攻擊,一臉「poker face」(撲克臉)我行我素。多位議員在二讀階段被逐離場,整場辯論時間被設上限,十一位已表示有意發言的議員因時限無法吭聲,惹來反對派廿多位議員針對主席提出不信任動議。連前任主席黃宏發,也不惜一再高調狠批梁君彥處理不當。

按普通法一貫原則,奉行三權分立,司法、立法機關互不干預。回歸後《基本法》不但確認這原則,更訂明立法會職權(73 條)、立法會自行制定其議事規則(75 條)及立法會主席職權(72 條)。

二零一二年立法會審議富爭議的「替補機制」法案,當年主席曾鈺成面對「陽謀」瘋狂拉布,一千三百零六條明顯旨在拉布的「修訂案」,經歷八小時三十九分二讀辯論、四小時二十九分「休會」辯論(可毋需預告提出;一經通過便須即時中止處理有關議題)、及三十三小時就「修訂案」辯論後,首次進行「剪布」,預告再繼續進行三小時後將終止辯論。

當年曾鈺成戰戰兢兢創「剪布」先河,與今次梁君彥大刀闊斧規限「修訂案」數目及一早宣告辯論時間,態度及手法不可同日而語,可謂全賴梁國雄的司法挑戰。經過原訟法院、上訴法院及終審法院一致裁定,不單清楚確定《基本法》賦予立法會職權屬整體性,更確認立法會主席廣泛職權,包括有效主持會議的權力;司法機關除應判斷該等職權是否存在之外,絕對不應審判立法會(整體)及主席(個人)在甚麼情況下及用甚麼方式行使《基本法》所賦予職權。

經過終審法院一鎚定音,難怪梁君彥可以氣定神閒。不信任動議,以至任何司法覆核,恐怕只流於「為做而做」政治操作。更難怪梁回應黃宏發批評時,明稱「尊重」前人意見同時,卻暗諷黃應看清楚相關法規及法院判決。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