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仁《陳金德搞小動作,暗中拆台》

今次我們談談宜蘭縣長選舉。在很久以前,筆者曾經提過,去年上演「一年換三個縣長」的事件,由陳金德上任,是希望陳金德參選本屆宜蘭縣長,但最終本屆選舉卻由民進黨立委陳歐珀出線。經筆者觀察,發覺陳金德有暗中拆台、一拍兩散的舉動。

陳金德在報名截止前,宣佈不參與民進黨宜蘭縣長初選,但話語中暗示希望黨中央可以徵召,但最後,民進黨擬提名區域立委陳歐珀出選。員山鄉長江永和、冬山鄉長謝燦輝,也表示願意退出初選,變成只餘下陳歐珀在爭取提名,但有人開始說,民進黨的初選機制不會只有一個人登記初選。三月,在民進黨的選舉對策委員會決定向中執會建議提名陳歐珀後、但在中執會開會提名宜蘭縣長參選人前,一直有人放話希望放棄陳歐珀,因為民調一直未能拉抬,應該改為徵召陳金德。屬於新系的立委段宜康抨擊放話的人,公開反對改提別人,稱應該尊重機制。最後陳歐珀仍然得到中執會提名。

至於為何國民黨林姿妙民調那麼高,地方人士形容,因為像林聰賢、陳金德一樣炒短線,著重眼前的利益;陳歐珀屬於沉默地做事、細水長流的人物。只要確定人選,黨內整合後,其民調一定會拉抬起來。

五月二日,陳歐珀與陳金德會面,被稱為雙陳會,原本安排在宜蘭縣政府的縣長會客室,但因會議也討論選務與黨務,於是改到陳金德的縣長官邸,陳金德亦也特地請兩小時假。在這場會面中,陳金德公開宣佈支持陳歐珀,但據地方人士指出,這場會面其實是陳歐珀出席「鴻門宴」,因為據指,原本雙方協定好在縣府單獨談話,結果陳金德帶了十幾個幕僚與會,令陳歐珀覺得被擺了一道,尤其在之前,陳金德提出民進黨應該徵召曾當過八年宜蘭縣長的游錫堃,像蘇貞昌一樣「食回頭草」參選宜蘭縣長。

六月二日,則是宜蘭小英之友會舉辦的「小英挺陳歐珀競選宜蘭縣長後援會成立大會」,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選對會召集人陳明文等出席,與民進黨宜蘭縣五合一選舉參選人聯合造勢,但代理縣長陳金德卻沒有出席。雖然洪耀福說,陳金德工作繁忙,縣政與輔選是分進合擊,陳金德力挺陳歐珀沒有問題云云,不過未幾出現的一件事,卻令筆者相信陳金德有意拆台。

宜蘭縣有五十年歷史的宜蘭礁溪天主堂建築群,卻似中國內地迫遷般,在半夜被拆得體無完膚。宜蘭礁溪天主堂是罕見的優美扇形結構教堂,有如天主展開雙翼擁抱子民一樣。本來礁溪天主堂經過宜蘭縣政府的文資審議委員一致決議,指定為歷史建築,有法律的保護,但是宜蘭縣政府卻以「提報資料有誤、需要再審」為由,堅持不公告。依據規定,文資審議期間的「暫定古跡」保護期至四月完結,必要時可以延長一次。宜蘭縣政府卻任由「暫定古跡」保護期失效,就算有心人士提醒,亦不延長「暫定古跡」保護期。於是在六月就被持有者突襲拆除。建築被發現拆除後,宜蘭縣政府才慢條斯理地宣佈礁溪天主堂為「暫定古跡」,不過之前已突襲拆除,而罰款只是三千新台幣而已。輿論及人們在罵宜蘭縣政府官僚,但大家要注意,現在宜蘭縣執政的是民進黨,所以縣長參選人陳歐珀「躺著都會中箭」。

至於陳金德為何放水?已淡出政壇多年的阿扁子弟兵羅文嘉提到,副總統陳建仁當年被提名蔡英文搭檔競選前,陳建仁選擇第一個通知對像就是這位主導突襲拆除的台北總教區總主教。

那麼荒謬的事,香港的朋友沒有想過會在台灣發生吧,這件事明顯是陳金德縣府刻意放水。為甚麼?因為陳金德對政敵絕不手軟,例如陳金德曾下令主計單位查國民黨縣長參選人,現任羅東鎮長林姿妙的帳。在三月,陳金德在縣務會議裡表達名字被救國團利用頒發獎狀,他「深以為恥」,要求未來類似表揚活動由縣府主辦,不透過救國團,而且指示教育處不能再配合救國團辦理任何活動及補助款。

五月,陳金德要求宜蘭縣地政府,撤銷救國團的龍潭游泳池的土地登記,回歸宜蘭縣的所有,而且要求法制單位研議追討救國團的不當利得。他指出當年的土地登記是縣有,應是國有財產,後來是縣府因資訊不足,錯誤地把土地登記為救國團所有。

各位,救國團是民進黨的黨產會要準備充公財產的「國民黨附隨組織」之一,陳金德對救國團這樣做就是奉迎上意。奉迎上意居然如此積極,但卻對宜蘭縣的古跡卻「嘆慢板」,如果不是有意拆台,還是甚麼呢?

宜蘭縣對綠營而言,是「民主勝地」不容有失,面對國民黨候選人的高民調,這次是硬仗。打仗需要團結一致,如果不斷放話、甚至暗中拆台的話,那麼陳歐珀就要繼續當宜蘭縣區域立委,四年後再來參選縣長了。

  • 蘇景仁,網上電台主持, 長期關注港台政治動態, 對中日歷史略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