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議會不公,然後呢?》

今天立法會料將通過《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三讀。正如政府與建制派的時間表一樣,限時辯論,限時表決,最後如願通過。民主派一如以往的反抗,提《議事規則》的繼續提,衝出去遭抬離的繼續衝,最終都是老樣子。完結後,就一起譴責制度暴力,然後就沒有然後了,而最終,議會亦繼續一切照常。

在現時,民主派和建制派實力差距懸殊,再加上《議事規則》已被修改,老樣子的議會抗爭已再行不通,今天的議會形勢可謂完全不利民主派。民主派中人肯定提出「議會不公」之說法,可是提出了,市民又會感受到嗎?對現況有任何改變嗎?

現時的議會形勢既然不容民主派再如過往一樣地抗爭,民主派就應該嚴肅地思考如何改變現況,而不是一味只作陳述而不作調整。當然,按民主派的分工,激進派與溫和派有清晰的定位,但在 DQ 以後,部分激進派在議會消失,溫和派也需要兼顧激進派的工作,兩者區別也已似有還無。

現時議會需要穩守突擊的策略,而不再是盲衝盲撞。要保存最大的實力。有些人認為議會無用,所以總辭也是可考慮的選項。然而,在現時優勢盡失的情況下,總辭只意味民主派將僅餘的籌碼拱手相讓。君不見,新加坡反對派總辭之後,這些年間都難以在威權政體當中爭取任何改變的空間,反而成為執政黨的政治花瓶。

不總辭,也絕不代表不抗爭,但若不思考如何在議會抗爭求變,就只會令自己更進退失據。現時既然議會再難守護甚麼價值,倒不如先利用好現時的資源,在民間社會固守陣地,在現時的林鄭政權之下先固守基本盤,回歸社區與政策層面的議題討論,再求改變的時機?

在二零一六年之後,社會運動難再吸引大量群眾參與,一地兩檢集會人數也不會變多,民氣繼續疲弱。今天的議員或民間組織,不應再輕言動員,亦不應再期望現時的議題可起甚麼動員作用。最先應該做的,都是策略檢討,思考未來路線,多於甚麼動員或行動。以後「行為為本」的思考方向已再沒作用,大家亦應告別這個「議題即食」的時代。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