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行管會因乜放生 4DQ?》

坊間俗稱「4DQ」的劉小麗、梁國雄、羅冠聰和姚松炎,因為在 2016 立法會選舉當選之後,拒絕在就職日依法宣誓,因而被法院褫奪議員資格。然而,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日前竟然決定,放棄追討 4DQ 酬金和營運開支。若你以為,行管會「放生」4DQ,是因為行管會由在野泛民控制的不?少年,你太天真了。

事實上,在行管會的十三名委員裡,泛民議員只有四位,其餘九位委員均屬於建制派。照道理來說,行管會要決定追討欠薪的話,根本不可能不通過。那麼,究竟是什麼的原因,促使他們決定「放生」4DQ 呢?根據身兼行管會主席的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所言,是因為討訟費可能達八位數字,「加上他們有較大抗辯理由而令成功機會減少」,所以放棄追討。

驟眼聽起來,好像是為納稅人的荷包着想,但是用梁君彥的邏輯,有些人走稅漏稅金額不多,政府追討的行政和訴訟費用,比他們漏稅的金額還多,是否政府也應放棄追討了?不是嘛!追討 4DQ 的所謂酬金和營運開支,是原則問題!根據《基本法》、現行《宣誓及聲明條例》和法庭判決,四人自拒絕依法宣誓的一刻起,他們的議員資格便已自動喪失,所以他們根本不應、亦沒資格獲取任何議員酬金和營運開支。

至於 4DQ 聲稱,他們履行立法會議員職責接近一年,不應該「有汗出無糧出」,但是大家必須搞清楚一個法理事實:他們早已喪失了議員資格。一個人不理自己老早被炒魷,或者不獲聘請的事實,繼續跑去返工,只是他戇居而已,難道老闆還要因此而支薪給他嘛?哪有這樣的道理呢?

正因如此,劉信完全不能夠明白,梁君彥聲稱的「較大抗辯理由」,究竟是什麼理由?由於梁君彥不是律師,又沒讀過法律,所以我們可以預料,「較大抗辯理由」這說法,應該不是梁君彥的個人意見,而是來自立法會秘書處的所謂「法律顧問」。問題又返來啦,究竟這個「法律顧問」,真的靠得住嘛?

說到這裡,便要重提當日劉小麗和姚松炎宣誓時玩嘢之後,梁君彥容許二人再次宣誓一事。當時梁君彥容許二人再次宣誓,也是因為聽了這個所謂「法律顧問」的意見。結果是怎樣呢?結果是法庭在梁游案中裁定,只要拒絕依法宣誓,他們的議員資格便已自動喪失。法院甚至明確指出,即使沒有人大釋法,根據現行《宣誓及聲明條例》的規定,他們也會因為拒絕宣誓而自動喪失議員資格。

大家現在可以看到,究竟這個「法律顧問」是否可靠啦?官司都沒打,我們又憑什麼斷定,法院會接納對方的「抗辯理由」呢?更可笑的是,立法會主席在之前,不是已被這個所謂的「法律顧問」擺了一道嘛?為何今次又要信這個所謂的「法律顧問」?這一刻劉信終於明白,梁君彥成為立法會主席前,為何一直死抱着英國國籍不放了! 

  • 劉信, 一個既討厭黃絲、 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