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香港沒有真相》

睇昨日的報紙,我發現今年的維園六四燭光晚會,其實創下了記錄:最沒有真相的紀錄。支聯會公佈集會數字是 11.5 萬人,警方公佈數字是 1.7 萬人,兩者相差近七倍,是歷來最大的差距。對同一個集會,兩個不同機構的統計結果,差距竟然如此之大,這絕對不是正常的統計誤差可以理解。

希望讀者和我一樣,對此,可以不抱既定立場。在兩個數字面前,不要不假思索就罵是「警方造假」或者「支聯會造假」。我負責任地說,我沒有親身去維園現場,我不知道,但我可以好肯定,支聯會和警方,一定有一方在造假,而且是大大地造假,這應該沒有異議吧!

泛民的示威遊行集會,統計數字一向與警方差距大,近年的勢頭是愈來愈大,大到已經說明雙方生活在不同的平行時空,但我很奇怪的是,今年反而不見有哪一方在指斥另一方在統計上造假。這可以說明一點:香港已經沒有真相,大家已經放棄說真話,不求真假,哪怕明知是假的,都只會偏執地去相信。就像對一條高鐵,究竟是邪惡之路還是幸福之路,也一樣是各說各話。

  • o 180606 b3a

無論你是黃絲還是藍絲,我只是想提醒大家,不要忘記,香港還有另一半人,他們也是這個世界的持份者。

眼下的香港是空前分裂,大家生活在不同的平行時空,但這種情況不會一直如此,總會有一方壓倒另一方。到底誰會笑到最後?在這個問題上,我倒是一個實用主義者,真假真的不重要,做得到才是王道。

香港某個平行時空的人提出港獨主張,這些人最近分別入獄。我的女神游蕙禎引屈原《離騷》表明不後悔,雖然中央、特區政府、現在連司法界都不撐港獨,但還是叫大家不要放棄。不過從游女神的話入面,我絲毫參透不出究竟港獨可以如何實現。有人說,香港的這些分離主義年輕人充滿無力感、絕望感。我說:能不絕望嗎?他們被引導上了一條完全理想主義的路,根本看不到實現的可能仍然堅持,但他們的對手偏偏是完全的實用主義者。一個弱小的理想主義者站在強大的實用主義者面前,除了絕望,還有什麼希望?希望可能就是那一個信念:總有一天是會滅亡的。

廢話!地球都總有一天會滅亡,所以無論美帝國主義還是天朝,都會滅亡。問題只是:這會是多久?你能夠在這個過程中發揮什麼作用嗎?如果你都不知道,那這些所謂理想嚴格說只是空想罷了。

再次重申:在歷史面前,我是中立的。我沒有說撐什麼。只是今年的晚會,清晰告訴我:第一,香港已經沒有真假,也沒有人關心真假,大家都沉醉於各自的虛幻世界;第二,既然真假不重要,香港往那裡走,就在乎誰能做到,做到事才是王道。

有些人要帶領香港往北走,計劃今年港珠澳大橋和高鐵香港段都要通車了,姑且看能否成真;有些人要帶領香港往南走,這些人都入獄了。是實幹者贏還是空想者贏,應該會有階段性答案。不要總是糾纏於最終答案是否會理想實現,你的理想不同他的理想。最終,所有人都會死。

  • 吳桐山,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