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檢基退出民協:鄭宇碩不是民主派

 民協表示,最近馮檢基撰書回顧過去40年的從政及社運經歷,刺激他思考自己未來在社運、在政治及在民協的角色及位置,「馮檢基有感於過去壓力團體對政府施政具影響力,有意集中精力發展民間壓力團體」,因此,民協會與馮檢基一起開記者會,交代馮檢基去向。

民協雖然一直挽留,但馮檢基最終決定退黨,並專注籌組新的壓力團體,稱會用自己「餘下的生命」迫政府承擔房屋問題。

馮檢基稱作出此決定前,自己爭扎了很久,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落敗後,他稱已開始總結自己在民生、政治上的工作,形容感慨良多,但由於之後有補選,退黨與否都未有時間去想,直至本年一月他著手寫自己的回憶錄開始。

他反思說,今時今日的政黨可以迫政府的能力極之布限,比較以前的壓力團體,它們採用矛盾模式,強調動只政策受害者,透過行動向社會展示問題,並有迫政府改變的先例,包括艇戶事件等。

馮檢基指,既然政府官員對民意代表所提出的問題也可以不理,寫書後的結論是,自己要更專注地、集中力量就單一議題「砌政府」。故此,馮檢基稱與志同道合者決定重組壓力團體,嘗試與有議員的政黨合作,看如此向政府打出的一拳,會否更加有力。

民協主席施德來說,民協會不忘初心,繼續為民主、民生努力。被問到會否再參與選舉,馮檢基重申,現階段無考慮其他可能性,包括選舉,但強調自己親身經歷民主派有人在初選期間公開反民主,稱不可能會開心,更不可能沒有不滿。

馮檢基說,他早在六月已打算見記者交代退出民協,但由於之後很多民協成員挽留,形容自己「每次都被講服」。但是,近兩個月寫書過程中,越寫越心情沉重,經常問自己「馮檢基三四十年來為乜、成立民協為乜」,最終立下心腸,在民協成員在場的情況下,公開宣布退黨。

施德來說,在馮檢基一直做地區工作的麗閣邨,接馮檢基手的都是民協成員,在邨內工作已有兩年,馮檢基稱,沒有可能要求市民支持他的壓力團體而不支持民協。馮檢基強調,他的壓力團體目的不在參選,不需民協支持者轉而支持他。

談到新組織的資金來源,馮檢基指七名發起人正努力向身邊朋友尋求捐款,又透露若聘請兩名職員,每月需要最少五萬元經費,四名則需要十萬作日常營運開支。

之前馮檢基向《明報》透露指,鄭宇碩稱他不是民主同路人,馮糾正指他說的是「馮檢基不是民主活動的人」,稱鄭宇碩沒有權向他作出如忘指控,而事實試他參與的民主活動遠比鄭宇碩多,又說任何在說話、言行試反民主者都不是民主派。

施德來稱,民協未來選舉的部署不會受馮檢基退黨影響,透露明年區議會選舉會派出20人參選,一半是年青人,也會派新人參加2020年立法會選舉。馮檢基補充,他在2007年廖成利當主席起,已經淡出民協管理層,「職訓中心的工作在那時已經放低了」。馮檢基稱,他雖然退出民協,低不會退出在2002年成立的民社中心,強調法律上該中心和民協是兩個組織,沒有共用戶口,只是成員身分有重疊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