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水金門太政治化,等於邊舞劍邊喊:我就是意在沛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