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漢清:告曾德成不告戴耀廷,污辱憲法基本法

就戴耀廷在台灣發表涉及港獨的言論,基本法研究中心主任胡漢清大律師呼籲政府盡快進行二十三條的立法工作,他提醒市民,如果香港在國家安全方面法律真空,內地《刑法》可以在港實施。香港現存的法例如《刑事罪行條例》到底是否適用?他希望政府向公眾交代,有法不依比起法律缺失更「污辱憲法和基本法」。

有國家安全需要,就有二十三條立法環境 

  1. 胡漢清首先認為,戴耀廷在台灣的言行不屬學術研討。該論壇不是院校或學者之間的交流,而是一個反共組織,即否認北京政權合法性的組織的活動,而戴耀廷的言論和該組織、該論壇的色彩配合。胡漢清表示,戴耀廷的言行要從整個環境(in the context)來判斷是否違法。然而胡漢清更希望從這件事來審視香港在國家安全方面的缺失。
  2. 胡漢清說,但凡涉及國家安全的問題,都不會是地方自治的範疇,而《基本法》二十三條只是讓香港按自己的法制和社會環境來履行國家安全的義務,例如判輕一點,適應香港的檢控程序,而不是讓香港自行定義什麼是國家安全,因為國家安全「有國際標準」可循;即使有《公民及政治權利》等國際公約,首先也不是強制性的,而即使具強制性,按照公約,言論自由亦有限制;更談不上「必須是暴力行為」才入罪,否則「秦檜十二道金牌召回岳飛」一點都不暴力,就不算賣國了。
  3. 二十三條一旦立法,他承認不會人人讚好,總有反對者,但法律不會是「死的法律」,覺得不好可以修改。到底所立之法和香港法制有無牴觸,並不由政府的檢察機關即警察和律政司來判斷,法律就是法律,不論好壞政府都要執行。法律問題應由法庭來裁決,並由立法會補充,所以先有法律存在才可以修訂。如果不立法,等於把整件事拒諸法院門外。
  4. 林鄭月娥曾表示,二十三條立法要待「有利環境」,胡漢清不盡同意。他表示港府不可重覆二零零三年「硬銷硬推」的做法,社會須充份討論,政府應以白皮書形式展開諮詢。因此,如果立法一天不開始,社會一天不討論,就一天不會有「環境」;有實際國安需要就是適合的「環境」,而不是特區政府所考慮的政治環境。他寄語政府不要採取駝鳥政策,對國家安全視而不見。時間緊迫,他建議政府在本屆任期推出「白紙草案」,作為下屆落實「藍紙草案」的基礎。
  • 二十三條立法,並非讓香港自行定義何謂國家安全

特區國安法律真空,可適用內地刑法 

  1. 有一種觀點認為香港現存的法律如《刑事罪行條例》足以保障國家安全,滿足二十三條的要求而不必另行立法。對此議題,胡漢清首先憶述他唸聖保羅男校時,一九六七年曾德成就高他一級,當時曾德成派傳單呼籲結束英殖,就被控觸犯《刑事罪行條例》第九條「煽動罪」,判監兩年。胡漢清反問,為什麼今天政府不以《刑事罪行條例》來控告戴耀廷等人?
  2. 正如胡漢清所指,國家安全有「國際標準」。回歸前香港警察就有「政治部」,專責處理涉及英國國安、顛覆王室的言行。數年前斯諾登逃至香港,美國要求引渡而香港拒絕,還把斯諾登移交給俄羅斯,胡漢清斷言這不是特區政府自己的決策。透過這些例子,胡漢清說明國家安全問題從來在香港存在,偏偏回歸二十年,莫說二十三條,就連一套慣例都沒有,警察就從未搜查鼓吹港獨的「香港民族黨」,若有外國人事和資金聯繫都無從查清,至於內地的國安人員來港辦事,亦沒有一套保障。胡漢清質疑,是政府覺得現存《刑事罪行條例》不夠好,抑或無力執行?實須要向公眾交代,豈可不了了之。
  3. 胡漢清指,政府和建制派常說一些人違憲、違法、挑戰底線,但政府總是不執法。他強調,沒有法律後果的法律就不是法律。有法不依,比起法律缺失更打擊法治,「污辱了憲法和基本法」,挑戰底線者會發現其實底線根本不存在。
  4. 胡漢清重申,國家安全不可以真空,如果現存法律不足夠或不獲執行,二十三條又遲遲不立法,國家就會填補真空。一些觀點認爲可以把內地法律置入《基本法》附件三,但胡漢清主張,可以直接適用內地《刑法》。昔日悍匪張子強案就牽涉《刑法》對香港的適用性,一九九八年,署理法律政策專員黃繼兒代表政府表示,《刑法》第六、七條的「領域」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不包括香港和香港居民。胡漢清持相反意見,他表示《刑法》第六條「凡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犯罪的,除法律有特別規定的以外,都適用本法」其中的「領域」應包括香港;退一步說,如「領域」不包括香港,則第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外犯本法規定之罪的,適用本法」所指的「公民」也應該包括香港居民,那麼香港即使在「領域」外,香港居民只要是中國公民就適用《刑法》。所以,胡漢清呼籲盡快進行二十三條立法,港府要履行國家安全的責任,否則中央也要「負責任」。屆時香港的自治就會受到損害。
  • 胡漢清:若香港法律真空,內地刑法可以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