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楨專訪李卓人:林鄭跳不出牢不可破的政商權力格局

五一勞動節剛剛過去,政府又開始了土地大辯論,都與民生特別是基層的處境有關。許楨「清風不識字」專欄訪問職工盟李卓人,探討香港工運的種種障礙。李卓人直言香港的政治經濟結構下,修改勞工法例近乎幻想,唯有推動集體談判,他又諷刺林鄭月娥想用公帑來掩蓋自己在勞工問題上的「拿渣」事,但預算案卻完全戇居。

不敢碰老闆一條毛

  1. 許楨一開始就不諱言,市民尤其是中下階層的生活水準和社會制度息息相關。李卓人承接說,林鄭的問題和以前的特首一樣,首先其本人長期處身精英階層,對一般人的生活缺乏關注,其次要向選委票交代,不敢動商界利益。
  2. 因此林鄭對勞工政策如標準工時完全不提。以前曾蔭權政府就標準工時做過研究,時任勞福局局長張建宗說「下屆政府可以跟進」,後來梁振英只是籌組了委員會,爛尾五年,到林鄭甚至講都不講,工人「期望都無得期望」。可是她在施政報告中,卻又著墨於輸入外勞。至於強積金對沖,林鄭說好有決心,但結果「不敢碰老闆一條毛」。

老闆拿工人做人質,政府俾贖金

  1. 李卓人形容,現在勞福局局長羅致光的方案由政府補貼 172 億給老闆,等於「老闆炒魷,政府埋單;老闆拿工人做人質,政府俾贖金,而老闆還說贖金不夠!」,他直言商界越來越狼。
  2. 許楨提到,固然李卓人的道理很明白,但現在政府盈餘以千億計,即使補貼益了老闆也好,起碼打工仔也得到保障,總好過儲備不用或者去了別處。
  3. 李卓人解釋,政府出錢多寡並非關鍵,關鍵是給誰。他的方案更要求政府撥 200 億,但首先要給遣散費對沖劃線,允許期限之前的對沖,而這些被對沖的錢就由該 200 億注入工人的強積金內,公帑是給工人而非老闆。至於老闆出資,應該建立共同基金池,比如大小老闆都出 1%,其實是大老闆幫小老闆;反而羅致光方案每個企業都出 1% 成立自己的專項儲備,對小企不夠用而對匯豐之類的大企又過多,只是把資金凍結了。
  • 商界越來越狼
    o 180511 a1a

基層購買力正在倒退

  1. 李卓人又指,整個香港勞工越來越零散,合約化、自顧化,只會使處境越來越惡劣,「就算能夠和老闆集體談判,你都不是工人,談什麼判」。近期理大炒合約工,助理教授黃偉國不獲續約,就顯示合約制欠透明,工人因此無保障。他指這是強積金對沖、標準工時之外第三個勞工主要議題。
  2. 最低工資方面,現在兩年檢討一次,例如一位領展工友做滿一年,來年就不用奢望加人工,而企業或政府外判合約也從無承諾加人工,結果兩年一次的檢討等於令基層購買力倒退,分享不到經濟成果,更追不上通漲,現時的 34.5 元已經衰過當初 28 元的實際購買力,應該 44 蚊才夠。不過工人始終要接受,於是人們常按自由經濟角度表示工作有人做,失業率低,企業難請人,以此認為水平合理。不過李卓人說,企業可以請少點人,延長工時,甚至登記假人名。正如許楨所言,最低工時和標準工資根本不能分割。
  3. 何況李卓人還質疑是否真的難請人,老人院聘請護理,12000 元做足九個鐘,但政府就此職位每個資助 16000,即老闆每人食水 4000 元。若真的求過於供,為什麼不切實提升工資?巴士經歷近期的意外,新車長才加薪 500 元而舊人只加 300。
  • 基層購買力倒退,分享不到經濟成果
    o 180511 a1c

四大家族控制香港,有理由推動集體談判權

  1. 許楨嘆道,香港是少有的富裕社會(李卓人插話:人均而言),但人工佔 GDP 的比例,無一個先進城市如香港這麼低。他比喻,經濟體每產生 100 元倫敦工人分享 60 元,紐約55,香港 35。可是政府從不理會,其中一個擋箭牌就是競爭力、中小微企的生存,把中小微企和勞工對立。
  2. 李卓人解釋,這「死結」要靠集體談判權來解決。如果立法,整個社會要跟,可能導致中小企困難,而談判則是逐間逐間企業「度身訂造」,賺得多就分享多點。對於政府以中小微企為推搪理由,李卓人無法認同,他指數量上的確中小微企多得多,但僱員人數方面,和大企只是一半一半。他直言香港經濟命脈由四大家族控制,它們都是跨國企業,李嘉誠有五十個港口;而實際上,集體談判只能對大企進行,如果他們佔整體僱員的一半,那麼透過集體談判「搞掂一半工人」,使他們消費力提高,香港工運就會很不同,能支援中小企談判。他表示正在遊說大企轉接受「生活工資」,希望可以推高法定最低工資。
  3. 然而,香港最弊的就是工運多年,集體談判覆蓋依然很低,只有 1-2 %,計私人機構只有五萬幾人。職工盟只能逐個職場進行工運,而無罷工基金,較早前海麗清潔工罷工,他能即時籌得 40 萬,早年碼頭工人罷工,他也籌得 890 萬,但始終是逐次籌措,不像外國工會可以承諾「有罷工基金照住」。
  4. 他還批評工聯會拖後退,例如職工盟罷工,工聯會不罷,或職工盟叫價 10%,工聯會 4% 就收工,結果分裂了工運。巴士車長工時為例,職工盟本要求由十四小時減至十二小時,但工聯會卻要求保留十四小時,他諷刺「哪有工會要求長工時的?」,他明白一些車長要賺十四個鐘的錢,但工聯會應該做的是爭取加人工,使十二小時的工資抵得上過去。不過他覺得工聯會威脅不大,笑稱工聯會「始終有個老闆,有 D 位去不到」。

林鄭無法跳出牢不可破的政商格局

  1. 回到一開始的話題:政策政治分不開,許楨憂慮,歷任特首從未像今次 777 票一樣集中於商界。林鄭競選團隊亮相,大批富二代都排在陳智思之前。她更是第一個夠膽說「不用再建公屋」的特首,建制派如工聯會都嘩然,「特首你講笑下話?」
  2. 李卓人相信,無論林鄭本人如何打算,都無法跳出如此牢不可破的政商格局。對工運來說,唯一空間就是逐個財團「各個擊破」,至於政治上立法,實在「不要有幻想」。當然,有些問題是比較容易的,就是政府可以俾錢的問題,至於老闆出錢則是「一條毛都不用旨意」的。他形容林鄭用公帑買民望,掩蓋勞工議題的「拿渣野」,可是預算案執行起來卻根本戇居。
  3. 佔中傘運後,民主派民氣衰落,但李卓人卻相信工運會迎來高潮。他對工人常說,第一現在社會經濟承受到較高工資,第二老闆隨便炒人仍不是非常容易,成本也高,現在是爭權益的黃金時間。此外,年輕泛民支持者心有怨憤,「真普選」一役之後他們認同要打「陣地戰」,而職工盟是唯一和工聯會抗衡並代表勞工的團體,是自然的選擇。正如九巴車長葉蔚琳事件,雖說她是素人但也因為職工盟系統的國泰工會的抗爭成果而起,她原不是職工盟成員但最後亦「依靠陣地」。
  • 許楨:從未像今次 777 票一樣集中於商界
    o 180511 a1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