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中國懶理敘利亞化武殺平民,高唱「不干涉別國內政」

對敘利亞發動空襲, 美英法三國的理由是, 有必要維持「禁止使用化學武器」的國際禁令、 搗毀敘利亞總統阿薩德(Assad)的化學武器庫, 並且阻止其再次使用化學武器攻擊敘利亞平民。 

  1. 英國首相文翠珊表示, 空襲符合英國一貫捍衛全球法律法規和道德凖則, 以維護本國國家利益和國際社會的整體利益。 然而, 英國政府之後發表的正式法律辯護中強調, 空襲敘利亞是為了保護敘利亞人民免受進一步傷害。 從法理而言, 用武力手段強制執行國際法中關於化學武器的規定, 會使世界倒退回聯合國憲章出現之前的時代。 憲章允許各國使用武力自衛, 原則是為了保護受到政權絶滅威脅的人民, 而為了「維護國際安全」這個更廣義的目的而使用武力也是可以的。 然而, 所有這些均需要得到聯合國安理會的授權。
  2. 這樣安排是為了滿足各國在面對實際或將要受到的襲擊時, 在完全必要的情況下, 通過武力自衛來保障安全, 同時確保武力不能成為操縱國際政治的慣用工具。 因此, 自1945年以來, 國際法排除了報復性軍事打擊的合法性, 即後發制人, 向其他國家採取軍事報復行動。 聯合國的共識是, 報復雖屬於非法行為, 但可以受到寬恕, 因為這是為了迫使一個國家重新遵守其國際義務。
  3. 1981年, 以色列襲擊伊拉克境內奧斯拉克(Osirak)的核反應堆, 遭到聯合國安理會的譴責。 以色列認為, 譴責襲擊行為會促使伊拉克在今後製造大規模毀滅性武器。 1998年, 美國襲擊蘇丹的化學武器設施, 以此反擊在肯尼亞和坦桑尼亞發生的美國大使館爆炸事件, 也受到了安理會的譴責。 最近, 發動空襲的三個國家英美法擅作主張, 迫敘利亞遵守《關於禁止發展、 生產、 儲存和使用化學武器及銷毀此種武器的公約》(簡稱《化學武器公約》)規定的義務。 2013年, 東古塔(Eastern Ghouta)地區發生化學襲擊事件後, 英美兩國未能採取行動, 作為外交妥協, 敘利亞加入了該公約。 《公約》禁止生產、 持有和使用化學武器。 至少192個國家已經簽署。
  4. 敘利亞還受到安全理事會第2118號決議強加的額外責任, 加強了以上義務, 並規定銷毀其儲存的化學武器。 作為一次俄羅斯參與的國際行動中, 一年之後即2014年9月, 敘利亞基本履行了責任。 但從那時起, 敘利亞發生大概40宗據稱使用化學武器的事件。 禁止化學武器組織(Organization for the Prohibition of Chemical Weapons, OPCW)可以派調查團, 來確定是否真的化學武器被使用。
  5. 該組織和安理會一同設立了特別聯合機制, 負責判斷使用這些武器的責任歸屬。 然而, 該機制在去年起將矛頭指向阿薩德政府後, 俄羅斯否決了此更新機制。 這個在杜馬(Douma)、 有權判定使用化學武器的責任歸屬建立新機制, 再次由於俄羅斯在安理會上投了反對票而宣告失敗。 而俄羅斯自己提出的調查機制因遭到其他絕大部分國家的反對, 亦告失敗。
  6. 俄羅斯在安理會的否決權, 令空襲敘利亞的行動的三個國家無論如何辯解, 根本無法獲得安理會授權, 來對付該國使用化學武器的行為。 三國在襲擊敘利亞時, 宣稱履行了維護國際公共秩序的職能, 捍衛了禁止使用普遍意義上的化學武器的信譽, 尤其要強制敘利亞履行義務。 如此說法讓人想起2003年美國為首聯軍入侵伊拉克, 據稱那次是在安理會沒有明確授權的情況下, 強迫巴格達(Baghdad)行使安理會要求的解除武裝義務。 去年四月, 特朗普發射了59枚巡航導彈, 襲擊了沙伊拉特(Shayrat)的敘利亞空軍基地 。 據稱, 該設施曾用來對敘利亞城鎮漢謝洪(Khan Sheikhun)的一次化學襲擊 , 同樣是為了限制使用化學武器。
  7. 安理會對敘利亞的封鎖為這種觀點開闢了空間。 《化學武器公約》規定, 將諸如杜馬襲擊等嚴重事件轉交安理會, 以便執法。 但事實是, 因為大國間之權鬥, 安理會根本無法就建立責任機制達成一致看法, 更遑論採取更果斷行動遏制未來將使用的化武。 作為世界上最重要的國際規則執行機構, 安理會被三國取代執法, 自然受到一些國家抵制。 俄羅斯已有言在先, 襲擊行動公然違反禁止使用武力的規定。 聯合國秘書長也強調要尊重安理會的首要地位。 分析指, 一些聲稱為了共同利益而行動的國家僭越安理會職能, 反映了目前俄羅斯與西方之間「小冷戰」的現實。 編者認為, 只為共同安全而行動的共識被破壞, 必然會導致單方面行動, 從而導致進一步的分裂。
  8. 除了維持不使用化學武器義務的廣泛共識之外, 文翠珊還提到保護平民不受再一次化武攻擊, 避免人道主義災難。 這是個比較有說服力的展開軍事行動的國際法論點。 2013年, 當古塔(Ghouta)襲擊發生後預計會使用武力時 , 英國已明確援引了人道主義干預的理論, 即在「絕對需要」維護人道, 而又不可能通過任何手段保護即將遭到毀滅的人類群體之時, 各國可以採取各自的軍事行動。 90年代, 強制性人道主義行動的理論獲得了較廣泛的支持, 用於拯救伊拉克北部庫爾德人和南部阿拉伯人免受薩達姆滅絕。 後來又在包括利比里亞和塞拉利昂等形勢中未受爭議地使用。
  9. 然而其適用與否, 在1999年科索沃阿爾巴尼亞人的軍事行動後出現了分歧。 從那時開始, 聯合國接受了「為拯救受到直接威脅人群可以採取國際軍事干預」這一概念。 然而, 保護行動原則上(R2P)必須獲安理會授權。 儘管如此, 許多國家還是保留安理會授權之外採取行動的權力。 安理會的威信遭到損害。 一般認為, 俄羅斯、 中國國家一向反對人道主義干預, 可能遭到毀滅的無辜平民不應為紐約聯合國總部內的政治紛爭而付出代價。 如此情況下, 英國指出敘利亞政府多次使用化學武器, 再次發生化物襲擊的可能性很大。 鑒於之前企圖遏制這種做法失敗, 以及目前安理會的阻撓, 英國稱有理由認為, 除使用武力以外, 沒有其他辦法確保避免人道主義災難。 此外, 行動中所使用的武力是嚴格限制的, 並且特別針對降低未來發生化武攻擊和削弱化武襲擊的能力的相關目標。 這些均符合人道主義干預的法律要求。
  10. 2003年伊拉克戰爭爆發之前, 有過關於伊拉克所謂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著名「45分鐘說法」。 為可能被襲打造預防性自衛的論據, 英國聲稱伊拉克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可能會事先毫無預警抵達其塞浦路斯軍事基地。 由於沒有證據表明巴格達策劃過這樣的襲擊, 導致這一論點被放棄。 同樣在當前情況下, 敘利亞並沒有凖備對美國, 英國或法國發動進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