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檢基專訪劉兆佳:大灣區會爭取與香港看齊.不必憂自由受損

港人總是處於一國兩制下的左右為難。我們都知道香港不能只靠金融和地產,大灣區給港人廣闊的發展空間,但一國兩制下的法治和自由,會不會被灣區「溝淡」?當「逃犯條例」即將修訂,我們就不能不關心。馮檢基「地.基」專欄就此訪問中大亞太研究所前副所長,中策組前首席顧問劉兆佳教授。

教授強調大灣區是香港必須把握的機會。至於香港的核心價值,在他看來只要香港「反對派」拒絕與外國合作,就可以得到保障,何況大灣區規劃是珠三角城市走出去而不是香港走進去,它們只會爭取與香港看齊。談到逃犯條例一事,他大派定心丸,相信中央在鎂光燈下除非萬不得已、有確切刑事罪證,否則都不會要求香港移交,反而更能避免因言論而移交疑犯。

香港不是被規劃,反而掌握更多話語權

馮檢基首先提出不少港人感受到的一點:香港被規劃。劉兆佳教授則從大灣區的歷史講起。香港結合珠三角的經濟發展方案,可以追溯到他有份撰寫的 2003 年的董建華施政報告,但在香港這一邊可謂歷史雖長、動作不多,長期以來的粵港、深港發展都是珠三角城市研究得出的,對方雖然思考香港的角色,但香港無給予意見。可以說,當時大灣區未確立為國家戰略,香港無積極參與,主導權在內地。現在則是中央主動帶領並要求香港更積極參與,還賦予香港更重要的角色,林鄭亦加入大灣區領導小組。因此香港反而獲得更多發言權,而中央亦希望大灣區帶動香港產業轉盈和升級,解決深層次矛盾。

教授亦承認很多香港人不知道自己能怎樣受惠。他指出兩點:首先是隨著大灣區「9+2」規劃,內地城市爭取與香港看齊,大灣區在好多方面會和香港越來越接近,包括語言和制度上,港人將獲「國民待遇」,香港人到大灣區生活將不再是「離鄉背井」,不需要艱難的適應;其次,大灣區的人才也會來港,當整體經濟再次發展「造大個餅」,即使港人留在香港也能得益。

  • 香港與珠三角的合作在劉兆佳撰寫的 2003 年施政報告已述及,劉兆佳說,反而是那時的香港更缺話語權
    o 190424 a03

造大個餅,不一定要離開香港

也許我們都聽過一句「這些機會不屬於我」,馮檢基擔心的是香港精英被抽走,剩下「馮檢基這種只有一把口的留在香港」,同時內地精英來港與港人爭飯碗。劉教授解釋,內地人材要在香港獲僱用才可以留港,主要是透過優才計畫等,不會大量湧入,反而內地會覺得更不公平,因港人卻可以隨便進入內地就業。

至於整體經濟方面,他以全球化作比喻,承認總是流動性、教育程度較高的群體得到較大好處。在大灣區規劃下,香港年紀大、學歷較低者的確難以直接得到機遇,但他重申只要「造大個餅」,政府將獲更多收入,而這批人士就能透過本地經濟和社會福利而受惠,而往內地退休、養老亦是另一種方式。他指出,國際上很多都市亦因全球化而分為不同階層,但當政府整體的財政有增長,即使較下層的民眾生活亦能改善,為下一代提供機會。劉教授這套說法,與特區政府所秉持的「涓滴效應」差不多。

話雖如此,香港回歸以來「大市場、小政府」的路線令人難以放心,正如馮檢基所指政府坐擁萬億但依然只有小恩小惠。劉教授相信要港府徹底改變這種思維已經無可能,但香港社會的政治壓力、特首對政績的追求、加上中央政府亦了解市民尤其是青年的不滿、不希望貧富懸殊導致社會不穩定,相信港府的社會福利政策會持續改善。

  • 劉兆佳:只要一起「造大個餅」,未必需要親身到大灣區發展也可受惠
    o 190424 a02

內地城市與香港看齊

以港人的性格,無可能和錢過不去,但另一方面又擔心我們珍視的制度和自由被破壞,「中港融合」四字總是觸到港人的神經。馮檢基提到林鄭月娥指「要就一就(大灣區)佢地」,就使港人更恐防被「溝淡」。

劉兆佳教授先從香港的政治大局說起。基本法規定香港要最終最實立法會和特首普選,而且「某程度上中央認為香港社會有改革的需要」,只要在憲制框架內,是樂見香港實行民主的;但條件是香港不能成為顛覆中央的基地,而中央現在還未對反對勢力放心,這就是阻礙香港民主發展的主要因素。當港人一日想改變中國政治,香港的民主一日就有限度。他提醒,雖然外國希望干預香港 —— 尤其在中美貿易磨擦中 —— 但香港人可以選擇,港人應該意識到香港利益所在,拒絕和外國勢力合作,否則可能弄巧反拙,失去本來能爭取的東西。

在此前提下,中央並不視「民主、法治」為敵。大灣區本身就顯示中國在單邊主義橫行的國際環境下仍堅持改革開放,而珠三角本來已是全國開放程度最高的地區,現時進一步開放就突顯香港重要性,各城市的營商、監管、會計制度如果要和國際先進水平接近,就需要和香港看齊。說到底,大灣區戰略目標是「走出去」而不是香港「走進去」。不過他指出,中央仍需要統籌協調以及出台特別政策,在制度上容許相關城市與內地的其他城市有所區別。同時,香港唯有保持一國兩制下的法治優勢,才可成為規劃中的國際仲裁中心,在一帶一路中起到特別的、甚至樞紐的作用。因此,中央會確保香港的制度不變,而相關城市雖然在法治、政策上不可能完全和香港一致,但在營商、民生等方面和香港的差距不會太大,港人仍可以與對方合作。否則,全球包括歐盟內部都無可能合作。正如很多建制派一樣,他指港人要有「大局觀」,不能完全以自己利益為中心,互惠就需要互讓。

談到逃犯條例,劉教授笑稱今次修例會令香港「更安全」。他解釋原因:每個司法管轄區都有權決定交不交移犯,而現時明確修訂,只會使香港「用放大鏡、顯微鏡」來審視內地的移交要求會不會造成逼害,在此情形下,中央取非不得已,都不會提出這樣的要求而引起關注。因此,移交所涉及的只會是罪證確鑿的刑事罪如殺人放火或貪污,如果涉及「顛覆政權」,也將包括具體的刑事行為,而不是純粹因言論而被緝捕者。對國際政治素有研究的劉教授指,好多國家都希望本國的異見份子流亡海外,那樣他們就失去在本國的活動空間。故他相信,對於純粹言論上的異見份子,不必擔心內地當局會要求香港移交。

  • 民主派抗拒逃犯條例的修訂,但劉兆佳認為陽光下的修例反而使中央避免政治犯移交
    o 190424 a01

劉兆佳:香港確是福地,總有機會

劉兆佳教授總結說,大灣區戰略對香港非常重要,如果香港得到更多發戰機會,就能紓緩社會和政治矛盾,反之,香港如不能把握,未來的整體經濟只會更困難。香港要明白自己不能完全依靠西方,西方已開始自顧不暇,未香港的機遇將更多來自中國大陸和亞洲其他地區。這一點可以證明香港確是福地,每當遇到發展樽頸,新的機會亦出現在眼前。

馮檢基:中央要主動建立互信

對於自己在中大時的老師,馮檢基覺得劉兆佳教授提出了「很好的政綱」,但如果中港雙方缺乏互信,就執行不到。他對本報表示,按劉教授的說法,中央主要擔心外國勢力和港獨,但他認為港獨是偽命題,因絕大多數港人都不支持,至於外國勢力,香港作為開放的國際都市,外國勢力不可能不存在,難道因此香港就不能實現雙普選?他認為這就反映了中央政府對香港的不信任,結果兩次政改都未兌現普選承諾。

雙方缺乏互信的局面,中央政府作為統治者,應高調地表示尊重「按港人所理解的」兩制,以破解困局。就例如逃犯條例,雖然劉教授解釋中央的目的不在政治,但馮檢基認為這是一種「人治式」的解釋,事實是執政當局未來會如何演繹逃犯條例,無人能知道,而香港人更相信條文本身。當年他是基本法諮詢委員,基本法的初衷是讓香港和中國內地的法律制度隔分,所以才不制訂移交安排,如果今日修訂的法律是有違初衷,則更難建立互信,修例包含政治因素的可能,就會令活躍的政治人有所恐懼,港人有所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