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檢基專訪方國珊:成日話民生無小事.但就這堆黨反那堆黨

如果大家記得,將軍澳區議員方國珊為了抗議而縱身跳海。如果這位是社運青年就似乎不太稀奇,但這樣的「壯舉」在區議員當中絕無僅有。在馮檢基「地.基」專欄訪問中,方國珊顯出了她個人敢作敢為的一面,小哪吒的角色似乎延續到今日。

中小企無人可憐

駐在將軍澳已經十年的方國珊,本來是自由黨成員。沒有政策、政治學歷背景的她表示,當初憑一股熱誠而加入自由黨,希望在宏觀上為社會達致效率,但在服務社區的時候發現政團的理念不貼地,香港的商界有 98% 是中小微企,而自由黨未能十分照顧到他們,令她覺得不如意。從草根家庭臻至小康的方國珊對小企業主感同身受,「他們很艱苦,不像員工有假放,又不是年年有機會賺錢」,回報與風險並存,但現實是「中小企無人可憐」。雖然作為黨員在立法會有黨友,但政黨對一些議題言明「見好就收」,若脫離政黨就再無此種束縛了。她自言是「比較落地的人」,在實地幫助居民的過程中感到更開心。話雖如此,她仍感謝自由黨,特別提到自己在劉健儀、田北俊身上學到層次較高的東西,也對選舉有幫助。

看,方國珊都算矜貴,但都不錫身

在「地.基」區議員系列訪問之前的三集,許錦成、何華漢、丘文俊三位議員都很有「街佬」的味道。我們在方國珊身上感受到更多的則是另一種風格。

不知是否演藝界出身,她首先強調自己依靠 Charisma(魅力)來爭取信賴,稱有些政團想抄襲(copycat)她的模式,但她的個人性格「無得抄」。這種魅力並非銀幕上的形象,而是她的「火車頭」性格,做事快、急、不惜身。

方國珊在政治上聲名鵲起的事,是反對擴建將軍澳家居垃圾堆填區的抗爭。面對選區的中產階層,她直言是難以發動的,不似「保皇黨發動公公婆婆」,所以她要讓居民看到「方國珊都算矜貴,但都不錫身」,她的魅力就在於「肯站第一行,做俾人打俾人拉的第一個」,包括被葛珮帆控告,她還笑說自己「好像揩了野」一般。在她身上,似乎仍有過去她所扮演的小哪吒那種風風火火的色彩。

儘管她對於自己 2014 年在立法會旁聽席呼叫抗議而被判違法一事,認為可以做得聰明些,反正「對官員講十句,有七句不入耳」,但她表示絕不後悔,還抱怨立法會議員「身嬌肉貴」有《權力及特權法》保護,而其他人在議會表達意見就很容易跌入法網。

相比起之前訪問的三位議員,方國珊服務的是中產社區;前者強調與街坊鄰里建立感情,充滿噓寒問暖、柴米油鹽的關切,而方國珊更多地以行動來喚起社區的議題的關注。正如何華漢議員所說,如果是中產社區,居民的需要和關注是不一樣的。

  • 方國珊:我的個人性格「無得抄」
    o 190416 A1a

成日話民生無小事…

雖然方國珊不結黨,但一直與地區組織合作,她自己亦建立了非政團背景、智庫類的「專業動力」。基哥問她的地區力量未來會不會再度政黨化?她則以眼前的基哥為例說,既然基哥都不得不退出自己一手建立和壯大的民協,她亦沒理由再受政黨的拘束。她表示在一個黨內「很難窩心」,也就是說大家意見難以一致,而即使是一個屋苑也是「小王國」,會和隔鄰磨擦,何況是全港性政黨,所以她覺得只要做好社區事、最多為新界東爭取最大利益,已心願足矣。

區議會內的黨派之爭,令方國珊對政黨身份有保留。例如,她不具名指一位新民主同盟的年輕議員動議延長單車徑,但議案措詞不太好,建制派的工聯會於是建議修正,但方國珊心想哪用這麼複雜?決定投票支持議案通過;不久,工聯會動議研究在一所中學外修建有蓋通道,剛才提到的那位青年議員又聯同黨友全部棄權,稱其他持份者反對云云,方國珊卻認為大可以去徵詢意見而不是投票棄權,所以支持工聯會議案。

她批評這些政黨「大家都驚對方搶走自己的票,成日話民生無小事,但其實總是呢堆政黨反那堆政黨」。她對基哥所說的「區議員的對手是政府」很贊同,認為 831、中港矛盾等政治議題已成過去,各黨派在民生方面是時候「槍口對外」。

不過,方國珊已經第五次參選立法會了。為什麼如此不屈不撓?方國珊與我們之前訪問的議員們異口同聲指出,區議會無實權,只有依靠立法會來接觸高層次官員,才可以服務社區,否則若只在地區游走,簡直「浪費青春」。她相信自己這位勤力、主動發掘問題、「滿腦子是民生工作」的區議員如果進入立法會,地區工作會更有效率。

我們不妨這樣說:由於區議會的制肘,區議員始終是要接觸高層次官員才可以順利工作,方國珊也不例外,只是她拒絕依賴政黨,而選擇獨闖龍潭而已。

  • 「區議員的對手是政府」
    o 190416 A1b

總結:何謂一個出色、貼地的區議員

在區議員訪問系列的最後一集,基哥回顧許錦成、何華漢、丘文俊、方國珊四位議員,總結了「出色的地區工作」的要素。讀者不妨留意一下自己的區議員符合哪一項?

第一、他們沒有抱著既定的政治議程進駐地區,而是出於偶然,所以更能聆聽社區的需要。

第二、他們都和社區建立了親密關係。許錦成「和社區談戀愛」、何華漢「朝九晚十、博盡」,丘文俊「以地區為家」,方國珊也曾說自己「嫁給了社區」,所以他們對社區問題充份掌握。

第三、他們都拋開政黨理念,為民生而與各黨的區議員一致對外,逼政府作改善。可以說,他們只是把議席視為改善民生的工具。

相關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