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檢基專訪區議員丘文俊:新移民不特別有利建制.我都是新移民

香港人有時把區議員說成「街佬」,街佬們一身牛記行走社區,似乎並非一個很受年輕人歡迎的職業。馮檢基「地.基」專欄今日訪問的沙田乙明邨區議員丘文俊身為八十後青壯一代,卻覺得社區是「家的一部份」。在建制派的資源優勢下,他相信靠一份真誠的投入,不僅能抗衡,甚至能爭取建制派議員合作。

攻破劉江華老巢

細數起來,丘文俊 2005 年已開始做鄭家富的助理,但一開始主要是在議員辦事處「浸」,浸了三、四年才正式落區,時值 2009 年左右,乙明商場醞釀加租,他的職責是協助和商戶、居民溝通,「由那時開始喜歡了地區,同商戶、居民有溝通,有情感交流… 佢地買益力多會俾一罐你,耐唔耐請你食生果,不是喜歡生果,而是喜歡那種人情味」,說到這一點,丘文俊臉上禁不住欣然。在 2010 退出民主黨前,鄭家富說他應該揀定一個地區發展,他於是選擇了乙明邨這個「最難選」的建制派劉江華老巢,搬一張檯當作流動辦事處,為的就是一份情懷。

當時的對手是公民力量的林康華。丘文俊隻身進入建制派老巢,現在回憶起也坦言信心不足,但他不久就發現對手「好 Hea」,居民求變心切,有時寧願找他的流動辦,結果「是對手俾到我信心」。

在 2011 年剛剛當選的丘文俊是手足無措的,但是房協立即「送一份大禮物」。在開票後第三日,房協突然要求邨內安裝了分體式冷氣的住戶於一個月內把主機搬入屋,涉及千多戶。丘文俊還透露,原來相關決定早就擬好,但選舉時不公布,一直等到選舉結束,他直言沒有想過房協「咁顛」。為這件事,他奔走了大半年,得到屋宇署確認冷氣主機無必要搬入室內,純粹是房協自己認為危險,也多得尚在立法會的基哥在議會申訴部質詢房協。後來有乙明邨居民是工程師,丘文俊與之研究後決定協助住戶進行符合屋宇署「小型工程」規定的改裝,使冷氣達到房協要求,房協最終收貨。丘文俊形容這件事是房協「少有的不那麼冷血」的做法;而自己原本沒有信心,但原來房協都會「講大話」,所以從此不能輕易打退堂鼓,樣樣都要大膽地跟進。

  • 1982 年入伙的乙明邨平均年齡較高,曾是建制派劉江華的老巢
    o 190409 A1b

 

建制派,個個星期有野派

乙明邨是沙田區議會人口老化率最高的,如果老人家還要爬樓梯,豈不讓人惻隱。憑這一點,丘文俊游說到建制派支持進行乙明邨的升降機工程 —— 原本票數是不夠的,他第一屆任期時沙田區議會的民主派比例尚較低,資源被建制派控制,他笑言民主派十次建議有二三次中已經要過五關斬六將,來之不易,要靠真誠去打動對方。

今年底就是區議會換屆選舉,丘文俊相信建制派的資源優勢到時候「見真章」。在重點的水泉澳邨,工聯會就以「打立法會的資源」來打社區選戰,「個個星期有野派」。他說,自己有些義工原本在鉛水風波中因為他協助驗水而和他建立了良好感情,現在卻因為收到建制派的禮物、利益而離去,甚至在選舉層代表時成為對手。他直言「好討厭」但不得不承認現實如此,雖現在只屬少數,但他苦笑說相信年底選舉時類似事件會增加。

在資源不及對手的情況下,丘文俊說自己最多的資源就是時間,靠真誠打動街坊,他相信多數香港人能理智地、用獨立思維分析哪位候選人對自己較好。至於有說水泉澳新移民多,對建制派有利,他不認同這說法,因為他的義工大半都是新移民,而自己亦是十三、十四歲來港的。

  • 丘文俊:資源不及對手,但有時間和真誠
    o 190409 A1a

 

以地區為家

基哥上兩次訪問的區議員許錦成、何華漢都認為加入政黨較有助爭取。不過丘文俊反其道而行,他首先退出民主黨,成為新民主同盟的一員,但最終又退黨而做一名獨立議員。

究其原因,他直指政黨內人際關係太複雜。在「一人黨」內若果和領袖意見不合就等於叛黨,好像他在新民主同盟時,由於他幫舊上司、老前輩鄭家富助選而被指「反骨」:即使是「多人黨」也要埋堆、站邊,否則亦形同沒有入黨。所以身為一個黨員未必有利,反而要上繳收入和資源。另一方面,在區議會中即使是黨友也難以綑綁投票,固然在共同、跨區議題如滅鼠方面可以合作,但每條屋邨、屋苑性質不同,例如博康邨是出售公屋,就和乙明邨在政策上很難一致。因此現時採取的模式「沙田區政」更像一個泛民飯盒會的非政黨平台,可較靈活地結合民主派力量。

再者,丘文俊不認為資源就是一切。最近「關愛共享」的複雜申請表格被視為資源龐大的建制派區議員爭取支持的契機,近期工聯會就在乙明邨派出十幾個職員協助居民填表,而丘文俊自己只有一個職員、五六個義工,連麥當勞都請不起只能請吃菠蘿包,但他覺得一樣足以幫助到街坊。正如他所說,對手有資原,自己有時間和長期建立的感情。

  • 丘文俊:為當年的伯樂鄭家富助選,就被新民盟指「反骨」
    o 190409 A1c

丘文俊總結說,要守護一個地區,就要當作自己一塊土地去耕耘、播種,視為家的一部份;不要等人來求助,而是主動去留意、發掘。只要人和人建立了情感,他們就不會離棄。

說起對社區的投入,丘文俊曾幾乎錯過了自己第一個孩子的出生。他就水泉澳商場的優惠政策向房委會爭取時,已知太太在預產期入院,不過抱僥倖心理,不相信這麼巧合「拍戲咩」,加上那時的工作無得停下來,居民、商戶、官員都約好,有商戶還是全副身家投進去的,所以「膽粗粗」直到完事才趕往醫院。今日他自嘲是工作狂,冷待了家人,笑言幸好那時孩子未生出來,「否則今日就不會響度咁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