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劉備韓國瑜萬事俱備.只欠中共領導接見

高雄市長,「韓流」風眼韓國瑜即將於本月 22 至 26 日訪問香港和大陸城市。今日台灣當局正式通過總統、副總統和立委選舉案,訂於明年 1 月 11 日舉行。換言之,蔡英文本屆任期已進入倒數階段。為此,香港公開大學助理講師楊朗騏擬定期分析一些台灣政治的現象、概念;作為頭砲,本星期要為大家解構的是:韓國瑜訪陸。

劉備借高雄

楊朗騏認為,韓國瑜不屬於那種傳統上「溫和恭儉」的國民黨形象,他的「草根性」比較強;他從 2002 年就在公眾視野中消失,所以近年能以素人的形象崛起。在「消失」的這段期間,他一直擔任各種低級公職,默默無聞,多虧外家的關係,令他最終獲台北市市長柯文哲任命,當個北農總經理,才算稍為「鹹魚翻生」。他在北農任內改善了員工福利,更重要的是銷售農產品大獲成功,贏得農民支持。隨後民進黨上台執政,逼柯文哲把韓國瑜換下台,換上吳音寧這位「文青」,北農於是一團糟。強烈對比下,除了民進黨「最鐵粉」支持者,韓國瑜已成了人們對民進黨倒行逆施的不滿的投射。

然而畢竟是柯文哲治下,一般國民黨人若擔任相關公職免不了凍結黨籍,但韓國瑜一切免疫,某程度上,反映他在國民黨眼中是可有可無的。所以楊朗騏比喻韓國瑜為劉備。劉備不是沒有能力和功業,他一早就出任州郡的武職,但是隨後漂泊半生,先後在呂布、曹操、袁紹、劉表手下,始終沒有自己一片真正的地盤。這就跟韓國瑜不被重用、甚至投閒置散的經歷類似。如果劉備是一般人也許就安於現狀,效力一個主公,但劉備卻感歎「日月若馳,老將至矣,而功業不建」,之後把握機會「借荊州」再成為一方之主,終成為歷史上的梟雄。相信韓國瑜也有此心,除非機會不來,否則小小的高雄一定不能滿足他的胃口。

何以見得?韓國瑜今年已六十三歲,若下屆才選總統就已六十七歲,可能性很低,要選的話只有今次。他對傳媒從沒一口咬定自己不選,只稱「無將心思放在參選」。很容易理解的潛台詞是他不主動參選,但「被動」的話則有可能。他自知若當選市長三個月就宣布參選總統,會被批評為投機,使民望大挫,「被參選」是他唯一機會。他的態度表明他不打算放棄今次唯一機會,不會關自己後門。

其實早在他當日去高雄表示代表國民黨參選時,他就旋即又回台北拿表格要參選台北市長,他後來表明這樣做就是為了引起黨的注意,否則黨中央「一碗滷肉飯都不給我」。這種出奇不意的計謀也是一種梟雄本色。然則,韓國瑜將在哪種情況下被國民黨徵召、三顧草廬?

楊朗騏認為,唯有國民黨參選人的民調大幅落後,影響到立委選情,造成黨內壓力,然後跟從上屆「換柱」之例而行。當然,洪秀柱是因為國民黨跌到谷底、眾「太陽」避戰才臨危受命,而現時則是大佬們紛紛出戰,所以韓國瑜亦應自知機會真的不大,尤其是朱立倫聲勢較好,不會大幅落後於其他候選人。另一可能,就是像當年馬卓安取代戴卓爾夫人一樣。1992 年,戴卓爾夫人雖然勝出保守黨黨魁首輪投票但得票不過半,第二輪選舉中她的對手把選票交給突然殺入戰團的馬卓安。放諸台灣,就是一旦朱立倫在初選不具壓倒性,其對手就捧出韓國瑜來「卡朱」。楊朗騏分析指,現時最深藍(甚至被指親北京)的《中國時報》最為吹捧韓國瑜做總統,可見深藍就「換柱」事件對朱立倫失望,寧選擇韓國瑜。

韓國瑜其實更像台灣民建聯

談到台灣的深藍,我們應如何定義?在過去,國民黨雖然反台獨,但和共產黨亦不共戴天,現在卻似乎越來越親近共產黨,在台獨、去中國化背景下日漸「同仇敵慨」。楊朗騏解釋,現時深藍的本質是具有深厚的中華情結,用香港的說法是「大中華膠」,只要中國強大就高興,因此對北京日益親近。他近日訪問了國立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張亞中,感覺張亞中就是這種深藍:目前不接受一國兩制北京管治,但自豪於中華文化,動不動談孫中山。當然,這多少亦反映深藍承認了大陸同時代表了「中國」的概念。

反倒韓國瑜、盧秀燕卻是那種把「不講政治、講發展、與對岸友善、賺更多錢」掛在口邊的淺藍。楊朗騏形容為「台灣民建聯」。不過由於憎恨藍綠對立的台灣民眾呈增加趨勢,所以歡迎「台灣民建聯」的選民亦俱增。

另一方面,楊朗騏直言是民進黨導致藍營和大陸走得更近。本來國民黨靠豐厚黨產來「財大氣粗」地拉攏支持,民進黨上台清算黨產,使國民黨走投無路,只好更親大陸。

一旦面聖,對韓國瑜是好是壞?

所以韓國瑜當選不久就訪問大陸。談起這一點,我們回到香港。馬英九做台北市長時亦曾訪港,當時是港府負責接待;今次卻是中聯辦負責。楊朗騏質疑的是,中聯辦全名是中央駐香港聯絡辦公室,本職是聯絡香港政府和各界,由它直接負責前線的接待事務是否合適?由這一點引申,似乎中央在港的角色越見積極,正如近日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就直接回應美國駐港領事,若他日由外交部接待訪港外國使節也不出奇,因為特首現在無 Say。

如此安排,當然會有台灣人認為是矮化,但韓國瑜作為務實淺藍,只會稱尊重大陸的安排。台北民進黨政府亦一定留意韓國瑜的錯誤「搞下你」,不過楊朗騏相信民進黨不會太過份,否則其支持者將只限於 40% 綠營選民,對明年大選不利。何況台灣民眾未必清楚理解中聯辦的角色問題,就算循例指責韓國瑜「賣台」都不會主動提到中聯辦。

大陸已表明會「高規格」接待韓國瑜。當年柯文哲去上海訪問,獲得的是「對等」接待。如果韓國瑜的規格高於柯文哲,楊朗騏認為,雖然習近平正好出訪,但可能由副國級、甚至國級領導接見,如人大委員長、總理或副總理、其他政治局常委等。楊朗騏舉例說,由於台灣國際空間受壓,整個台灣在外交上一點都不挑食,曾有外國議員訪台,而蔡英文作為「一國之君」卻一一破格親自接見。韓國瑜自然更樂於接受安排會見任何大陸領導人,絕不限於市長、市委書記。

楊朗騏進一步指,大陸若出於統戰這樣做,就等於讓韓國瑜「升呢」,和接待馬英九總統等量齊觀。顯然大陸樂見韓國瑜在台灣政壇更進一步。問題是,韓國瑜面對這種大場面時可能無法抗拒大陸開出的條件,哪怕反而對他在台灣的民望不利。韓國瑜回台後,深藍自然支持並擁戴這位備受對岸領導人賞識的新星,但淺藍則很難說,遑論中間、淺綠選民。

韓國瑜現象值得我們進一步關注。如今,台灣在兩岸對弈的主導權幾乎全失;本報編者和楊朗騏均相信,大陸有意將韓國瑜短期內捧上總統之位,視之為對台灣最好的統戰。若這是事實,韓國瑜在形勢比人強的情況下作「不失體統」的招架,正正考驗他的政治能力。宣布參選總統的民進黨賴清德稱他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政治奇才」。賴先生之說是否過譽,我們且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