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界東北發展:劉國勳指居民越拖越受發展商施壓

許楨繼續新界東北專題, 訪問了新界北區非原居民及農民後, 邀請了北區區議員民建聯的劉國勳和民主黨的劉其烽, 從制度上探討。 劉國勳認為, 問題出在發展局負責收地, 運房局負責房屋, 而兩者互不協調, 達不到林鄭月娥所言「拆牆鬆綁」; 劉其烽則批評上屆政府抱持「地是我的, 我安置補償只是 Bonus」的態度是問題的原因, 希望本屆政府能調整。

區議會一致反對的背後
劉國勳提到董建華時代新界東北「無煙城」的概念, 譬如 2003 年動工的落馬洲支線早已預留古洞站, 但目前的發展方案則出於曾蔭權時代的「十大基建」, 而劉國勳作為較資深的北區區議員, 自信地表示從 2008 年起他已經跟進, 由政府諮詢到北區本區的民間論壇, 他是參與最多的議員, 「沒有之一」。 他在粉嶺新市鎮長大, 體會到如果鄉郊不發展起來, 他亦沒機會上樓。 現時香港幾十萬人輪候公屋, 很多人住劏房, 實有需要發展新界東北。 從全港角度, 這樣好過市區「插針式」建屋, 否則在市區原有規劃上增加人口, 會加重社區和交通負擔, 產生其他問題。 然而他主張須先解決新界東北居民安置問題, 不能製造另一批沒屋住的人。


過去, 居民往往堅持「不遷不拆」, 但劉國勳認為這原本就不是本區人士的主張。 經游說, 居民開始支持「大局」, 明白香港的發展需要。 劉國勳更坦言, 當區是私人土地為主, 發展商收地不會停止, 而居民面對發展商, 議價能力有限, 當發展商入稟法院打官司, 居民往往只能無奈遷出, 所以倒不如早日和政府理性協商, 達成補償方案, 否則越拖越不利。 這亦是他對居民出提的理據之一。


因此, 村民現在唯要求政府做好安置, 而政府卻拿不出方案, 劉國勳不得不表決暫緩政府的發展計劃。 粉嶺百和路房協項目擬提供的可租可買單位, 由於 2022 年才入伙, 政府擬提供最多 50 萬元的臨時租金津貼, 讓居民暫覓居所, 但劉國勳覺得「大屋搬細屋, 唔見一籮穀」, 還不如暫緩發展方案, 待百和路項目入伙, 才一次過安置。 其實他覺得這安排不錯, 只是趕不及收地開展, 因為社會早年在「不遷不拆」的議題上牽扯過多。 他現在堅持三個主軸: 一是免資產入息審查上公屋, 二是一次過收地, 三是提高原擬 60 萬元的特惠補償, 這已是菜園村事件時的安排, 今天已不足夠。 他又直言, 作為議員的作用就是整合出居民的共同訴求, 否則意見分散的話, 政府很易「耍居民」。


北區區議會罕見的一致表決, 發生於 2017 年 4 月, 但民主黨的劉其烽表示, 其實他早在 2016 年初已經提出反對政府方案的動議, 不過被區議會否決; 唯後來居民的聲音令建制派感受到壓力, 故建制派無法「為撐而撐」。 編者發現劉國勳在 2017 年 2 月仍支持政府在粉嶺百和路的安置方案, 認為能夠滿足新界東北發展的清拆安置需要。 他是後來才改變意向的。 這樣看來, 劉其烽更早就對民情充份掌握, 或者更早地對政府失望。 有趣的是, 劉國勳在 2017 年 4 月的區議會上反對政府方案時, 也不復提及臨時租金津貼, 而此前支持政府方案時, 則未提百和路項目租住單位也有資產入息審查, 唯房協上限較一般房委會公屋高一截。


劉其烽: 是居民壓力令建制派不得「為撐而撐」
o 180121 a1a


是態度問題, 還是協調問題?
劉其烽覺得, 政府拖延安置工作(這亦是之前兩篇訪問中居民的觀感), 是由於上一屆政府的根本態度是: 地是我的, 安置補償只是 Bonus, 更不可俾你插隊, 用公帑補貼你們住屋。 劉其烽批評這態度十分錯誤, 居民在此居住了一輩子、 兩三代人, 只求「俾返間屋我住」而已, 不是要求福利。


現時政府讓居民上公屋的方案的條件是資產入息審查, 劉其烽對許楨解釋這如何的不切實際: 很多居民已退休或即將退休, 即使有百餘萬儲蓄, 也是「棺材本」而已; 百和路擬供安置的單位可租可買, 若選擇買入單位, 擬提供最多 50 萬的租金津貼將作為首期, 這些年紀的居民已無時間供樓, 而以現時居屋價格, 唯有整筆「棺材本」花光; 至於 60 特惠萬的效果也差不多。 他表示, 居民大屋搬細屋, 已經委屈, 只希望原區安置, 老人家這樣就能互相支援, 否則孤苦生活, 甚至會短壽, 而居民已一再讓步, 原區安置已不是絕對的訴求了。 他希望本屆政府調整一下思路。


劉國勳則從制度設計的角度來看。 他同意發展局「有做野」, 可是發展局負責收地, 運房局負責建屋和分配, 雙方配合不到。 他曾提議賦權予發展局自己建屋安置, 以達林鄭月娥「加強統籌, 拆牆鬆綁」的施政目標。 我們在上篇亦報導了, 發展局讓農民找漁護署查詢復耕計劃, 而漁護署隸屬的食衛局局長高永文總是回覆「研究中」。 政策局的協調顯然需要更高層的政治努力, 建制派會否促請特首處理?


談及政府的協調, 劉國勳亦提出備受詬病的東鐵負荷問題, 正如許楨形容的, 東鐵「五日出事三次」。 劉國勳指出, 新界東北無論如何擴建道路網、 北環線, 按照現設計仍要經過吐露港和原東鐵線, 問題未解決; 新界西都擬建十一號幹線, 新界東也應該建設全新的幹線和鐵路新線。 然而, 最有效的方法還是創造更多本區就業機會, 政府文件往往提出「理想的數字」, 但政府自己應該帶頭, 例如把入境處大樓搬到北區。


劉國勳: 何不授權發展局做安置工作?
o 180121 a1b


民意若再不遷不拆…
正如劉國勳所指, 「不遷不拆」的爭議令發展計畫原地踏步十年, 導致安置計劃和收地計畫不配合。 許楨憂慮, 如果政府不做好安置, 會否令民意再次逆轉, 重新舉起「不遷不拆」的旗幟? 劉其烽認為居民的訴求已很務實, 如果政府不接受, 除了無視區議會, 不俾面所有黨派, 也會遭受全港市民的反對, 因此他對政府抱正面的期望。


然而, 同樣值得我們憂慮的不只是政府硬來, 而是政府再次擱下計畫。 那麼社會問題就會繼續拖下去。 議員除了消極的反對政府現方案、 反對政府直接向立法會財委會要求撥款, 是否可以積極的促請政府向立法會爭取較佳安置方案的撥款, 或者督促政府在收地(而不是整個發展計畫)暫緩期間加快安置項目的建設? 從今次的黨派合作之中, 我們看到香港政治的理性一面, 議員應該把握機會, 讓它成為真正利民的政策範例而不是一次表態而已。


劉國勳接受許楨訪問
o 180121 a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