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國珊再參選:無人可壟斷「本土優先」四字,包括范國威

今午, 方國珊宣布參加新界東立法會補選。 她作為區議員在區內服務已經十多個年頭, 也屢次參加立法會選舉, 都僅以些許票數落敗。 我們今日也許覺得她對選舉已經比較淡然了, 但她引述街坊的話說「點解今次無你既? 」, 為了地區工作, 還是決定出陣。 到底這位既主張本土優先、 又批評泛民無意義地拖延議會工作的參選人, 對補選機制和香港政治有什麼觀察?

 

非泛民, 非建制, 唯方國珊?
她分析這次補選, 覺得「要入局的都入左, 要選的都選左」, 所以預料不會出現上次楊岳橋、 梁天琦、 周浩鼎爭衡的大戰格局, 所謂「風雨飄搖, 更見承擔」的意識建構不起來, 因為反正不是關鍵一席。 之所以說議席不關鍵, 是因為自從2016年新一屆立法會以來, 原先不少確保「關鐽少數」議員監察的權力, 因他們的非理性「拉布」而失去。 建制派在六名議員被取消資格的情況下, 成功修改《議事規則》, 關鍵少數的門檻提高了, 因此就算民主派全取四席, 已沒有太多作為了。 更何況, 現時一些「不是咁激進」的泛民支持者都已開始反思, 重視論政質素, 不希望議會繼續只是拖延。 她以美國聯邦政府因為政黨之爭而停止運作、 出唔到糧、 特朗普綑綁法案強逼國會支持其移民法案為例, 反問香港是否要走到這個地步。


在此環境下, 泛民既已舉行初選, 她認為泛民就應該堅持制度原則, 重塑政治素質, 即使馮檢基明知不被泛民支持, 甚至不被重視, 也倒不如「寧為玉碎」作為「Plan B」而不是主動退出。 現在這樣, 泛民就等於自打嘴巴, 制度無存。 然而棄選背後是否有其他考慮甚至交易? 讀者可參考本報昨日的評論《泛民「運籌唯基」, 馮檢基淪為政治交易的籌碼? 》。


說起特朗普綑綁法案, 方國珊表示自己其實理解他維護美國本土利益的做法, 更明言「本土優先」同樣是她的主張。 在她的政綱中, 「本土優先」包括永續基本法和高度自治、 堵截假難民、 振興本地文化和產業等政策。 她以內地新移民為例, 香港人所爭取的「已很卑微、 只是『七年』優先」, 即爭取規定新移民居港七年、 正式獲永久居民身份才享有同等福利, 她直指應該要求移民擁有一定的資產, 避免成為負擔, 否則公屋永不足夠, 而特首應該有勇氣對他們嚴行反貪工作, 以免貪腐行為「同化」香港。 她話有所指地說「本土優先」不是誰可以壟斷的一句話, 說起來很簡單, 關鍵是如何推展。 記者覺得她是唯一一位無法以建制/泛民光譜來歸類的參選人, 方國珊第一反應是說「多謝」。


一些「不是咁激進」的泛民支持者都已開始反思, 重視論政質素, 不希望議會繼續只是拖延
o 180123 a1b


一而再的動員, 市民已對補選麻木?
也許正由於她這種色彩, 導致過往問鼎立法會都失利。 記者問她是否已經比較淡然釋懷, 她說多年以來已有所經歷, 理解了政治, 明白當中的局限。 不過, 她仍重視本職的地區工作, 而地區工作須在政策局的層面去爭取, 否則「要以十倍力量去對抗, 去表達, 浪費青春」, 所以總希望爭取立法會議席。 她還透露在區議會「勤政會得罪人」, 例如她的發言就在會議紀錄中不被記名; 後來她提議要求好像立法會一般逐字紀綠, 卻被范國威反對, 她說范國威想「走精面」以免人們比較議員的論政表現。 再加上有街坊對她說「點解今次無你既? 」, 她遂最終決定參選, 始終覺得新界東不能沒有她的份。


然而, 對補選一事她卻不以為然。 首先補選耗資數以億計, 勞民傷財不環保。 其次, 補選等於癱瘓區議會運作, 她自己在沙田看見支持鄧家彪的區議員派米, 以此為例說區議員畢竟是選舉樁腳, 補選等於又一次影響區議會本職工作, 她透露補選將近時區議員都不專心區內事務了。 故她批評香港選舉制度落後, 這些樁腳區議員或社區幹事的工作顯然和選舉有關, 但只展示政團和自己的名字, 沒包括參選人, 在走法律罅, 而法律沒有進一步規限, 其實只要看看哪位區議員參加造勢大會, 就知道誰應該避嫌, 但現時僅立法會每逢選舉由內部會議宣布現任議員不得利用議會來宣傳, 區議會則視若無睹。 反過來說, 如果在敏感的選舉期間, 區議員避嫌以確保公平, 那麼與候選人同一政團的區議員就得暫停對民間的支援工作, 也要停用區議會設施, 同樣癱瘓了區議會。


因此, 她決定盡量做妥手上的地區工作才報名參選, 還直言自己堅持原則是戇居, 在如此的補選機制下, 對手可以投入幾百萬元而實際上超過選舉經費上限, 而她為了「從俗」寫暉春, 都被人投訴到選舉事務處。 她笑說難道在暉春上寫明是選舉宣傳品「咁大吉利事」。


她又引述一些市民說, 已對每逢選舉「笑騎騎站街宣傳」的議員感煩厭, 也對多次選舉、 多次政治動員麻木。 她笑說, 范國威這次初選只得八千票, 連他當初所得的三萬五也達不到; 反而九西人口比新東少一半有多, 但姚松炎在初選的得票竟比范國威多, 說明選民厭倦前者的同時, 補選的認受性亦被削弱。


所以方國珊提出, 倒不如仿傚一些國家, 在選舉過後一段不長時間內(如一至兩年)採用遞補機制。 她相信自己上兩次選舉都排第十(新界東有九席), 跟第九名只差一千多兩千票, 而上次補選楊岳橋、 梁天琦之後就輪到她, 證明她有一定的認受性。 簡單而言, 若採用遞補機制, 就無需進行補選, 原先由梁頌恆當選的新界東議席將由方國珊補上。

fong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