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楨專訪范國威:立法會已被剝牙,唯有用區議會包圍中央

繼九龍西泛民「Plan A」姚松炎後, 許楨再訪問新界東的「Plan A」范國威, 討論泛民初選和整體民主派的未來。 范國威對九龍西初選機制近日遭受的破壞感到惋惜, 他相信初選能夠成為民主派未來的選舉協調常規制度, 所以他力求做好自己的「Plan A」角色, 包括吸納其他初選對手的政綱。 對於未來, 他預料立法會已經「被剝牙」, 民主派要擴大區議會的力量, 「地方包圍中央」。

 

不是支持我范國威, 是支持整個泛民
范國威透露, 泛民把初選當作補選工程的一部份, 其經費會按法例計入補選經費中。 他表示這次和 2007 年陳方安生對勞永樂、 2012 年何俊仁對馮檢基不同在於, 市民參與度很大, 可謂史無前例, 因此他對今次幾經曲折建立起來的初選制度寄望甚殷, 相信對泛民未來的補選以至 2020 年立法會選舉都具前瞻性意義。 無論今次最終勝負如何, 范國威都覺得初選制度是珍貴的創制, 值得傳承下去。 此外, 九龍西和新界東的初選市民參與熱烈, 說明民氣尚存, 是市民對中央政府打壓、 DQ、 釋法、 抗爭者入獄的不滿, 所以他預料三月的正式補選是「民意大對決」, 市民參與程度會凌駕一般的選舉。 在這個意義上, 他對九龍西由於馮檢基退出「Plan B」以及其他傳言而使初選制度被破壞甚至可能被瓦解感到可惜, 這對整個泛民的民情、 選情、 團結起來面對威權的形勢都有損害。


眾所周知的是民主黨不甚滿意范國威, 前民主黨主席李永達更在媒體上爆料指責。 許楨提到范國威這次的組織票不高, 雖然新民主同盟在新界東的南部(將軍澳)佔優, 但北區仍以民主黨為強, 他將如何和泛民大黨配合?


范國威表示, 目前建制派空前團結, 民主派亦必須如此。 他尊重支持工黨、 香港眾志的泛民朋友, 但在初選結果出來後, 他希望泛民能夠全力支持勝選者, 不是支持他范國威或新民主同盟, 而是支持泛民整體, 他個人只是載體。


他透露已經拜會工黨執委, 也將約見公民黨和民主黨。 他已獲授權在宣傳時標示「民主黨支持」, 近日民主黨總幹事對他說「你都可以說民主黨支持你了, 還想跟我們見面談什麼? 」, 他回答「見下李永達都好, 看看對我還有什麼不滿」。 他表示希望可以和泛民各黨聯合政綱, 正如他和工黨談內地新移民, 在「收回審批權」之外到底有什麼不能談? 他指工黨不接受內地單程證每日一百五十個的修改, 那非中國人移民呢? 是否倡議移民計分制? 家庭團聚是另外考慮抑或算作一項分數? 抑或今次為了團結, 把這議題「輕輕放下」?


他也會接觸姚松炎、 張秀賢, 因為初選勝出者吸納初選對手的政綱, 回應其支持者的訴求, 是外國成熟選舉的正規做法。 他近日邀請張秀賢做直播討論區內交通問題, 張秀賢的支持者就在網上留言讚其大將之風, 願意和勝選者合作。 他亦和張秀賢討論一旦當選如何支持在囚抗爭者, 如何利用議會資源支援地區工作。 他相信姚松炎亦要面對青年新政的支持者, 展開類似的工作。


范國威: 民氣尚存, 是市民對中央政府打壓、 DQ、 釋法、 抗爭者入獄的不滿
o 180126 a1a


每次選舉都有新意思
新特首上任後, 選民的焦點也許從意識形態轉向了經濟民生方面。 許楨就此問主打中港矛盾和本土主義的范國威如何回應。 范國威表示, 今次是單議席單票簡單多數制, 在「選舉技巧上」必須回應「淺藍淺黃」的意向, 跨光譜地爭取最多的支持, 從社民連支持者到本土派、 到中產階層, 正如方國珊一般。 故他一直堅持四方面的工作, 除了堅定的民主派立場、 務實本土主義, 還要建立札實的地區工作, 和建制派「打巷戰」, 正如他和張秀賢直播討論交通問題, 他亦以自己的議會經驗為資本。 現在他自信還有第五點優勢, 就是初選之後的民主派全力支持。


他除了最基本的早晚街站, 也很注重新宣傳方法, 表示自己「每次選舉都要試新野」, 特別在網絡上。 他今次可能邀請快必慢必 Jam 歌改歌詞, 至於改圖則已是例行工作, 並且錄製了隊歌。 初選時他已建議和郭永健鬥 Push up, 覺得這樣選戰才好玩。 他還有繪畫的特長, 農曆年將近, 他會畫年畫「以畫會友」。 不過除了利用網絡來宣傳, 他也利用了大數據分析。 許楨評論說, 新一代新媒體的興起, 令宣傳效果和成本不直接掛勾, 因此技術革命也帶來了社會革命, 舊的選舉工程和制度面臨挑戰。


地區包圍中央, 二零一九打響
在總體政治方面, 他主張透過社區工作來維權, 因為立法會議事規則修改後, 如同「剝了牙」, 在議會已無法抗爭, 唯有「地區包圍中央」。 他提到雷動計劃和風雲計劃, 表示泛民正是這樣訓練一波一波新人出來對抗建制派。 他以沙田區議會為例, 指上次選舉泛民只差一兩席就佔多數, 可以在 2019 年區選再爭取; 又如西貢區, 在 2019 年可能有兩位建制派議員退休, 泛民已派社區主任工作, 希望成功贏取席位。 因此他亦很重視民主動力今次所建立的初選制度, 若其制度被質疑, 2019 年的選舉協調恐遭失敗。


從議事規則之役說起, 許楨直言現時的政治形勢越來越收緊, 黃之鋒等年青人應該調整策略, 留得青山在, 自我保護不是懦弱。 他引用民運人士胡平的話說應該「見好就收, 見壞就上」, 見好就收正是為了壞的時候可以「上」, 切莫逞英雄主義, 特別是一旦二十三條立法之後尚留下空間, 到時卻個個入獄, 就沒有抗爭之士。 范國威同意這說法, 回顧長毛梁國雄進入議會, 正是社運抗爭的里程碑, 所以不宜放棄議會路線。 對於二十三條, 他相信北京故意捉鄭若驊的痛腳, 以逼使律政司通過二十三條等法案, 他形容就像電影《以和為貴》中的古天樂, 「典型的社團作風」。


許楨: 年青人應該調整策略, 留得青山在, 自我保護不是懦弱

o 180126 a1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