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媒體:一帶一路也需要一套國際標準

英國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在脫歐背景下, 率領龐大商務代表團訪問中國, 兩國簽署 90 億英鎊的貿易協議。 然而, 英國《金融時報》和《衛報》報道, 文翠珊拒絶書面支持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 不會簽署一份中國重視並積極游說的諒解備忘錄。

 

西方憂慮機會不均
英國媒體形容, 「一帶一路」對英國企業來說, 是一個大金礦, 誘惑當前, 為什麼英國會有所顧慮? 是否簽署諒解備忘錄, 可被視為這個國家有多支持「一帶一路」。 《金融時報》報道, 中國在聖誕節前便游說英國要簽署諒解備忘錄, 以展示其參與「一帶一路」合作的決心。


中國商務部則表示, 兩國簽署的 90 億英鎊貿易協議, 涉及一帶一路建設、 金融、 農業等, 但沒有提到兩國有否簽署與「一帶一路」相關的諒解備忘錄。 英國政府發言人向多份英國報章證實沒有簽署相關文件。 文翠珊表示「歡迎一帶一路所帶來的機遇」, 但要留意「透明度」, 會努力與中國合作, 務求「符合國際標凖」。 美國、 德國、 澳洲等沒有簽署文件的國家也曾提出類似觀點。


中方經常強調, 「一帶一路」倡議是開放包容的合作平台, 但據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上月發表的報告指出, 近九成「一帶一路」承建商是中國企業, 來自外國企業的佔一成。 報告指, 由於中國支持的一帶一路項目起始階段透明度偏低, 加上中國企業得到國家支持, 外國企業一般難以加入競爭, 亦導致了貿易不平等的情況。


去年年中舉行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德國、 法國、 英國等代表拒絶簽署會議中與貿易相關的文件, 德國官員對「一帶一路」透明度表達關注, 要求確保投標要求沒有差別待遇。 而美國代表、 白宮國安會亞洲事務資深主任 Matthew Pottinger 則認為, 中國要建立更透明的競投機制, 並確保更多國家及私企參與。


國情迥異, 關係複雜
加入「一帶一路」倡議不代表能夠順利合作, 例如斯里蘭卡發現自己身陷債務問題, 要賣掉港口, 並表示拒絶中國投資煉油廠。 另一例子是, 興建連接布達佩斯及塞爾維亞的鐵路項目。 不過歐盟正在調查匈牙利有沒有違反規定, 沒有經過競標程序, 把合約給予中國承建商, 這項工程能否順利完成仍是未知之數, 亦反映了把「一帶一路」項目帶進歐盟, 需要面對歐盟法規的挑戰。


中國針對中東歐的戰略部署除了「一帶一路」外, 還有 2012 年展開的「16+1 合作」框架, 中東歐國家在經貿上逐步向中國靠攏, 令德國等西歐國家擔心北京對歐盟影響力加深。 德國外長西格馬加布里爾去年 9 月曾呼籲北京要尊重「一個歐洲」原則。 法國總統馬克龍早前訪華, 雖然口說支持「一帶一路」倡議, 不過同時點出, 這條路不應該是一條「新的霸權之路, 讓所經過的國家都成為附庸」。 一帶一路觸及既有的國際秩序, 難免引起各方的猜測。


國家層面的參與不可或缺
值得一提的是, 回顧 2015 年, 當年英國不理會美國反對, 率先申請加入由中國牽頭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 成為創始會員, 觸發連鎖效應, 德、 法等多國亦相繼提出申請, 每個國家都想從中分一杯羹。 西方分析指, 亞投行與「一帶一路」難以相提並論, 其中一點是一帶一路項目的具體性。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形容, 「一帶一路」是一個品牌, 而不是一項有嚴格規定的計劃, 任何大型項目都可以被解讀成「一帶一路」相關的項目。 顯然地, 一個固定而公開的框架(例如透過亞投行來規範國家投資行為)將削弱這種靈活性。 中國面對的中亞各國, 或者傾向黑箱談判和操作多於遵循國際標準。


長遠來說, 中國仍需要西方國家牽頭, 與中國透過亞投行確立審批一帶一路項目的標準。 文翠珊的前任卡梅倫正是有這種膽色, 牽頭眾西方國家加入亞投行, 只是文翠珊沒有在此基礎上再進一步而已。 本報憂慮在於, 即使撇除西方國家投資的猜疑, 一帶一路若欠缺公開透明的準則以利各國政府和民間充份參與和監察, 私企只會一心逐利, 或導致經濟社會問題暗中積壓和最終爆發。 如果項目延期、 超支、 破壞環境、 傾向僱用中國勞工而非當地人等, 這些都會令「一帶一路」及涉事國家名聲受損。


《金融時報》的評論文章指, 文翠珊的決定正確, 認為一帶一路構想具野心, 但仍然非常模糊, 而且中國多次忽略環境和人權問題, 認為其他國家應該對中國牽頭的計劃保持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