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楨專訪鄭泳舜:留學被欺侮,深感中國人要站起來

社會對九龍西補選的焦點是近日的泛民初選爭議和 DQ 風波, 許楨「清風不識字」專欄今次訪問該區的民建聯參選人鄭泳舜, 重新聚焦於社區問題和政綱。 鄭泳舜在訪問中表達了對該區的基層困難的深切感受, 並多次呼籲政府在即將發表的財政預算案中增撥資源, 尤其在坐擁倍數飛漲的財政盈餘的條件下。

 

本無留意政治, 但深感中國人要站起來
鄭泳舜可謂民建聯的新星, 但他的資歷並不淺。 從十年前算起, 他目前已達第三屆區議員任期, 何況此前他已在深水埗做義工。 他回顧, 自己本來在外國讀書, 回港後對政治不太注意, 只對義工服務有興趣, 最初在深水埗參與兒童合唱團; 他因此認識了當時在九龍西的民建聯曾鈺成, 後者問他有無興趣加入政團, 更多地服務社會。 這就是鄭泳舜加入政黨的契機, 他直言曾鈺成個人的鼓勵是很大的動力。


在二零零七年, 鄭泳舜第一次參加區議會選舉並勝出。 儘管近年九龍西多了新樓盤, 但他表示老齡化、 低收入家庭、 少數族裔仍是主要問題, 例如基層不少都是劏房戶。 他認為自己和區議會同事的工作是有成效的, 不少基層、 少數族裔和新移民視自己為深水埗的過客, 困難的時候住進來, 日後生活有所改善, 有條件搬走, 而新的基層人士又搬進來。 他為前者感到高興, 也很感恩能夠體驗如何服務基層, 不過他相信自己能在立法會的層面、 在政策和資源上做更多的工作, 這是他參加補選的原因之一, 而他也曾加入李慧琼、 蔣麗芸的立法會競選團隊。 鄭泳舜強調, 民建聯的人才新舊換代較快, 所提供的資源和培訓的確比其他政黨豐富, 但自己並非一步登天, 而是帶著十幾年的社區服務經驗來參選。


為什麼選擇民建聯? 對許楨這條問題, 鄭泳舜沒有縷述政治理論, 而是引自己的經歷為例。 儘管他本來對香港政治不太留意, 但在外國讀書多年, 自己和身邊的朋友都更感受到中國人的身份, 也更愛國家。 他憶述, 自己的身份在學校被小瞧, 所讀的男校更流行種族歧視, 一群香港人被欺侮, 被「擲蘋果、 笑你眼細」。 所以他希望中國人站起來, 而畢業之後也希望回到家園作貢獻。 因此他認同民建聯愛國愛港、 堅持一國兩制、 維護國家和香港的繁榮穩定的理念。


曾鈺成是鄭泳舜加入民建聯的一個主要原因
o 180204 a1a

 

珍惜優勢, 共享成果
香港近年陷入了政治紛爭, 人們似乎對自己的城市失去了信心, 然而許楨並不認為香港已喪失優勢。 鄭泳舜表示同意, 他笑稱凡事要「兩邊睇」, 以樂觀的一面來看。 近日香港有馬拉松比賽, 鄭泳舜就表示, 香港的馬拉松常被市民和本地參賽者批評, 只是他自己常到外地參賽, 發現其實香港馬拉松的效率和設計已經是相當領先的, 然而本地好少人欣賞(Appreciate)。 他以此為例說明自己往往把自己的優勢忽略了。 故他認為如要改善香港問題, 就應把握優勢。 現時財政盈餘比前「多了十倍」, 就說明香港人賺錢能力強, 是令人鼓舞的。


他主張「成果共享」, 運用資源紓解社會問題、 基層需要、 年輕家庭的學業和教育問題等, 例如提高子女免稅額、 醫療券、 降低生果金領取年齡等。 過去有輿論指斥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是「守財奴」, 而林鄭月娥與之競選時提出過扶助基層的政綱, 但被指未曾兌現。 鄭泳舜表示, 「公平地說」林鄭月娥有所作為, 例如五十億元教育資源的增撥, 他所接觸的老師就表示壓力有所減輕, 林鄭月娥又於去年的施政報告增撥了五十億元協助舊樓維修, 還有近日向醫管局緊急撥款五億以減輕護士壓力。 鄭泳舜期望政府即將發表的財政預算案加大力度, 扶助有需要的人士的方方面面。 他特別提到五十億元的舊樓維修撥款, 認為對九龍西有利, 可以多做。 他重申, 香港這麼先進的城市不應該莫視基層的難題。


總括自己的政綱, 鄭泳舜提出「三大方面」, 一是成果共享, 二是堅守一國兩制反港獨, 三是維護法治, 這是香港最堅實的基礎。 具體政策倡議則分為「四個主軸」: 一是房屋, 例如劏房戶上樓、 年青家庭置業等; 二是教育; 三是扶老攜幼; 四是九龍西的未來發展。 他留意到西九文化區、 沙中線、 高鐵等項目會帶來很多國內外遊客, 如何發揚本土、 本區文化、 培養藝術工作者、 推廣布藝、 時裝、 蛇羹等, 都是九龍西文化和經濟新方向, 對就業亦有好處。 他舉例說, 遊客去文化區看完粵曲, 能否到深水埗買旗袍, 吃豬潤麵? 這才是整套的文化體驗。


鄭泳舜: 香港是先進城市, 不應如此
o 180204 a1b

 


教育沒以前公平
談到教育, 許楨提出一個值得深思的現象: 香港縱向跟八、 九十年代比, 硬件大如今日, 橫向和北上廣比, 也顯然有各種資源優勢, 但今日香港家長的不滿卻更常見。


鄭泳舜直言, 以前讀書比較公平, 因為學校「間間差不多」, 現在則多了私校、 直資學校等, 差距越來越大, 一些小朋友已經贏在起跑線。 他自己作為深水埗一些「街坊會」學校的校董, 深明一些學校「操場都無, 要借外邊球場」的處境。 他承認不能「唔俾名校勁」, 但呼籲政府要確保起碼的資源分配。


此外, 課程設計和目標應該多元化, 讓學生發揮不同的長處, 而非集中於幾個科目。 鄭泳舜作為父親, 已親身感受到小朋友和家長的壓力都很大。 他透露, 過去半日制小學改為全日制時, 本意是下午「輕輕鬆鬆, 做做功課, 參與課外活動」的, 但今天已面目全非。 他覺得學生這樣回到家裡可能已六點, 還要做功課, 恰恰又是家長下班回家的時間, 於是帶來家庭壓力和矛盾。 他希望學校嘗試另一種模式, 不必塞滿學生的時間表, 這樣不利擴闊思維, 正如他留學時觀察到, 中學階段中國學生的數學較強, 但到大學則西方學生往往用另一套思維方式反超中國學生。

o 180204 a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