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智思:香港優勢恰也是追不上對手的原因

近年又一帶一路, 又大灣區, 香港忙著追趕對手, 鞏固自己的優勢。 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卻覺得, 香港固有優勢正是我們趕不上對手的原因, 而香港政治人才的缺乏使這個死結無法解開。

香港三大問
他總結香港面對的三個問題。 一是全球化、 經濟一體化, 導致貧富懸殊擴大, 這是全世界各大城市共同面對的問題, 也反映了市場機制的扭曲。 二是香港和中國內地在經濟、 民生、 政治方面的快速融合, 他指回歸以前無人想過融合速度會如此之快, 本來設想是「五十年不變」在五十年的尺度上逐漸融合的, 由於始料未及, 經濟和民生的融合快過政治法制, 高鐵爭議就是很好的例子。 第三則是香港政治人才的缺乏, 迄今沒有完善培訓機制。

 

 

說自由市場的問題, 陳智思就先從自己的公職經歷談起。 回歸之初一九九八年, 他出任立法會保險界議員, 也就是陳健波今日的位置, 但他卻是政治初哥, 完全不懂政治, 只是「100%」相信自由經濟。 當時立法會即將審議強積金法案, 幾間本地銀行就找他進行遊說, 表示千萬不要推行, 否則對本地銀行不公平。 享受市場自由經濟的銀行業界反而主張效法新加坡模式, 由政府營運退休基金。 原來本地較小規模的銀行擔心一旦由市場營運, 唯有屈指可數的大銀行通吃, 那些大銀行自己亦有大規模的退休金制度, 具管理經驗, 而小銀行不具大基金營運能力。 屆時就贏者全拿, 搶盡生意, 得到龐大的社會資金池。


陳智思覺得強積金方案是港英政府的經濟哲學, 要翻天覆地改由政府營運也不可能, 而政府既然遵行這一套, 自己營運的話也無人力物力, 故他建議那些本地銀行組織起來與大行抗衡。 結果危機令平日的競爭對手坐埋一齊, 三個星期內十間本地銀行達成共識。 這就是今日的銀聯信託。 陳智思表示, 這件事令他反思自由市場機制是否「100%」運作有效。


至於香港與內地融合的問題除了源於速度始料未及, 法制追不上, 也源於市場的扭曲導致矛盾。 他以自己公司所在的環球大廈為例, 辦公室早在一九八二年買入, 到今天十幾廿年, 公司一直想多買一層但始終嫌太貴, 但該大廈單一樓層最新價格紀錄高達六億元, 他直言任何一種生意都不可以支持這個買入價, 但內地人來買就買, 也不是為了做生意。 這背後就是市場的放任自流和扭曲。 放諸社會各方面, 都造成了內地人和香港人的矛盾。


因此, 儘管陳智思重申自己是「大市場」支持者, 也對港英時代的經濟哲學有所保留, 亦認為政府在適當時候可以加強主導角色。


香港不可能樣樣具優勢
然而他對香港政府不抱信心, 因為香港政治文化、 甚至香港整體文化怕揹鑊, 十分注重避險, 而又強調問責, 即「重視風險管理多於成效」。 因此當人們抱怨香港創科發展「不夠內地快」時, 就應知道內地一貫先行先試, 願意試錯並從錯誤中修正; 如果在香港, 政府若擬訂新一套做法, 第一件事不是看「有幾叻」而是研究什麼地方可能出事。


有人提議香港搞主權基金, 像新加坡淡馬錫模式, 但以香港政治文化, 「基本一蝕就會被擺上臺」, 所以也無從推行, 更遑論政策優惠和補貼以扶助企業, 搶佔市場和人才。 他笑稱香港政府更傾向外判, 而結果出了問題也是政府揹鑊, 以此暗示領展等例子。


不過陳智思提出, 香港這種政策思維和文化在其他方面有優勢, 他笑稱香港的食品安全就讓人很有信心。 也就是說, 香港的優勢亦是劣勢, 無法樣樣兼顧。 陳智思沒有引用、 但我們很易聯想到的例子就是阿里巴巴「同股不同權」來港上市被拒的事例, 香港確實錯失了金蛋, 也反映制度不「靈活」, 但也證明制度性的保障、 程序正義十分受重視, 而這恰恰又是各方、 包括唱頌中國模式的建制派都強調的香港法治和法律服務優勢。


固有優勢都有盡時
令陳智思憂慮的是, 香港這方面的優勢也未必穩固。 以他所知, 參與一帶一路的中國民企確實以香港為「走出去」的首選, 但他認為這並非因為民企明確分析後選擇香港, 而只是因為一種文化習慣; 一旦真的「走出去」卻可能發現香港的經驗作用有限, 例如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做生意所需要的戰爭保險, 香港就幾乎零經驗。 香港自豪的法制優勢也只限普通法, 語言多樣性也不夠。 相反, 英國作為舊日帝國, 數百年累積下來的經驗和人才涵蓋了各種法系、 保險、 政治體制、 文化和語言。


本報過去亦提議, 香港應該把握自己和英國的聯系, 從英國學習和引入這些經驗, 作為香港自身在一帶一路計畫中的發展根基。 我們近日也指出英國可以利用其傳統優勢, 為亞投行背書, 分一帶一路的一杯羹。


陳智思總結說, 香港如繼續目前的經濟哲學, 恐怕未來發展受限, 他更直言日後很多行業會式微; 但政府又難以改變思維, 或者即使願意嘗試, 也將由於經驗的缺乏而事倍功半。 他沒有提出答案, 但呼籲社會認真思考。 他欣賞中國模式正是市場經濟和國家調控的良好結合, 為市場機制設下「Safety zone」(安全區), 有利穩定民生, 而香港政府的手法最多只是加、 減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