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楨專訪陳家珮:青年不可自困、自我中心

建制派近年不少新人進入大眾的視線, 今次參與立法會補選的新民黨現任南區區議員陳家珮就是其中一員。 她接受許楨「清風不識字」專欄訪問時回顧了自己樂於幫助街坊的故事, 但她原來對整體社會政策都有一定見解, 特別是從家長的角度反思社會如何幫助青少年成長。 她直言不論家長還是孩子都有壓力, 從虐兒案都社會抗爭, 都與此有關。 她呼籲社會要理性的「有偈傾」, 否則無從雙贏, 而問題只會積壓下去。

 

仰慕葉劉, 熱愛助人
陳家珮在美國、 澳洲各生活了七年, 海外經驗可謂相當豐富, 但始終「唔知點解」覺得外地不及香港好, 自小有機會去旅行, 但一回到香港機場感覺就很特別, 更有家的感覺。 她列舉了香港一些特色, 方便、 多元化、 世界美食都找到… 但她表示始終有一種說不出的熟悉感。 然而, 近年這種熟悉感在消失, 令她感到香港有點陌生。


當年回到香港後, 陳家珮想做點社區工作, 經朋友介紹加入匯賢智庫, 參加了一系列通識班, 聽名家講述社會議題, 她最喜歡聽葉劉淑儀「講香港的故事」。 她對許楨直言自己「仰慕葉太」。 後來新民黨創辦, 她亦自己加入為創黨黨員。


原本陳家珮沒有想過做議員, 只是在葉劉的選舉工程當中做義工, 和街坊有了接觸, 方發現自己享受這種交流, 幫忙別人; 朋友笑她諸事八卦別人的家事, 但她表示並非如此, 她憶述曾有一位伯伯在商場意外身故, 留下婆婆一人, 其他家人都在外地, 而她跟婆婆平時有打招呼, 故婆婆特地找她幫忙, 她一路幫助和陪伴, 在其最需要的時候留在身邊。 這件事令她感受很深, 因此立志投身社區。


派錢不如投資民生事業
前年立法會選舉中, 陳家珮在葉劉的競選名單內, 大肚參選更成為一時的焦點。 站在家長的角度, 許楨跟她談起近日的虐兒事件。 陳家珮表示心痛、 很難接受, 她身邊的朋友不少想生小孩都不成功, 如此珍貴的小生命必須愛護珍惜。 從社會層面, 她感受到香港很多父母的工作壓力、 不理想的居住環境; 儘管這不是打小朋友的借口, 但這些現象必須予以正視, 政府應該增加資源, 她說「政府又不是無錢, 錢不一定能解決問題, 但無錢萬萬不能」。 她指政府用錢之道不外投資和民生, 對社會的投資已在基建工程中反映, 那麼民生福利也不可落後。 她舉例說, 不同機構都反映香港需要兒童心理專家, 但本地十分缺少, 這是社會壓力下十分需要的專業人才。


她更重視政府的「用錢思維」, 須以長遠的政策眼光來解決問題, 投資在長遠來說符合市民利益的事業, 而非一次性派錢, 她明言反對這樣的措施。 以醫療為例, 在立法會層面的《醫生註冊條例》修訂就是因應香港缺乏醫療專業人才, 故希望把「有限度註冊」的醫生在港工作年限從一年加到三年, 加強吸引力, 改善人手問題。
可是陳家珮失望的是, 最年社會眼光很窄, 每一個問題都政治化, 在政治紛爭中無了期的糾纏, 而未提出實際可行的方法; 就算是違法抗爭也得不到結果。 她呼籲假使社會仍各執一詞, 拒絕理性, 香港不可能雙贏, 內耗會阻礙社會的任何進步。


內耗不可能進步
o 180211 a1a


社會有困局, 但青年不可自困
另一方面, 青年捲入了政治, 甚至波及中學生。 陳家珮承認客觀因素的影響, 例如向上流的機會、 住屋的問題, 她所接觸的一些二十多歲的年輕人, 就因房屋問題遲遲不能結婚或生孩子; 中學生雖未必直接感受到, 但也會受前者影響。 至於香港產業鏈狹窄的困局, 致使除了醫生、 律師、 金融界之外, 都「搵不到食」, 白白浪費了青年在其他方面的才華, 這是學生直接所感受的。 她主張政府主動牽頭發展多元產業。


然而, 陳家珮也批評時下部份青少年的心態。 以近的的浸大抗議事件為例, 她認為人在十八廿二時, 也許總較為自我中心, 但沒理由要求學校的評分標準「問過我先」, 她希望學生能尊師重道。 以自己為例, 她說二零零三剛畢業適逢沙士疫情找不到工作, 寄二三十張求職信毫無回音, 但也不會怨天怨地, 故自己去美國找機會。 她說香港很細, 出路總較少, 年輕人可以嘗試去香港以外的天地。


整一個「大晒鬼」出來唱歌跳舞
說起青年和成長, 許楨關心到環保事業, 指出環保和產業已經不是一種矛盾。 陳家珮很認同, 她笑指香港堆填區爆滿, 垃圾有得住人都無得住, 反觀日韓台灣的垃圾分類和循環再造已成熟, 至於內地, 習近平都要求發展綠色城市, 故香港可謂落後, 她在地區工作七年, 垃圾回收分類不見什麼進步, 政府實有責任帶頭。 她主張香港減少依賴外地來處理垃圾, 譬如較早前內地政策一改變, 香港廢紙回收就驟停; 香港內部應加強循環再造, 減少堆填。


她介紹, 其實香港的民間組職的工作不少, 例如熱心人士租艇出海打撈垃圾, 然而獨力難支。 她自己在區內嘗試廚餘收集, 但如何收集、 收完如何處理, 每個步驟都充滿難題, 而政府不見配套, 最終只有放棄。 她批評政府只管意識上的宣傳, 設計一個「大晒鬼」出來唱歌跳舞, 但實際政策上不思進取。


政府「大晒鬼」宣傳
o 180211 a1b


陳家珮重申希望香港「有偈傾」, 其選舉口號是「捍衛法治, 回歸理性」, 不同立場和訴求的人士合法的表達意見; 若繼續遠離理性, 社會始終不會談出共識, 沒有雙贏的可能, 因此社會問題終不能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