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企業在美上市成風,香港根本沒有本事吃這碗飯?

美國股市近期大挫, 道指在2月6日出現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最大的單日跌幅, 大跌1100點。 靠穩兩天後, 道指再跌超過1000點, 其中在美「中國概念股」也錄得跌幅, 中國A股受壓下挫。 似乎中國相關股票, 無論在中國還是美國上市, 都避不過這場震蕩。 近年愈來愈多內地企業赴美上市, 它們在這場震蕩中的表現備受關注。 翻查數據後發現, 以較長時間觀察, 在美上市的中國概念股表現與整體美股表現相比, 有更明顯的升幅, 但相對波動性更大。

去年, 有25間中資公司在美國上市, 當中許多是教育、 金融科技(消費信貸)類公司, 比過去兩年多。 中資金融科技類新股成為美股去年表現最差的IPO之一, 有評論認為這些公司只求「一夜暴富」, 並沒有業績支持, 難以在美股生存, 或會危及其他中國企業進駐美股, 加上近日的道指表現, 內地企業赴美之路註定充滿挑戰。 中國企業進軍美股的主因是美國活躍和流通的股票市場, 集資金額大、 上市速度快、 成本低。 同時美國市場制度相對成熟, 有助打響企業在國際市場的知名度。 中國企業進駐美股, 或需以「造殼」的方式上市, 即在境外註冊中資控股公司, 以「殼公司」名義申請上市, 再由「殼公司」控制境內企業。


相對地, 企業計劃在內地或香港上市, 則需要達到較高的上市標凖, 取得當局認證, 有時需要花幾年時間排隊, 美國資本市場對擬上市的公司設較寬鬆的盈利門檻, 對一些擴充中、 急需融資的企業來說, 美股是較好選擇。 網易、 百度等互聯網公司選擇在美國上市時, 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根本達不到中國A股的上市要求。 數年前, 香港交易所亦高調拒絕不符「同股同權」要求的阿里巴巴, 阿里巴巴繼而轉赴美國。


雖然如此, 美國股市在監管上較內地嚴謹, 所牽涉的法律風險和監管成本亦相對較高。 一些分析相信, 中國企業赴美上市融資是看好其穩定性, 數據顯示, 選擇在中國掛牌的創業股, 其大起大落就更為明顯。 美國市場採用的是「適者生存」的制度, 由股民(主要是基金)入不入股決定公司的前途。 從業績表現看, 並不是所有赴美上市的中國企業都被市場看好。


去年進駐美股的中概股有25家, 比前兩年總和20間還要多。 25家當中, 教育服務與消費信貸公司佔多數, 2017年中概股在美集資金額約40億美元, 接近美國全年IPO的一成。 《華爾街日報》12月時留意到, 多間金融科技類中國企業在上市後數周內大跌, 這些消費信貸公司亦因為中國政府加強監管現金貸而深受打擊, 其表現與去年美股趨勢不一樣, 帶出企業質量及集資風險的問題。


例如, 依賴阿里巴巴的「趣店」暴瀉, 上市開盤報34.35美元, 起初經歷強勢升幅後大幅回落, 如今只徘徊在12-13美元左右, 成為美國去年表現最差股票之一。 趣店的業務在國內引發爭議, 公司以「普惠金融」的原則向互聯網使用者借貸, 主攻大學生市場, 被形容是向低收入人士借貸, 而且商業模式依賴螞蟻金服的支付寶平台。 針對這些在美國上市後表現不佳的金融科技公司, 中國青島大學經濟學院、 原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發展室主任易憲容去年曾撰文點出, 這些上市公司「處於發展階段, 其業務嬴得模式也不成熟, 根本不適宜上市」, 而這些「穿上金融科技外衣」的公司, 只是「名稱取得很好聽」, 但其實「參差不齊」, 「沒有走上創新的模式」, 甚至借助制度缺陷去借助美股以求「一夜暴富」。


易憲容形容美股就如美國大學般, 進入容易畢業難, 稱沒有業績支撐, 不給投資者帶來相應回報, 想通過瞞天過海的方式把其公司股票價格炒作上去根本就不可能。 雖然去年一些赴美中資IPO未如理想, 但安永會計師事務所分析指, 如果在業績上有表現, 相信投資者會有肯定的動作。 從整體層面看, 2017年中概股30指數較2016年底大漲64%, 阿里巴巴和百度等均創歷史新高, 安永審計服務合伙人湯哲輝形容, 這反映中國企業赴美上市迎來「較好的窗口期」, 預料這份赴美熱潮會在2018年延續。


不過, 道指急挫, 連累了中概股下跌, 暫時未知這一變化會否影響未來赴美上市的中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