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楨專訪謝偉銓:今日堅持被人批評的決定,日後評價或不一樣

原屬建測規園界的姚松炎被 DQ, 補選轉戰九龍西, 而謝偉銓則捲土重來, 將與司馬文一較高下。 許楨「清風不識字」專欄訪問謝偉銓, 從其專業角度談論香港發展「聰明城市」的障礙: 既包括政府被動、 不願牽頭和投資, 也包括無休止的政治爭議。

一套地圖索價八十萬, 為哪般?
上屆政府提出「聰明城市」的概念, 許楨指出社會有褒有貶。 謝偉銓直言任何事物都總有不足, 若被認為「十全十美」反而不好, 事物應該隨時間而不停檢討。 他感可惜的是社會停滯不前, 往往討論計畫優劣而忽略「Bad decision is better than no decision」, 社會應該一邊做一邊調整。


謝偉銓分析, 在大數據時代「聰明城市」要講數據的整體利用, 而不單單是智能電燈、 智能咪表, 這些設備外地都已實用化了。 可是政府對研發投入少, 甚至有所忽略(Ignore), 政府鮮見牽頭投資, 唯發出一些指引和推廣, 他坦言沒甚作用。


他很同意許楨的說法: 發展大數據「聰明城市」的前提是社會訊息開放。 然而他指, 僅以建測規園界而言, 地政署、 城規會、 規劃署、 機電署的數據都不能有效互聯互通, 圖紙甚至互不吻合, 一個部門的規劃按另一部門的圖紙「規劃出了馬路」; 部份原因是幾十年前留下的精度問題, 但亦涉及部門權責不清, 駝鳥政策迴避問題, 結果導致大項目的拖延。 他主張建立「土地資料庫」, 有幾多空置學校吉、 棕地、 農地一清二楚。


另一例子是香港精細地圖, 政府現時須收取行政成本, 結果一套地圖索價八十幾萬元。 謝偉銓質疑, 八十幾萬對政府整個稅收無足輕重, 但卻令中小企業卻步。 若果政府開放地圖, 企業可以利用地圖做基礎加上各種資訊造成 Apps。 他直言是政府思維和眼光局限導致「聰明城市」無法進展。


政府思維有局限
o 180216 a1b


堅持正確決定, 未來的評價會不一樣
許楨引述數據指香港房屋問題嚴重, 其中三成住戶在二十五歲以下, 包括兒童和青少年。 謝偉銓也深感基層生活艱難, 坦承香港社會雖然人均富裕程度不差, 但貧富十分懸殊, 且看眼前的私樓, 連專業人士都難以負擔。


謝偉銓認為, 問題最終是土地和房屋供應不足。 因應短期的燃眉之急, 他建議盡量利用現有建築的空間, 例如活化工廈可以進一步推廣「Studio loft」模式, 租予自僱者, 讓單位既是工作又是洗浴睡覺的地方, 而不用改劃用途; 其餘辦法如空置校舍也可以考慮。


就政府「貨櫃屋」的建議, 他笑稱政府概念不對。 他解釋, 計畫本身是利用組合屋的優點來降低建屋成本和耗時, 盡快提供臨時居所, 但「貨櫃」二字卻予人錯誤印象。 他指組合屋不像以前臨屋區的鐵皮屋, 以他在大灣區的考察所見, 其衛生、 防火、 防風、 隔音等方面都符合國際標準, 還支持用水循環、 太陽能、 風能等設施, 而且最多可建二十層樓, 附設電梯, 甚至一些酒店都是這樣建成的。 透過此方法, 既能盡快提供單位, 又可以免卻選址附近的噪音和污染問題。 他指政府已派人到江門市考察, 但仍未闡明組合屋原理, 實在不「聰明」(smart)。


目前社會就覓地、 造地問題產生很多爭議。 謝偉銓寄語, 每做一件事在當時一定招來很多反對, 但若果堅持對的決定, 日後的評價會不一樣。 正如赤臘角機場亦引起多方反對, 甚至當初港鐵興建時都產生收地爭議和巨大阻力。 他問一句, 發展的得益者是誰? 只要大家都受惠, 被拆遷者有安置, 其實大家都應該為香港將來各讓一步, 當然政府亦須有所承擔。


組合屋並非臨屋區鐵皮屋或貨櫃屋
o 180216 a1a


政府若旁觀, 港商粥都無得食
對香港的發展問題, 謝偉銓認為與政治的爭持有關, 他指雙方與其提出互不接受的方案, 相嗌唔好口, 不如先擱置爭議, 處理能處理的事, 例如水深火熱的房屋問題。


談到與內地的關係, 謝偉銓表示香港確實面對內地人的競爭, 故香港人要改變心態, 放下「優越感的包袱」, 直面壓力, 同時發現機遇所在。 他坦言香港人在心理上未必接受到, 但唯有這樣才可面對競爭。 他回顧過去, 說港人面對挑戰和失敗, 從不自怨自艾, 而且很快恢復。 可惜現在缺乏了這種「香港精神」。


謝偉銓亦批評政府對內地欠缺積極性。 他笑稱特朗普訪問中國「帶著三百個商務代表」, 形容美國重視政府帶動經貿。 因此他呼籲政府加強角色, 例如大灣區規劃, 他坦言地方政府總有保護主義, 故港府應該爭取, 比如哪些工程由香港人來做, 否則, 儘管政府反覆宣傳機遇, 但港商都將把握不到。 他提到, 香港測量師負責監控的工程, 在尼泊爾地震中屹立不倒, 這就是「香港製造」的一面招牌。 若港府不擔起角色, 跨國公司只會盤滿缽滿, 而香港「粥都無得食」。


許楨訪問謝偉銓
o 180216 a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