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律師:華為勝訴微乎其微.因法院要給國會空間「做野」

中國通訊設備製造商華為對美國聯邦政府提訴訟,對國會禁止聯邦機構使用該公司產品的禁令發起挑戰。

有美國法律專家表示,華為可能輸掉這場官司,因為美國法院不傾向事後質疑國會採取的、與國家安全有關的行動,包括去年八月在國防開支法案中列入的上述禁令。華為堅持控告可能是希望在公關方面為得分,即使明知打贏官司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美國警告稱,如果將華為作為供應商,5G設備可能被中國政府用於間諜活動。有電訊專家認為,5G設備比過去的技術更容易遭到攻擊。儘管對華為的審查加強,但並沒有間諜活動的證據被公開提出。不過仍有幾個西方國家已限制華為進入本國市場。

華為控告美國政府的主要理據是,對其產品的禁令源自《公民權利剝奪法案》:一項譴責特定個人或一群人,並在未經審判的情況下懲罰他們的立法行為。該法案被美國憲法明確禁止。

涉及公民權利剝奪法案的一個知名案例是,1946年美國最高法院一致裁定,國會剝奪三名據稱支持「顛覆活動」的政府僱員工資的做法違憲。最近的案例是,一位聯邦法官裁定,北卡羅來納州限制向女性健康組織「計劃生育 Planned Parenthood」撥款的議案違憲,因它「專門用於懲罰該組織」。華為指控,它未被給予應有的程序正義,而且國會代行司法系統的職責,違反了憲法「三權分立」的精神。

多名美國法律專家認為華為勝訴機會微,因為裁決可能需要法院宣布,國會法案中所包含的禁令於法無據。換句話說,國會和行政單位在國家安全方面的決定,美國法院無意在事後提出質疑。一般認為國會與行政單位更適合做這類決定。

他們以俄羅斯網絡安全公司卡巴斯基(Kaspersky Lab)的案件為例,指該公司出品之防毒軟件於2017年被美國立法禁止政府機關使用後,聲稱財產和公民權利遭到剝奪。卡巴斯基告上法庭,去年11月遭聯邦上訴法庭駁回。審理該案的法庭表示,有「充分證據」支持卡巴斯基一案中的國家安全疑慮,法庭有必要給予國會研擬保障國家安全措施的「餘地」。

審理華為案件的德州法庭不會受到這項裁定的束縛,但基於這兩個案件的相似程度,法庭勢必會慎重考慮卡巴斯基判決的推論。華為可能認為,這場官司無論結果如何,從輿情得分來看就值得一試。而過去兩個月,華為已發動了一場大規模公關攻勢。如果華為一案能夠通過駁回原告的起訴,便可要求美國政府提供證據,包括文件以及可能存在的官員證詞。這些文件或可證明華為的立場,說明美國政府對該公司採取的做法更多出於政治動機,而非真正考慮國家安全。

上述法律專家始終認為,華為能夠駁回聯邦政府決定的機會微乎其微,稱「中國政府的集權、與企業的密切關係,中國黑客行為的大量確鑿證據,都證明美國的法律有其合理依據。」他們又指,一宗案例涉及中國公民持有的一家風能公司,也許可以作為先例,為華為帶來些些微希望。

2012年,奧巴馬政府以生態安全為由阻止Ralls Corp在俄勒岡州一個軍事基地附近建設風電場,該公司隨後提出訴訟。一家聯邦法院判決認為,政府沒有給Ralls機會,對政府決定所依據的非保密證據進行申辯,是剝奪了該公司的正當程序權利。這宗案件在2015年以秘密和解的方式得到解決,之後Ralls出售了風電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