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民傑專訪張秀賢:幸 2015 未袋住先.否則就是普選的終結

佔中九子之一,前中大學生會會長張秀賢繼續接受何民傑專訪。上次談到比例代表制長遠導致泛民碎片化的問題,今次則聚焦政改。張秀賢堅持公民提名,不接受 831 框架,反對「袋住先」,不過他同時希望在 831 框架以外增加選舉的民主成份;相反,假如香港在 2015 年接受了「袋住先」,他形容為香港普選的終結。

林鄭衰過一次怎會重啟?

對於政改,張秀賢認為已經進入死胡同。這一點可以從幾個方向來解釋。民間方面,他質疑今日的市民對普選是否仍很 Eager(急於)地爭取?按他的觀察,市民已經不像 2014 佔領運動時那般「盡地一鋪」。現時外圍經濟不明朗,中港矛盾、新移民問題仍棘手,住屋等民生議題蓋過了政治,政治在民調中的優次已經比 2013-2015 時降低,人們更多地考慮應不應該妥協。

政黨方面,張秀賢不太相信泛民的政治動員力量可回復 2014 年的相約水平,因為泛民已碎片化,連內部都無法說服彼此。談及外圍因素,中美角力相信已影響北京對香港的政治判斷;但他不排除外圍因素亦有可能逼使北京不得不啟動香港政改,而屆時泛民能否動員已經無關宏旨了。

總體而言,短期內張秀賢看不到實現「真普選」的機會,何況林鄭推銷政改「衰過一次」,任內怎會再啟動?張秀賢又表示,即使市民願意妥協而重啟政改,現時都無討論方向。何民傑笑稱政內局局長聶德權的想法也差不多,他引述聶德權說「政府不可隨便掀起政制討論」。何民傑亦覺得討論要有方向,而 831 框架的憲法文件未消失,可以討論空間有限。

 

 

改四大界別功能組別,不須經 831 和五部曲

就這一點,張秀賢為民主路指出了下一步:目前特首選舉和立法會選舉仍可提高民主成份,並且能純粹透過本地立法來實現,無關 831 框架,不必經過「五部曲」,例如「四大界別」的組成方式、立法會功能組別的構成。香港社會不妨朝這方向爭取。

何民傑就憂慮,政改不動則已,一經啟動的話市民未必輕易「收貨」、僅在「四大界別」等問題上止步,結果會產生新的政治風波,而推動這種方案的人包括張秀賢亦會被指出賣了民主運動。

張秀賢則解釋,如果明知 2022 年都爭取不到普選,何不先走一步?他堅持無可能接受 831,他亦堅持公民提名,但若「先食」831 未加限制的部份,則與這種堅持無衝突,並不算是「袋住先」。從這一角度出發,他慶幸 2015 年的 831 政改方案被否決,因為普選若一日未實現,一日還可以商討,邁向終點,否則的話 831 就會是既成事實,而那一種形式就會是香港普選的終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