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背心期間馬克龍殺人多過馬杜羅.美國為何不推翻法國?

委內瑞拉國會議長瓜伊多自行宣誓為臨時總統以後,委國局勢一直不穩。上星期四,聯合國安理會舉行的委內瑞拉問題會議上,美國和俄羅斯分別推動兩項決議,但均被否決:美國要求委內瑞拉盡快舉行總統大選和開放運送救援物資的通道;俄羅斯則認為「其他國家」介入委內瑞拉內政。

最新消息是,瓜伊多縱違反了馬杜羅下達的出國禁令,不過他到訪多個拉丁美洲國家後仍可成功入境,順利回國。瓜伊多解釋,這說明馬杜羅的指揮系統已經崩潰。但我們亦可以解讀為,馬杜羅不願輕舉妄動,不讓美國的軍事介入提供藉口。

委內瑞拉不是古巴,美國不具武力干預理據

對美國被指有可能軍事介入委內瑞拉危機,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許楨認為,美國的政治倫理和所有其他國家不同,武力干預從來不是「政治禁忌」。他指如此倫理破壞環球管治和國際法。

若要為今次委內瑞拉危機定性,許楨認為只是經濟危機,縱使總統馬杜羅召開制憲大會以推遲選舉的做法是否違反本國憲法乃值得商榷,但至少對鄰國沒有產生威脅;其次,馬杜羅政權的構成本身是合法的;至於他還有沒有管治的合理性,許楨認為這純屬委內瑞拉的內部問題。就算以人權理由介入,許楨認為,相比法國的「黃背心革命」,「馬克龍殺的人是多過馬杜羅」,質疑為何美國不推翻馬克龍。

因此,他稱看不見任何國際組織有任何法理依據 —— 包括人權、安全角度—— 介入委內瑞拉危機,除非馬杜羅反美本身就是罪證,那就無話可說。許楨認為,俄羅斯的回應比較合乎國際政治的倫理。

至於特朗普是否決意要軍事介入委國,還只是玩拉鋸、耍耍姿態而已?許楨稱現階段言之尚早,但指出委內瑞拉問題和古巴不同,在美國的委裔人之反對馬杜羅,和當年古巴難民之反卡斯特羅的情況,大不相同。前者是合法移民,絕大多數因經濟問題離開委內瑞拉;後者則屬政治難民。加上馬杜羅的政權不如外界所認為的危險,故特朗普「可以施力的點並不多」。

中印俄聯盟的潛在可能

許楨又分析印巴衝突何去何從。有指兩國背後的兩大國 —— 中國和美國相當低調。他指出,印度從極貧窮的國家變成新興工業國,特朗普也有意收緊部分印度工業品進入美國的稅務優惠,但印度經濟有一定實力,本身又屬龐大經濟體,對美國的依存不可與韓國、日本等同日而語。與中國類似,「美國要輕易整死印度並不容易」。

許楨進一步指,中美貿易戰爆發,新德理和華府的關係亦變得微妙,印度不一定如以往般一味向美國靠攏。他認為,事實上俄羅斯有意跟印度走得較近,中國也可能藉機尋求與印度改善關係,甚至形成「中印俄聯盟」。如此背景下,美國可能認為印度不會靠攏自己而懶理印巴衝突,而中國亦可能認為「低調對自己比較著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