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美芬:曾有通識堂老師七成時間講粗口

通識科自二零零九年開始在中學教授,並烈為高中必修科,至今九年而爭議不絕。期間香港經歷了反國民教育及佔中運動等事件,有意見認為政治升溫部份地因為通識科影響了青年的政治取態。本報就這議題專訪「關注通識教育聯席會議」召集人,立法會議員梁美芬,她認為通識科有價值,但從設計到師資都有缺陷,她還直言一些家長怕孩子因為通識科而「在學校不知會變成點」,以至打算移民。

香港實行普通法都未學過

  1. 從二零零九年開始,梁美芬就密切注意通識科發展,她的兩個兒子都是第二、三屆的「白老鼠」,使她頗有體會。她首先批評通識科的課程設計:根本沒有課程,而全部交給老師自己發揮,選擇教材,於是她孩子在中二時即使毫無政治知識基礎,已經要分析「五區公投」,而老師提供的資料又講得「香港可以公投獨立」那般。她指這樣的通識科太闊太廣,學生對於一個議題,其基礎的「一二三四五」都未能消化甚至未曾接觸,就被逼上場考試。二零一六年考題是「民主指數和經濟競爭力」的關係,她說「我讀專科政治學也到碩士時才足以探討這問題」。
  2. 梁美芬認為,通識可以包括政治、環境、科學、人文,但現在多數議題都和政治相關,實不適合教授高中程度學生。然而她相信通識已成為政治上的滲透工具,要把 Classroom 變成政治的 Room(空間)。她曾經在立法會展示一份教協推薦的通識教材,內裡教人按部就班的發動佔中,她形容這種「行動型」的資料根本不屬於教育。她更質疑一些學者自打嘴巴,他們反對 TSA 卻擁抱通識科,要求它必考,設必考題;她看不到教育理論上的理由,除非這些學者希望透過通識科來傳播自己的思想。
  3. 師資方面,通識課往往由音樂、化學、歷史等科目老師兼教,不少老師都覺得負擔太重。梁美芬稱,由討論通識科開始,最大的問題是課程不存在,老師只好自己剪報,但傳媒各有立場,「一日要看九份報紙」才起碼客觀,何況報紙不太講基礎資料,例如香港公務員是通才,美國公務員是專才,政策制訂到底應該慢慢修改抑或一步到位,都是事實或成熟理論,但老師不能從報紙得知,學生亦無從學習。訪問期間,本報記者亦憶述修讀高中通識時並未學過「香港實行普通法」如此基本的知識。
  4. 結果課堂成了眾所周知的「吹水堂」、老師毫無監管的述說自己立場的空間。梁美芬透露有家長投訴,曾有一堂通識「七成時間老師用粗口講,樣樣都用性器官來講」,投訴的家長表示子女讀通識讀得不開心,因為老師這樣的教法令很多同學「很開心」,自己如反對就會被同學排斥。正是這次投訴使她正視通識科問題。她認為老師無人管,學生連舉止都受影響,而部份覺得不妥的學生懾於老師掌握校本評核權而不敢出聲。她又看到很多教材就是戴耀廷的理論,而老師邀請的嘉賓都是非常偏激的政客,遑論尋求更多觀點作平衡。
  • 中二就學五區公投
    o 180508 a1a

一代人的法治觀混亂

  1. 梁美芬評價,這樣的通識科在知識結構上一點根基都不具備,樣樣教一點,學生就以為自己識曬,結果就像一棟樓的樁柱空空如也,定然倒塌。它會產生兩種情況。一種是學生不求甚解,只是背誦社評,貼題目,鑽研答題方法。她聽過學生說「點需要明?」,按方法寫機械性的回答就行,這跟通識科的「批判性思考」(Critcial thinking)目標本末倒置,正如有人托福考高分但英語一樣說不出。一種學生則「未學法治就學違法抗爭」,造成一代人的法治觀混亂。
  2. 雖然梁美芬批評通識科,但她不否認其價值,只是呼籲政府加以改進。她建議,設為必修科並無不可,但不應考試,若考試也不必計分,只要上課。她中學時代每年都要辯論一次時事,如伊朗人質事件(應指一九七九年美國駐伊使館),同學一定要上課,但不計份,可以輕鬆學習,且有正方反方而不是單方的資訊。她覺得,通識科應該是大家 Enjoy 如何認識和討論世界的空間,而考試本身是不能促進「批判性思考」的。
  3. 她更指,其實「批判性思考」不只通識科可以體現。諸如歷史、經濟等科,並非中英數那樣教語文或「1 + 1 = 2」,故老師採用某些教法就能啟迪思考,像她以前讀書往往都有辯論題,不直接灌輸。然而,思考的前提是硬事實的掌握,「無理由武則天去了秦朝」,所以老師的責任是指導思考方法和教授基礎知識。她強調通識科不是時事科,要引導學生思考,就要教授基礎知識;像現時南北韓關係突破可以討論,但若單憑時事為教材,資訊累積有限,老師怎可能備課充份?所以具體課程有其必要。
  4. 這些課程應該是各個專題,並且具公認合適的(Agreeable)價值,「不是違法達義,咁多人不 Agree 不是我一個」。老師同樣要有 Agreeable 的態度,保留自己的立場之餘,一踏入課室就應該肩負老師的角色,客觀地教授。她直言不少家長想移民,因為擔心子女在通識課堂「幾年教出來會變成點」。
  • 家長擔心子女會變成怎樣的人
    o 180508 a1b

泛民觀點

  1. 梁美芬一直抨擊通識科現狀,指泛民利用它來傳播觀點,泛民亦有反駁。早在二零一三年的十月十四日的《教協報》,就指梁美芬所稱「一些老師鼓吹、參與籌備如佔中一類政治行動,政治立場如此清晰,同時又擔任評分員… 造成潛在的角色衝突」,乃踐踏教師的專業精神和操守。報導又引述,身兼理工大學通識教育中心講師的黃碧雲指梁美芬「將個人的猜疑說成普遍現象」,她指通識不可能不涉政治;葉建源則稱,殖民時代政府將政治排除出校園,使港人政治冷感,現在梁美芬正仿效港英,要令學生對政治產生恐懼。梁美芬對本報記者表示,各方的意見都是有益的,近年通識科已經進行了檢討,有所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