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諷刺政策荒謬:唔通我問大耳窿借住先?

明天(2 月 27 日),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就會發表財政預算案,馮檢基「地.基」專欄邀請了七名基層市民分享看法。或許大家都估到話題離不開住屋、醫療、教育等,但是由老人、主婦、學生和兒童親口告訴大家,就勝過高官的千言萬語。

參與討論的,有小女孩慧兒、中學生澤明、自僱人士馮先生、單親媽媽桂英、青年方先生、特殊學習需要(SEN)學童家長會成員 Pinky,還有長者阿舒(俱為化名)。

 

政府唔係無錢無土地,係資源錯配無王管

馮檢基開宗明義,替財爺重申一遍「今年無水派」,大家點睇?不約而同地,大家都不大相信政府「無錢」,問題是資源錯配、用不得其所。

七十歲的阿舒未等基哥語畢,就質疑明日大嶼計劃「一萬億丟落海」,同時大呻:「另一邊就醫療爆棚、安老(院舍)等到死都入唔到」。他又批評:「成也外判,敗也外判,政府資金一層層流失,到前線就什麼都沒有。」

馮先生則懷疑財爺出口術:財爺上年亦事先話只有四百億盈餘,後來就有一千億,今年其實亦隨時多過千億,財政司其實不想「接波」。至於外判問題,他有親身經歷:「本身涉足建築行業,你地睇下升降機,每部都有閉路電視,但有些打橫有些打斜,根本亂黎,點解前線會收貨?因為上面俾一萬,落到黎最下面收得兩千」。讀者試試舉一反三,就會問運房局局長陳帆、港鐵眾高層,為何沙中線問題多多,仍然都會收貨?國際奇聞也!

Pinky 就想叮囑波哥,「既然知道資源不夠,就要量入為出;她自己和其他家長一班『師奶仔』睇去年的預算案,真是眼淚心內流,唔係無投放,但啲錢就唔知去左邊,簡直無王管;以 SEN 兒童為例,其實佔適齡學童 20%,但政府根本無乜投放。」

青年方先生就講大家關心的房屋,政府決定收回粉嶺高球場 35 公頃地,但到底是否用來建公屋?畢竟香港基層佔多,需要政府建公屋,「否則就無意思」。澤明同學亦有同感,稱:「香港經濟再差,都不會窮到基本社會福利都負擔不到,而且還有幾千億儲備」,土地並非不夠,而係分配出問題。

年紀小小的慧兒一句總結,得到大家的鼓掌:「其實資源無話夠不夠,只要好好地分配,每一樣都能得到改善。」

  • 大家都認為並非資源不足,而是資源錯配
    o 190226 a1a

 

教育補貼荒謬:難道我問大耳窿借住先?

話題進一步轉到教育方面,內地移民單親媽媽桂英就說自己是 N 無人士,要照顧九歲的女兒而無法做全職,所以每月賺不夠一萬元,但蝸居一百呎不夠的劏房已經要花五千五,剩下二千、三千元做生活費,女兒自然就無錢去學習班,申請各種基金又申請不到… 她希望財爺補貼小朋友補習,提供托管服務,令家長可以投入全職工作,「唔使咁辛苦」—— 這句話她講了好幾次。基哥重申,桂英是新來港人士自力更生的例證,他們並非來香港伸手拿綜援。

九歲的慧兒指,政府雖推出 2000 元的學生津貼,但「阿媽覺得手續太繁複,又要先付錢參加了活動,出席率要八成,才拿得到政府的錢」。馮先生就直指政策荒謬:「現在政府津貼模式是你先找一筆錢出來交了學費,之後政府俾返你,但這根本不合邏輯,我本身已經無錢交學費,難道問大耳窿借?而其他國家是政府直接將資金交俾學校」。大家對這一點都很有共鳴。

Pinky 則強調教育不是福利,而是社會對下一代的投資。慧兒更擔心,如果政府不好好支援教育,下一代只會「繼續更加更加差」。所以基哥總結稱,症結不只是錢而是執行,是由上而下的「一整條龍問題」。

 

輪候公立醫院,高燒等到退燒

Pinky 建議在一般長者醫療券之外另設小童醫療券,慧兒也像很多香港人一樣,在公立醫院有過輪候十幾小時的經歷,「連發高燒都等到自己退燒」。

話題由此進入近日備受關注的醫療方面。馮先生引述威爾斯醫院的同工表示,醫管局編更很怪,上午更接下午更,即時連續上班二十四小時以上。Pinky 則認識一兒童精神科醫生,每星期只睇半日症,但一年要交六百個申請,行政負擔極重。阿舒諷刺,聽說醫管局高層的工資高過林鄭,但現在實習醫生工資只有一萬五,所以他再說一次:「成也外判,敗也外判。」

基哥在這兒解釋,香港醫療人手確實不足,佔一、兩成的公家醫生睇九成香港病人,但七、八成的私家醫生只睇其餘一成人口,所以他同意引入外地醫生,例如從英聯邦引入,至少作為過渡措施,「啲私家診所掛滿自己在哪間哪間英聯邦大學畢業啦」。

 

今日如何對老人,他日社會如何對你

除醫療,基哥亦提出了長者問題,阿舒當然感受最深,他直言政府的日托服務無用:十個長者八個夜晚跌倒而死,日托有何用?他認為長者有需要入住公立安老院舍,但現在要排隊幾多年?阿舒還說自己「七十歲不怕講」,香港需要有安樂死,那些「搭晒天地線、照顧你的還辛苦過你」的長者,救來嘥藥費,應該有方法讓這些長者有尊嚴的離世。

Pinky 則指出,有時並非錢的問題,例如特殊學習需要學童家長會發現,即使是志願組織的前線福利工作員都不認識 SEN。也正如阿舒所指的,外傭有無受過訓練來照顧長者?澤明提出了「時間銀行」概念,Pinky 很贊成,認為能鼓勵長者的親屬去更好地照顧年邁家人及其他長者,然後儲起服務時間,到一天自己需要安老服務時就能第一時間排隊,「今日如何對老人,他日社會如何對你」。

 

細路女都識講:土地問題與一切都有關連

大家越講,越發現很多問題都可以追溯到土地不足。

Pinky 替單身人士抱怨申請公屋難,若十八歲申請要等到四十幾歲才上樓,在香港「有瓦遮頭」成為了最大開支,以至基層無錢消費,政府有必要學新加坡的組屋制度,人人有屋住。桂英也直言希望上公屋,重申「不用咁辛苦」。

阿舒更直言,政府「成日話要強勢領導」,那就應該強勢行事,拆除低密度住宅,那就「一棟大廈住到成條村的人」。

慧兒總結一句:有好的住屋,小朋友才能好好讀書,長大後才可以有能力照顧上一代,「一切都有關連」。

 

最後,與會者一個一個給財爺「留言」

  • o 190226 a1n1阿舒:「醫療、教育、住屋,搞好先搞大灣區。」

  • o 190226 a1n2Pinky:「民生無小事,有時政府的藍圖太離地,投放資源在錯的地方。」

  • o 190226 a1n3方先生:「住是最嚴重問題,衣食住行,其他可以慳,只有住不可以。」

  • o 190226 a1n4桂英:「希望政府提供補習貼和托管,讓家長不用這麼辛苦。」

  • o 190226 a1n5馮先生:「大家都有相同想法,就是多建公屋,不能安居就不能樂業。」

  • o 190226 a1n6澤明:「教育是社會的投資,資助大學學額要提高,這只是就業的入場券罷了。」

  • o 190226 a1n7慧兒:「請政府增設補貼,現時 N 無人士津貼取消後,單親家庭難以自力更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