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檢基專訪關焯照:財爺應化身財神派三千利是,慰勞港人勤勞

財政預算案公布在即,馮檢基「地.基」專欄請來經濟學者關焯照(關 sir)分享他對來年香港經濟的預測。整個訪問火花四濺,關 sir 則大爆金句;娛樂性豐富之餘,相信讀者的褲袋已滿載關 sir 提供的「貼士」。

為何樓價不會大跌?

對有樓者而言,經濟幾壞不緊要,最緊要樓市企硬。關 sir 首先對這班人大派「定心丸」。

他坦言,對政府一些決定背後的「哲學」大惑不解。財政上,政府在經濟最好、市民手頭最鬆動時就「派錢」;經濟差,中產、基層都缺銀根時,政府就及早「閂定後門」。貧富懸殊越益嚴峻,針對樓市的「辣招」就一浪接一浪。關 sir 指,「有錢的人幾貴的樓都買得起,幾貴的樓幾貴都有人接」。

事實上,股市近日轉趨穩定,是因為美國財金政策在「鴿派」重新主導下放風不加息甚至減息。有錢人銀根充裕了,單位成交宗數自然升。關 sir 提醒,「辣招」令樓市被扭曲,升跌只跟有錢人的口袋錢多還是錢少有關;跟中產人士的買樓意慾、需求量可謂一點關係都沒有。他主張政府放寬辣招、銀行放寬按揭,讓更多市民有條件置業。

關焯照:「對政府一些決定背後的『哲學』大惑不解」

o 190225 a1A


幾時派錢好?

正如基哥形容,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已經「蠱惑地閂後門」,表明未來一年無甜頭可派。關 sir 和基哥都質疑這個理財邏輯,認為會令經濟雪上加霜。

關 sir 預測,經濟今年起放緩是肯定的。以旅遊業為例,港珠澳大橋、高鐵開通雖然令客量增加,但人均消費卻減少,反映內地居民亦感受到經濟放緩要減少消費;首當其衝必是本地旅遊業,關 sir 形容,「太多內地客迫爆香港,太少內地過夜客一樣大鑊!」。他還預測,因去年經濟基數較高,每季同比增長平均達 4%,相形之下,今年將有技術性衰退,甚至負增長,形勢不容樂觀。

古典經濟學教落,外圍經濟不振不緊要,政府還可以倚仗內需。要促進內需,最重要莫過於普羅市民的荷包是否有「多餘錢」,所以就有「經濟越差越要派錢」的說法。事實上,香港經濟六成由本地引擎推動,若市民都缺乏消費意慾,加上如今旅遊業旺丁不旺財,零售業只會更加「叫晒救命」,恐怕會延長經濟下行的周期。

所以對於今次預算案,關 sir 重申,為經濟著想有需要強化內需,故針對性的派糖應該是改善勞動市場的誘因,例如針對人口老化,可以派糖作為長者就業補貼,現時政府每年為長者新設的職位只有一千個,只願花 4800 萬一年支援長者就業,「有鬼用」。至於全民派錢,則具短期、政治性目的,提振信心。基哥對關 sir 作為經濟學家竟支持「派錢」感到詫異。及至理財哲學,原來關 sir 和基哥差異不大,尤其他們均認為,經濟越差,政府越要推出「逆周期措施」,透過派錢、稅務寬減、就業補助等措施來加強內需,尤其因為香港不具備足夠的財金政策工具,例如受聯繫匯率所限而不能調節息率,派糖派錢就變成政府唯一調控經濟的手段。

談及全民派錢,關 sir 建議今年不一定要按前財爺曾俊華那樣每人派六千,新加坡按工資的反比例派錢,是否可考慮?他相信每個成年永久居民不妨獲派三千元左右作為「利是錢」以表達政府對市民「一年辛勤工作」的一點心意。由於派錢屬政治動作,為的是要市民開心,所以「壞的時候更要派錢,等市民 feel good 些!」,但特首林鄭竟明言「我不會派錢」,將話說得太盡。

關焯照:「壞的時候更要派錢,等市民 feel good 些!」、「太多內地客迫爆香港,太少內地過夜客一樣大鑊!」

林鄭:不會派錢(資料圖片)

o 190225 a1b


馮檢基:盈餘應設上限,超額就派

無論是林鄭、波叔,對審慎理財的理解是「年年清」,派錢派糖都是年年清。簡單而言,他們只著眼每年的收支平衡,每年有盈餘就要設法派出去或全數收入庫房。市民、政客於是自然形成一種心態,就是派錢、派糖只為了將盈餘與民共享,而忽略本身對促進經濟的意義。總之「有錢就要派」,而未雨綢繆就只可投資基建。結果因這扭曲的財政政策,政府自然被罵缺乏同理心、離地云云。

o 190225 a1C

但是,原來未雨綢繆也可用於派錢。關 sir 提出,去年根本不應該派錢、糖亦不應派太多,而應該儲起,以待經濟呈轉差之勢時政府就可大灑慷慨,既贏得掌聲,又可穩住企業、外來投資者對香港的信心,一舉兩得。

基哥則提出,政府應設盈餘上限,多出的撥作額外支出,額外支出一部分可即時分派,一部分可透過各種專項基金累積起來。關 sir 表示很多歐洲國家已有類似做法,又指去年土地收入「天跌下來」,政府應該制訂共享方案,只不過現時的方案是全都用於基建投資。正如他形容,舊年咁多「天跌下來的錢」,點解唔收起留番今年派?

總之,關 sir 和基哥一致認為,政府制訂政策時,實應多些人性,少些機械性。我們奇怪為什麼香港經濟長期未見出路。說到底,關 sir 認為預算案受制於特首的施政報告,財政司司長的角色只是掌櫃,只負責撥款予政府,期望不應太大。到底我們的財政司應該只起輔助角色,抑或像一些國家那樣具更主動的經濟調控力?

關 sir 最後爆了一句,「林鄭民望跌得越快,市民攞野越多!」,究竟有何弦外之音?就等《線報》讀者品味箇中玄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