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漢清:特區修例移交逃犯.就是不讓內地「亂來」

政府建議修例容許以單次個案方式,向沒有簽定長期引渡協議的司法管轄區移交逃犯。

全國政協委員胡漢清接受本報專訪時,也談及此問題。他呼籲港人不要孤立地、只從香港法治的角度評論修法,要從促進中國落實「全面法治」的戰略大局出發。2017年,香港與內地達成之通報機制協議,針對的是在內地被捕港人,今次修例可被視為第二步,即確立「被內地通緝者」也要通報。胡漢清期望,特區政府爭取主動做好與內地溝通的工作,協助中國落實全面法治之餘,也有責任令港人建立對內地司法制度的信心。

要知道,由於歷史原因,中國國內存在不同的司法管轄區,可以說實施「一國多制」。胡漢清指,不認同有評論指,由於香港人對內地制度違反人權,就不用解決兩地在未達成長期引渡協議前的「法律真空」。他認為這是說不過去的,強調中國與香港人員來往頻繁,不存在不解決此問題之理。

胡漢清重申,現行《逃犯條例》提供的一次性移交逃犯安排,其精神就是不讓香港成為任何國家逃犯的「避風港」。未曾與香港簽訂長期移交逃犯協議的國家,不少在司法、人權狀況方面比中國差得多,不明白為何法例要將中華人民共和國包括台灣剔除出去。故此,胡漢清認為雖然遲了,但非常認同保安局是次修例。他指,一個國家的國民在另一國家犯案或涉嫌犯案,即啟動了當地司法程序,「一定是以當地法律進行制裁」,這是屬地原則,此人所屬國駐當地大使館最多只可透過外交途徑,提供司法協助,絕不可阻止當地執法,甚至代替執法。他表示一直關注在內地被捕港人的權益問題。

胡漢清解釋,香港人一般對內地制度不熟悉,對其刑事責任的範圍不接受。據他所知,不少香港人在內地犯法,「民事變刑事,被捉後可被安置在內地任何地方,沒有任何監管」。實行普通法的國家,國內省市分屬不同司法管轄權區域,例如有嫌犯在倫敦被捕,案件就應由當地特定地點的執法機構處理。但內地情況正好相反,嫌犯在某個省份被捉,案件通常都不在當地處理,嫌犯理論上可被移送至國內任何一處地方,外界要知道其行踪,可謂極之困難。而正因如此,涉及港人在內地補捕的「保障機制」就須確立起來。

2017年,特首林鄭月娥和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與內地簽訂通報機制協議,規定內地當局就任何對港人採取刑事強制措施的案件,必須通報。胡漢清認為,確立有效的通報機制是第一步,之後就是建立長期移交逃犯的機制。至於「中間部分」,即完成通報後的跟進如何,本身也需要構建。胡漢清提出事實指,香港由於不是國家,特區中國公民在內地犯法,所獲之待遇暫不及其他國家的公民,因領事探訪權不適用於香港的中國公民。所以,就算特區政府獲內地通報,不代表知道涉案者被關在哪裡,更遑論可派員探訪之。他指曾向李家超表達過有關擔憂,稱保安局表示會跟進,尤其爭取香港家屬的探視權。

受通報機制保障的是在內地被捕的港人。至於未被捕而逃到香港者的安排,胡漢清強調針對這些「被通緝者」的通報機制,同樣需要確立。他解釋,保安局今次修例,正是內地向特區通報「通緝令」之時,特區政府就須正式立案,啟動「照肺」機制,而照肺者正是法院也。胡漢清指,保安局透過修例構建「照肺」機制,就可爭取主動,讓香港有權純粹從保障嫌犯權益的角度,就內地移交的要求逐一審視,作出拒絕或接受的決定。他進一步指,這是兩地自前年確立通報機制後另一重要舉措,目的是不讓內地執法機關亂來;而今次修例不應只著眼於香港法治,港人更須了解此舉對中國法治整體的促進作用。

胡漢清透露,下星期出席政協會議時,會就「全面法治」提案。他指,現今中國,貪污是五千年來最受打擊的時代,稱「香港人在內地最怕的,正是最被主力打擊的東西」。他強調,中國在打擊貪污,不搞人際關係、落實全面法治方面雖然遇到重重困難,但不斷力求進步,絕非如不少港人認為,只停留於文化大革命時代,呼籲不要以有免眼鏡看中國,強調「中國如今已絕非無法無天」。

在如此嚴峻情況下,胡漢清認為香港作為一國兩制的示範單位,在與內地的各項交接點上,應該根據自身法治經驗,建立起制度化的監管,又指特區透過修例確立並完善「通緝通報機制」,是建立中國全面法治的一項重要佈局。若香港人只顧「各家自掃門前雪」,因懼怕中國法治就「甚麼都不做」,社會是不會進步,法治是不會完善。他重申,保安局此次修例,為的不只是移交逃犯,是要建立基礎,讓所有香港中國公民清楚其在內地的刑事責任之餘,特區政府有機制處理有關案件。胡漢清稱已向李家超表明,會持續跟進如何逐步完善通報機制,保障港人應有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