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民傑專訪張秀賢:年輕人投票率低了很多.因為投黎都無用

佔領運動期間,民主派一度聲勢大振,但隨後分裂出溫和中間派和激進本土派,結果每況愈下,去年兩次補選大敗,讓建制派實現零的突破。不論建制還是泛民,很多意見都視佔領運動為一個分水嶺。不過,投身佔領運動並一直關注民主發展的前中大學生會會長張秀賢接受何民傑專訪時指,佔領運動是果而不是因,泛民補選失利的結果,從回歸初年已經種下。

 

 

張秀賢回顧佔領運動,一開始民主派「未摸到底」,不清楚民主運動、社會運動應如何走下去,但佔領期間大家接觸,漸漸產生了想法、分歧,原本學生罷課時,大家相安無事,但 928 之後學聯接手,出現「拆大台」,爭拗日漸浮現,反映大家在政治路線、選舉路線都有分歧。

由這時開始,民主派日趨兩極化,有溫和路線如民主思路,有激進本土派。本土派發展至旺角騷亂、梁游事件,換來一連串拘捕和 DQ,已無法再走。然而,溫和派若不投入建制,亦無生存空間。可以說,佔領運動之後所產生的兩條道路都走不通。

換言之,民主派失去了參政道路,支持者的「無力感」嚴重,感覺無論是社運抑或投票都無法產生效用,帶來改變。張秀賢特別指出,最近的補選的年輕人投票率低很多,「投黎都無用」。

不過,我們能否認為是佔領運動導致、催生民主派的碎片化?張秀賢從回歸以來的演變來審視,認為佔領運動起的作用是加速、暴露分歧,而真正產生分歧的原因是回歸初期訂定的比例代表制。

雖然回歸不久即行比例代表制,但當時民主黨獨大,而且大家都對選舉制度研究不深,所以影響未明顯。不過到 2008 年,民主派已經分作了民主黨、公民黨、社民連三大板塊,香港政黨開始適應和利用這制度,後來民建聯遲至 2012 亦已懂得分拆名單。張秀賢坦言,大家都是「選舉動物」,因此雙方陣營也一定碎片化。

不過到了立法會補選或區議會選舉,則回到單議席單票制。建制派一向講求動員,民主派則重視自由意志,加上整個選舉路線都針對比例代表制,「我如何識玩 50% + 1 的遊戲?」。民主派補選失利,同樣是比例代表制的產物。從這個角度而言,佔領運動是果而不是因,而他也不看好今年區議會選舉中民主派的戰果。

張秀賢作為佔中九子之一,在 4 月初就要面對最終宣判。他對何民傑坦言對於刑期略有忐忑,但罪成與否已經無需抱希望,他表示經歷了兩年審訊,內心已能坦然面對,「都消化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