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銳紹:大灣區助力.若中國捱過五年.美國傷得更重

廣東省人大召開,省長馬興瑞宣布,要以「全省之力」推進大灣區建設,並進一步擴大開放。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在電台節目中預料,粵港澳大灣區可能和廣西、越南北部灣區連結,成為美國和日本都無法企及的跨國灣區經濟體。

劉銳紹指,香港政府終日重複「響應、機遇」等字眼,但港人從不清楚具體而言是什麼、和普通老百姓有何關係。這種情況,各方都應檢討,而不能盡怪兩地政府,特別是香港年輕人應該主動接觸資訊。他比喻不可再當龜兔賽跑的烏龜。

譬如香港媒體不太重視、但在深圳成為新聞焦點的消息:深圳 GDP 已超過香港,成為亞洲 GDP 總量前五名城市,香港則跌出前五。更重要的是,深圳產值的最大構成是高科技,佔了 40%,相較之下,香港所謂「四大產業」仍是航運、地產等,劉銳紹直言這是香港一直以來的困境。他憶述當年是內地官員對香港提議合作,只是香港官員拒絕了,他還不點名引述一位前高官當年對他說:「夫子,我地做乜要益(大陸)人?」

劉銳紹分析指,從中央層次、如李克強的總理工作報告可見,雖然國內有不少灣區經濟規劃,如北部灣、京津、渤海等,但報告一直只提粵港澳大灣區,可見中央認為它是國內最有潛力的一個,尤其是香港、澳門的作用是其他城市不能取代的。中央亦多此強調這一點。

其次從地緣來說,中國經常把粵港澳大灣區和紐約、東京、三藩市比較,而較少人看到而且國內不會強調的一點是,粵港澳大灣區一旦擴大,就能夠和北部灣連結,幅射東南亞。現時廣西每年都舉行與東盟的經濟論壇,已說明它的經濟幅射到東南亞。如果粵港澳大灣區擴大到廣西,等於擴大到國境外,這種跨國性是美國、日本都不能企及的。

劉銳紹表示,重要的是落實和參與的過程。他認為香港有獨特地位,可謂「俾埋機會你」,問題是港府、港人的準備工夫是否足夠,特別是香港年輕人。他提到近期一個調查指六成年輕人不願回內地工作,一半人未聽過什麼叫大灣區,笑謂內地對香港就像對牛彈琴。

他奉勸香港年輕人不要以內地眼前的現象來與香港比較,例如因香港大學畢業拿 17K 工資而廣東省最多不過 10K 就不願意回內地,而應該考慮內地加薪加得快,不久就有機會超過香港的相同職位。此外,內地對年輕人的創業培養更全面,如果有潛力,到內地做科研,可以三年內完全地獲得資金、地方、科技支援,甚至免費的虛擬大學,接受知名教授的課程。

另一個香港可能「走寶」的是,去年中央決定撥款給香港科研項目,將之納入國家項目範圍,但項目可在香港工作,即所謂「資金過河」。

中美貿易戰如何影響大灣區科研?劉銳紹認為,美國開始擔心中國透過香港來獲得西方技術,對香港的科技行業有影響。不過香港科技行業若輸入深圳,並非壞事。長遠來說,正如大灣區的規劃那樣,深圳可以成為國際的創科中心。華為已經早為之計,有計劃協助其國外生產商搬入深圳,並繼續吸收外國、境外科學家,「西方不亮東方亮」,提供更優惠環境以吸引人才。因此劉銳紹相信,雖然現時中國在貿易戰中更受傷,但若中國捱過這五年,傷得更重的是美國。